培養香港政治人才,必須從價值觀及國家觀念著手(2)

十多年前,董建華連任特首,他想從商界精英中物色新管治班子中的問責高官,但遭遇不少軟釘子,最主要是被看上的商界精英捨不得放棄高薪厚職。

 

當時我在《像樣的政治人物十分匱乏》中這樣評論這些商界精英:

 

『較早時候,看到兩則有關問責高官薪酬的報導。

 

其一,特首好友、前中央政策組組長鄭維健之弟、現任香港總商會主席鄭維志在接受訪問時公開說,三百七十萬元年薪這個數目缺乏吸引力,認為「一個“叻”』的人,有一顆服務心,而不用給予一個好些的薪酬,OK,但無道理……沒理由要他們有(薪酬上)損失!」

 

其二,對於特首能否物色公務員以外人士出任問責局長,自由黨主席田北俊不表樂觀,他笑言:「愈叻的人愈不肯做。」他認為,對頂尖兒人才來說,三百多萬年薪並不吸引,一年的“過冷河”條件亦不合理。

 

鄭維志及田北俊不約而同用商界思維去看問責局長的薪酬問題,都認為年薪三百餘萬並不足夠,多少才夠?兩人未提具體數目,鄭維志則稍為明確,表明不必多過問責局長前職拿到的年薪,但亦不應少於前職拿到的,換而言之,問責局長的年薪應為他前職拿到的。

 

鄭、田兩位商界精英(後者更被廣泛認為乃政治精英)的看法,十分有問題。首先,如果問責局長的年薪為他前職年薪的,由於每人的前職年薪數目各有不同,那就意味著每位局長的入職年薪都不同,說不定多寡十分懸殊,這就完全破壞政府官員相同級別會拿基本上相同年薪的體制,而這個體制是正確而合理的。

 

第二,混淆了為政與為商追求目標的不同。從商是以追求金錢為標的,一切金錢掛帥,從政主要為追求權力。當然,錢與權到某一階段是可以互相轉化的,有錢則有權,另一方面,有權則聚財,但主從始終有別,從政以權為主,從商以錢為主。鄭、田兩位先生論及從政的問責局長,講錢又講權,魚與熊掌,要得而兼之,不亦貪乎!?

 

論者或謂,鄭、田二位先生所言只是個別看法,這點我不大同意,他們的看法在香港政商兩界代表主流意見。』

 

想不到十多年後,商界精英仍是絲毫未變,仍是捨不得商界所提供的高薪厚職,仍是「講錢又講權,魚與熊掌,要得而兼之」。

 

『從政從商者追求的層次又各有高下之別。從政從商如純為解決生活,將份內工作當作一份職業,這是追求的下者;為追求權力及隨之而來的特權,乃從政追求的中者,為追求金錢及隨之而來的權利,乃從商追求的中者;為理想理念,為人類、國家(地區)、民族奉獻,追求的是成就感及後世之名,權力金錢不外是手中運用的工具、手段,這是從政從商追求的上者。』

 

十多年過去,香港的從政從商者追求的,頂多是「中者」,亦即「為追求權力及隨之而來的特權」或「為追求金錢及隨之而來的權利」。

 

『政治人材就更不用說,稍為像樣的迄今仍未出現,我敢大膽地說,未來十年香港本土仍不會出現較像樣的政治人物。』

 

被我不幸而言中,不僅是十年,是十五年仍未出現較像樣的政治人物。

 

『如果特首對現有的高官失望,想從商界精英去找尋代替品,他一定會更失望。從商與從政需要不同的才幹,從商好的不定從政好,有才還要有德,即要有政治理想和抱負,講求奉獻,目前商界精英,既想要權又要錢,才德成疑之餘,還嫌東嫌西,怕辛苦,怕糟質,連從商從政追求的中等層次都不配,特首不宜寄予厚望!』

 

「特首」指當時的特首董建華,現在以林鄭代之,竟然依舊絲絲入扣,能不令人扼腕再三感嘆?!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