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492)

「佔領中環」最終可能是怎樣的結局?(15)

(原文發表於2014118)

 

特區政府別有圖謀(續)

 

這樣高明的圖謀,不會出自梁振英及其管理班子,應該來自北京。

 

鑑於1989年天安門事件的流血悲劇教訓,中央一定不想佔中運動的終結過程中出現流血,流血將大失香港市民的心,並授歐美(特別是美國)以柄,更會令台灣及台灣人民大大不安,不利於和平吸引台灣回歸。

 

鑑於上述分析,我得修正於1030日的估計(見《田北俊被撤政協職,有甚麼啟示?》):

 

「快則少於一個月,多則不超過兩個月,政府就會對佔中示威者武力清場,然後秋後算賬。少於一個月的機會大些。」

 

我新的看法是:

 

1.       特區政府將長期容忍示威學生及青年佔領各區,一兩個月內就清場的機會大減。長期的克制、容忍及不動武(特別是任何流血形式的)清場,將彰顯北京及特區政府的包容及感動歐美、台灣及香港市民。在政治策略上,這是十分高明的一著;

 

2.       如果可能,特區政府樂見示威者自行潰散,不戰而屈人之兵;這種最好局面如不出現,必要時就用最低武力驅散極少(二千以下的人數)死不撤退的主動使用暴力衝擊警方的頑強、激進示威者;

 

3.       盡量不用流血清場(遑論出動解放軍軍事鎮壓),如流血不可避免,將流血局限於最少最少,局限於制服死不肯撤及刻意使用武力衝擊攻擊警方的激進示威/佔領者;

 

4.       分別對待學生和非學生的示威者,盡量不動佔領區內的學生。

 

如果我的推論離事實不遠,那將是佔中運動一個不算太理想,但可以接受的結局。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