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一定要快樂?(3)

「(張士彥)認為孩子的童年一定要快樂。以10分為最快樂,他認為女兒的童年有6分,但女兒卻自評有8分。兩人都認為,被扣去的分數是源於功課及學業。」

 

因為功課及學業,快樂要打折,張認為女兒的快樂要扣40%,女兒自己則認為要扣20%。有趣的是,為甚麼功課及學業是不快樂唯一原因?為甚麼功課及學業不可以是快樂之源?為甚麼童年一定要快樂?

 

「張指出,其父母年輕時因家庭環境欠佳而未能多讀書,故寄望張可以努力讀書,更曾因為張的成績欠佳而責罵或打他,對張造成很大的壓力。」

 

張的父母的打罵,張明顯視之為負面因素,所造成的壓力,他更不視之為推動力。

 

『張認為,很多家長會將自己的成長經歷投射在下一代身上,但他希望能夠打斷這個「循環」,在不造成縱容的情況下,儘量給予女兒最大的自由空間。』

 

父母的打罵,張士彥希望自己不施諸女兒,從而打斷這個惡性循環。張士彥看來從不認為自己對女兒的所作所為是縱容,但在有志於管教好自己的兒女或學生的家長或教師來說,張先生事實上十分縱容。

 

張士彥先生及他的支持者或同路人其實應該認真拜讀錢文忠教授在「第三屆新東方家庭教育高峰論壇」上的演講。

 

錢文忠在演講中評論教育的金句極多。

 

「我贊成對孩子真的要嚴格。孩子畢竟不是成年人,孩子還必須管教、必須懲戒,必須讓他知道教育絕不僅僅是快樂的,學習絕不僅僅是快樂的!」

 

錢教授明確指出,教育和學習必須嚴格,孩子(學生)必須管教,不聽從教導認真學習的,就要毫不手軟地懲戒。

 

「如果校長、老師懲戒確實犯了錯的我的孩子,甚至揍他幾下,我會感謝老師。」

 

「我希望老師一手拿著胡蘿蔔,一手還得拿著大棒。」

 

胡蘿蔔代表鼓勵和表揚,大棒代表懲戒,錢教授主張管教要軟硬兼施;為甚麼對犯了錯的孩子揍幾下的老師,家長要感謝呢?因為錢教授認為這才是對孩子的大愛。

 

「我現在非常羨慕我父母,他們敢罵孩子、揍孩子,但是我們依然愛他們。今天的孩子打不得、罵不得,哪怕是一個眼神,沒準明天就能把長輩殺了。老師也不敢批評學生,學生在校更不能受傷,老師害怕家長找上門來沒完沒了、糾纏不休。」

 

錢的父母嚴格管教(罵和揍)年幼時的錢,錢至今心存感激和熱愛他們,錢用自己的切身體驗去鼓勵時下父母放膽從嚴管教自己的子女。

 

「我們要告訴孩子,犯了錯誤要付出代價。如果在全社會形成家長對孩子讓步的氛圍,以後的孩子是很可怕的,我們的未來是很可怕的,這樣教育出來的孩子是接不住中國未來發展的重擔的。」

 

不接受管教,不好好地學習的孩子,將來「是接不住中國未來發展重擔的」,這是錢文忠認為必須從嚴管教的原因之一。

 

「我們現在都說鼓勵孩子的自信心,讚揚他,鼓勵他有自信,這是對的,但是不能過度。在這種教育下的孩子將來到社會,他面臨的反差足以把他摧毀。我們應該告訴孩子,這個社會是殘酷的、不公平的,要準備受到很多委屈,早受到委屈,早得到鍛煉。」

 

孩子將來出社會工作,會碰到許多「殘酷的,不公平的」遭遇,會受到很多委屈,青少年時備受溺愛,在溫室中長大,屆時的絕大反差,會令他們無所適應,反倒摧毀了他們,愛之適足以害之。這是錢文忠認為父母必須從嚴管教的原因之二。

 

錢文忠又說:

 

『對孩子鼓勵和表揚的同時,不可「罵不得、說不得、批評不得」,要有懲戒。應如英國的法規,允許教師在歷經勸告無效的情況下,可以適當地揍學生。』

 

「快樂教育裏面應有痛苦成分,學習時有不少作業,有時候被老師揍兩下、罵兩句,要上大學得一路考試拼上來。」

 

「甚麼素質教育、快樂教育,都是似是而非的說法,應試(正面面對考試)才是最基本的大道理。」

 

「我現在提倡恢復全國統一高考,高考是指揮棒啊!高考制度之所以不能改(廢),是因為我們找不到比高考制度更不壞的制度。高考制度不是最好的制度,但它是最不壞的制度。」

 

對孩子(學生)過份溺愛,「罵不得、說不得、批評不得」,祇著重鼓勵和表揚,不敢懲戒(特別是適當地體罰),不敢提倡考試第一(提倡就會被視為虐待孩子、學生,遏制他們個性的自由發展,使他們的青少年生活缺乏應有的快樂),這些教育盲點不是國內家長和教師對孩子、學生獨有的現象,更不是對獨生子女獨有的現象,香港的家長和教師對孩子、學生(絕少是獨生子女)亦是一模一樣,簡直有如一個餅印。對子女過份溺愛的家長,香港潮語稱他們為怪獸家長、直升機家長。

 

張士彥和他的支持者或同路人就是這個意義上的怪獸家長、直升機家長!

 

對一切怪獸家長或直升機家長來說,錢文忠教授的諸多金句,簡直是晨鐘暮鼓。希望他們有足夠的胸襟和才智去理解和接受。果如此,則兒女幸甚,他們幸甚,社會及國家幸甚!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