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一定要快樂?(2)

「女兒每日平均用上最少半小時做功課,但最終卻因在一頁的工作紙上祇寫了兩題答案,而非校方要求的3題,須全部擦掉重做。女兒的兩行淚令父親張士彥由過往在隊伍中的第二排,一走就走到最前線。」

 

「每日平均用上最少半小時做功課」,「平均」用多少時間,一般不會加上「最少」兩字,張士彥沒有明確說明最多用時多少,看來他女兒應該是「每日平均用上半小時做功課」。每日平均半小時是一段很短的時間;校方要求3題答案,張的女兒在工作紙上寫了兩題答案,校方不接受,並非無理。在旁觀者看來,兩個問題都是小問題,而每個問題張士彥不見得真理在握,但就因為這樣兩個小問題,張士彥決定走到抗爭的最前線。

 

「他就讀小三的女兒不懂得什麼是小三BCA,祇知道平日一定要多加練習。張已去信學校要求罷考。」

 

作為學生,對上課學過的東西,「多加練習」以加深理解和鞏固之,不是應有之義嗎?不是有益於自己的成長和發展嗎?但張士彥竟然不能接受,要求校方罷考。有如此家長,豈不奇哉怪哉?!

 

「張士彥8歲的女兒嘉怡(化名)現於一所資助學校就讀小三。本報記者讓嘉怡分別試做2014年及2016年經改良的小三TSA中文閱讀試卷。試卷要求於25分鐘內完成23條題目,但嘉怡做了10分鐘祇完成了其中5題。若以10分為最難,嘉怡認為,14年的試卷有4分,而16年的試卷祇有1分。試卷雖看似簡單,但她認為,若平日不進行練習,將不懂回答,更不可能平均1分鐘回答一條題目。」

 

2014年的試卷難度為4分(最難是10分),2016年的僅為1分,但由於女兒認為「平日不進行練習,將不懂回答」,張士彥就認定試卷大有問題。

 

天啊!難度1分的試卷,張的女兒還抱怨不懂回答,因為要懂便要付出「平日進行練習」的代價,而她不願付出。

 

『今年的小三BCA並不是每所學校都允許學生自行決定是否參加。張形容,BCA是「有好有不好」的考試,局方聲稱祇是研究計劃,則應該祇找自願被研究的學生應考,不滿局方沒有給予校方及家長自行選擇的空間。即使局方聲稱試題已經改良,但若祇是改變內容,而形式不變,仍會對學生帶來壓力。他已去信學校,表明將會罷考。』

 

教育局從580間學校中選出50間做試點,大部份學校和家長是自願的,但僅由於小部份學校及家長不自願,張士彥就「不滿局方沒有給予校方及家長自行選擇的空間」。

 

試題已改良,但由於「仍會對學生帶來壓力」,張乃令女兒罷考作抗議。

 

任何形式的考試,對怕考試的學生都可能帶來壓力,對平日疏於練習的學生尤其如此。我們應為這些懶學生抱不平而反對考試嗎?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