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一定要快樂?(1)

看到《經濟日報》54日一則新聞報導,且容我先做文抄公:

 

 

支持罷考BCA的爸爸:童年一定要快樂

 

小三基本能力評估研究計劃(BCA、即改良版小三TSA54日起在一片爭議聲中展開,首先是抽考中文科說話及視聽資訊評估,閱讀理解則將在六月中進行。

 

小三TSA由去年的試行計劃到今年全港推行,一個決定,令教育局與部分反對派家長處於僵持不下的狀態。不同家長有不同取態,TOPick找來3個家長訴說各自的做法。

 

一頁數學工作紙,到底要寫多少題才能得分?女兒每日平均用上最少半小時做功課,但最終卻因在一頁的工作紙上只寫了兩題答案,而非校方要求的3題,須全部擦掉重做。女兒的兩行淚令父親張士彥由過往在隊伍中的第二排,一走就走到最前線。

 

他與高官會面,表明反對小三TSA,但最終只落得一肚氣。他就讀小三的女兒不懂得什麼是小三BCA,只知道平日一定要多加練習。張已去信學校要求罷考,但他仍「離地」地對本港教育制度持小小希望,不願做逃兵。

 

張士彥8歲的女兒嘉怡(化名)現於一所資助學校就讀小三。本報記者讓嘉怡分別試做2014年及2016年經改良的小三TSA中文閱讀試卷。試卷要求於25分鐘內完成23條題目,但嘉怡做了10分鐘只完成了其中5題。若以10分為最難,嘉怡認為,14年的試卷有4分,而16年的試卷只有1分。試卷雖看似簡單,但她認為,若平日不進行練習,將不懂回答,更不可能平均1分鐘回答一條題目。

 

嘉怡不懂解釋什麼是TSABCA,只記得老師曾向她派發一份標題寫著「TSA」的英文科練習,上周五也有做說話及聆聽練習,內容甚難。她多次強調學校有時功課量過多,試過一日有多達9份,但她在完成10分鐘的試做TSA後,卻主動要求繼續完成整份試卷,即使爸爸說明不會計分,她仍一面純真地說:「我想做就會做!」

 

但今年的小三BCA並不是每所學校都允許學生自行決定是否參加。張形容,BCA是「有好有不好」的考試,局方聲稱只是研究計劃,則應該只找自願被研究的學生應考,不滿局方沒有給予校方及家長自行選擇的空間。即使局方聲稱試題已經改良,但若只是改變內容,而形式不變,仍會對學生帶來壓力。他已去信學校,表明將會罷考。

 

張坦言,女兒入讀的學校已經不是過分操練的學校,但有很多有關TSA的東西都已經「滲入」在日常的課業中,數學功課一事令他質疑學校到底是要考核學生的知識和思考能力,還是考核格式。

 

從事遊戲軟件開發的張經常向女兒強調,「即使攞零雞蛋都唔緊要,最重要操行好」,認為孩子的童年一定要快樂。以10分為最快樂,他認為女兒的童年有6分,但女兒卻自評有8分。兩人都認為,被扣去的分數是源於功課及學業。

 

張指,其父母年輕時因家庭環境欠佳而未能多讀書,故寄望張可以努力讀書,更曾因為張的成績欠佳而責罵或打他,對張造成很大的壓力。

 

張認為,很多家長會將自己的成長經歷投射在下一代身上,但他希望能夠打斷這個「循環」,在不造成縱容的情況下,儘量給予女兒最大的自由空間。

 

在英國完成高中及大學的張認為,即使逃離香港,不同的問題還是會出現,現階段他不希望將女兒送往外國留學,堅持留待女兒主動提出。他形容自己有些少離地,仍然相信教育局的班子裡仍有人是真心對學童好,仍有政策是為了學童而指訂。

 

「就算係黑暗中,得一點點光,但你呢點光可以引來其他光,仍有一點點希望;但若果你覺得,只是一點光而放棄,最終只會剩下黑暗。我只想餘下的人生過得有意義。」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