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487)

「佔領中環」最終可能是怎樣的結局?(10)

(原文發表於20141011)

 佔中偏離原軌,錯殺良民

 佔中初時的構思是僅佔據中環要衝,影響金融中心運作,逼使受害的大財團、大金融機構及城中最富有的階層出面向政府及中央施壓,令後它們修改政改決定,但現在佔中運動已完全偏離了原有的構思。示威者佔領商業要衝遍地開花(佔領區擴展至金鐘、灣仔、銅鑼灣、旺角及尖沙咀,中環反倒輕輕放過),包圍政總和特首辦,以及堵塞金鐘幾條交通幹道。沒有嚴重影響中環的大財團、金融機構及城中最富有的階層,首當其衝的反而是各個佔領區的旅遊、零售業和普遍市民,尤其是銅鑼灣和旺角,大型連鎖店和百貨公司固然大受影響,但更受打擊的是眾多小商戶,他們承受高昂租金,受佔中影響,生意一落千丈,長此下去,虧蝕倒閉是無可奈何的結局;對於普通市民,上下班和兒女上學,都十分不便,某些人甚至因為上不了班而影響收入。

 佔中者原本要打擊的中環大財團、大金融機構及城中最富有的階層,先不去評論它們是否良民,客觀上佔中者輕輕放過它們;各佔領區內無辜的大小商戶和普通市民,飽受打擊,卻肯定是被錯殺的良民!

 佔中運動對經濟、民生及市民的日常生活已造成嚴重損失,短期損失顯而易見,對香港長期的營商環境的破壞,潛在損失可能更多更大。

 上述的代價,佔中示威者不會承擔,通通要交由無辜的商戶和市民去代他們承受,而大部份這些商戶和市民不見得認同示威者所要爭取的目標和手段,更不見得願意代他們付鈔。佔中運動時間愈長,受害者遭受的損失愈重,示威者所遭受的責難就愈大。這個現實,懷有高尚理想的學生和年青人,不可不察呀!

 勝利衝昏頭腦,囂張跋扈

 928日前,一般人估計參與佔中者不外數千,連佔中三子及泛民頭頭亦不敢樂觀,但由於928日下午警方對示威者使用了相對過大的武力,刺激了原本坐觀的市民,加入示威的學生、青年和其他各類市民陡然大增至十餘萬,高峰期甚至超過20萬人。

 一朝勝利,學聯頭頭的嘴臉頓時不同,副秘書長岑敖暉發出「最後通牒」,要求特首梁振英最遲於102日晚辭職,並要求跟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及中央官員對話,否則就要將行動升級,進一步佔領及圍堵政府部門。由於梁振英沒有「聽命」辭職,學聯真的發起包圍政總及特首辦,並對交通要道實施種種有乖常理及相當霸道的管制。專欄作家李純恩為此作了一篇短文諷刺他們:

 「還爭取甚麽?你們已經是神了,要封邊度封邊度、那個地鐵出口能開不能開你們説了算、巴士公司要回自己的財產要你們批准、警車出入你們要登車檢查、服務人民的救護車要求你們開路、規定要人幾時辭職、忤逆你們的全不是人、你們爭取自己想要的導致別人受苦別人要體諒、別人要求你們體諒他們的苦時你們判罪他自私、別人不接受你的意見就是獨裁、你不接受別人的意見是為了民主‥‥‥那可是我見過最獨的獨裁者。到底現在的學校都在教甚麽?你們自發上街很清高?別人都要仰望你們?可你們又是從甚麽民主制度推選出來的呢?你們在代表誰呢?你們説別人對你們的聲音充耳不聞,那你們有聽到我們的聲音嗎?應該沒有,就算有也可不必理會,因為你們自以為是神!但你們掩飾不了自私幼稚的行為‥‥‥」

 短文將學聯頭頭和示威者的囂張跋扈抨擊得入木三分。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