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教育不是好主意,恢復體罰才正道(2)

雖然很想「坦率地說」、「說白了」,錢文忠教授這個讀書人還是說得太委婉,繞著圈子講了二千字還不敢直指問題。錢文忠洋洋二千字,可簡單地歸結為下述三點:

 

1.       對孩子鼓勵和表的同時,不可「罵不得、說不得、批評不得」,要有懲戒。應如英國的法規,允許教師在歷經勸告無效的情況下,可以適當地揍學生;

 

2.       快樂教育裏面應有痛苦成分,學習時有不少作業,有時候被老師揍兩下、罵兩句,要上大學得一路考試拼上來;

 

3.       甚麼素質教育、快樂教育,都是似是而非的說法,應試才是最基本的大道理。

 

『獨生子女是自地球上有人類這個物種以來所出現的一個從來沒有過的「亞種」,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那麼多沒有兄弟姐妹的人在那麼短時間內,有計劃地出現在一個國家。請別忘記了,我們所有的教育理念、教育方法、教育手段都是針對有兄弟姐妹的孩子。今天,我們的教育者在拼命反思,但是別忘了,接受教育的對象的主體已經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亞種了。我們沒有辦法,不知道怎麼教育這些孩子。千萬不要以為他們和我們是一樣的,他們和我們不一樣,甚至可能完全不一樣。』

 

對孩子(學生)過份溺愛,「罵不得、說不得、批評不得」,祇著重鼓勵和表揚,不敢懲戒(特別是適當地體罰),不敢提倡考試第一(提倡就會被視為虐待孩子、學生,遏制他們個性的自由發展,使他們的青少年生活缺乏應有的快樂),這些教育盲點不是國內家長和教師對孩子、學生獨有的現象,更不是對獨生子女獨有的現象,香港的家長和教師對孩子、學生(絕少是獨生子女)亦是一模一樣,簡直有如一個餅印。對子女過份溺愛的家長,香港潮語稱他們為怪獸家長、直升機家長。

 

「他們(國內孩子、獨生子女)和我們(家長)不一樣,甚至可能完全不一樣」。

 

上述現象,雖然在香港的孩子絕少是獨生子女,他們和家長同樣「不一樣,甚至可能完全不一樣」。盡管政治、經濟和文化條件不同,兩地家長、教師對孩子、學生的教育盲點出奇地吻合。

 

錢文忠繼續說:

 

『我現在提倡恢復全國統一高考,而且是裸考,不要加分。王強是內蒙古高考的第二名,我是那年高考的上海第二名,我們都是這麼考到北大的。如果高考制度不能改,我們的教育就不能改,高考是指揮棒啊!高考制度之所以不能改,是因為我們找不到比高考制度更不壞的制度。高考制度不是最好的制度,但它是最不壞的制度。

 

我自己也在一線教書,跟學生有接觸,我想告訴大家,對於中國的教育,我們要有一種極度的憂患意識,而且應該是在接近絕望基礎上考慮的,可能就是沒治的。很多人問我,「錢老師,你的孩子怎麼辦?」我的回答是,「聽真話還是假話?如果是真話,我就把他送出去,沒有辦法,沒有選擇。」我兒子在華東師大附中,那是我的母校,上海的名校,當然很好。但是社會環境跟我們那個時候不再一樣了。所以我想,我贊成對孩子真的要嚴格。孩子畢竟不是成年人,孩子還必須管教、必須懲戒,必須讓他知道教育絕不僅僅是快樂的,學習絕不僅僅是快樂的!當你意識到學習是快樂的時候,這位學生就很可能將來要成為俞校長了!如果一個人能夠在學習中感到快樂,那就很可能成為大師級人物!絕大多數人是不會的。絕大多數孩子是不得不學,是為了某種目的或知道學習對其一生的重要性不得不去學的!

 

我們要告訴孩子,犯了錯誤要付出代價。如果在全社會形成家長對孩子讓步的氛圍,以後的孩子是很可怕的,我們的未來是很可怕的,這樣教育出來的孩子是接不住中國未來發展的重擔的。中國30年的發展創造了物質財富、社會發展的奇蹟,是誰幹出來的?鄧小平老人家、江澤民主席、胡錦濤主席,他們都是了不起的領袖,但領袖之外也得有人幹活吧。在中國歷史上,無意識造成的真正精英是「老三屆」。這一批人在文革前完成了初高中教育,文革前的初中高中教育水平恐怕不比今天一般的本科教育低,這批人由於歷史原因被分散到了社會的各個角落。1978年,一切回到了原點。這批人是中國人的精英,是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真正的精英,懂知識、受得了委屈、懂擔當。現在,這批人要退休了。而現在,孩子進一步,社會讓一步;孩子進一步,老師讓一步;孩子進一步,家長讓一步。家長心疼孩子,老師也心疼孩子。就是獨生子女鬧得!這樣的教育怎麼行?更何況,現在的教育面臨著巨大的衝突,根本就不能按照一般的教育學理論思考。

 

我父親受過很好的教育,但他就看不得兒子教育孫子。有一次,我教訓孩子,我父親在旁邊就有些不愉快。我兒子說:「爸爸,你為甚麼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我說:「因為你錯了。」他說:「錯了也不能用這樣的口氣跟我說話。」我說:「《三字經》沒讀過?」他說:「你不就是想說“養不教,父之過"嗎?」我說:「是啊。」他說:「你前兩天不還講《弟子規》的嗎?《弟子規》裡說“守孝悌,次謹信"你都不讓你老爸高興,憑甚麼我讓我老爸高興?」這件事就說明,我們的傳統教育在今天已經全然崩塌,我們正面臨著根本的衝突。作為家長,我倒是希望如果我兒子的老師看他不成器,揍他兩下,罰站一會兒,這是應該的。教育部就應該定出這樣的規則,對學生要有懲戒。

 

我們現在都說鼓勵孩子的自信心,讚揚他,鼓勵他有自信,這是對的,但是不能過度。在這種教育下的孩子將來到社會,他面臨的反差足以把他摧毀。我們應該告訴孩子,這個社會是殘酷的、不公平的,要準備受到很多委屈,早受到委屈,早得到鍛煉。

 

如果校長、老師懲戒確實犯了錯的我的孩子,甚至揍他幾下,我會感謝老師。我相信,大多數老師是有大愛的。我希望老師一手拿著胡蘿蔔,一手還得拿著大棒。新東方創造了不起的教育界奇蹟,我是覺得這個論壇要發出一點真實的聲音,要告訴這個社會,教育不是這樣。再不要簡單地這麼說了,快樂教育、素質教育、快樂學習、成功教育,都成功還了得?我看教育孩子做一個快樂的普通人挺好!

 

我覺得,教育是最真實的事情,老師不應該去揣摩家長、孩子的心思,不停地對孩子讓步、對家長讓步。所以,到今天我對中國教育還是四個字──「我不相信」。

 

孩子考不考國內的名牌大學我無所謂,我祇希望他生理健康、心理健康,好好過完這樣一輩子。更何況,人類到底有多少年誰都不知道。霍金說還有200年,如果真的是這樣,我會跟我的孫子說不要生孩子了。這是一句笑話嗎?

 

我們現在要讓孩子盡量生理健康、心理健康,我們把未來的選擇權放開給他,因為我們對孩子負不起責任。不像我們小時候,生活很困難、社會不發達、經濟也不發達,但是我們的父母還能對我們負責任。我覺得我現在非常羨慕我父母,他們敢罵孩子、揍孩子,但是我們依然愛他們。今天的孩子打不得、罵不得,哪怕是一個眼神,沒準明天就能把長輩殺了。老師也不敢批評學生,學生在校更不能受傷,老師害怕家長找上門來沒完沒了、糾纏不休。

 

我講《弟子規》講到「守孝悌」時,叫我的助手搜索一年以內的「不孝、殺父」的反面例子,然後打印出來,以備我選用作反面例子。不一會兒,助手告訴我:「打印紙沒有了!」我們對孩子沒有一些控制、抑制、約束,一味以愛的名義對他們讓步,這樣的教育是不對的。

 

也許這個想法很突兀,應該想辦法如何讓孩子學習更成功,但我內心「不相信」,所以我選擇把我的真實想法跟各位校長、老師匯報。如果我們再不把一些虛幻的東西弄清楚,我們都要完蛋的!

 

教育,特別是基礎教育,恐怕未必應該全然簡單地隨著社會的發展而發展。這是一個大問題,我們簡單地認為,教育就應該跟著社會發展而發展。在某種程度上,教育是應該跟社會「對著唱的」。是社會在教育教育,還是教育在教育社會?我認為應該是教育在教育社會。現在是社會在教育教育,這樣教育的本體性就不存在了,教育最基本的價值理念就不存在了。我們這個民族原來給教育賦予那麼高的地位和價值,在今天都已經完全被打亂了。

 

我們這個社會最後一道防線就是教育。我們不要輕易向社會讓步,我們也不要輕易向我們的孩子讓步,也不要輕易向家長讓步。我們這個社會要賦予校長、老師更大的權利、更高的榮譽、更好的待遇,但是也應該賦予他們更大的責任。

 

祇有這樣,經過幾十年的努力,我大概在那時候還能考慮讓我的孫子留在國內受教育。這是我的真心話,有不對的地方,請各位校長首先把我當成一個學生,其次把我當成一個家長,最後把我當一個晚輩老師,給予批評教育。我剛才講的沒有一句假話,全是真話。當然,季羨林先生教過我「假話全不說,真話不全說。」』

 

至此,錢教授的演講全部告畢。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