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選人轉軚,形勢所逼

為了爭取提名入閘及選票,除了胡國興,各位特首參選人紛紛改變原有的參選政綱,務求隱惡揚善,不怕打倒昨日的我。

 

公佈政綱時曾俊華明確表示以8.31框架為基礎搞政改,揚言「政改」及「23條立法」雙帆並舉,還說計劃在2020年辦妥,但隨著提名終止日的日漸逼近,而建制派選委的公開提名支持又寥寥可數,闖閘眼看主要得倚靠泛民選委,而8.31框架及23條立法俱是泛民選委的禁區,曾俊華慌忙轉軚,不但不再堅持2020年是完成雙帆並舉的死線,更說政改先行,又表明市民可自由發言,不必按831框架討論。

 

拚老命要入閘競逐特首寶座的葉劉,眼見林鄭在中央的全力支持下,建制派選委(新民黨選委例外)的提名幾乎全部都對她關上大門,不得不轉打泛民及非建制派選委的主意。為了投他們所好,葉劉特地弄了個政綱2.0版,在政改部分不提831框架,而是強調自己上任後會積極搞政改,全面反映意見。

 

強勢入閘的林鄭,雖毋需明顯轉軚爭取更多提名,亦改變初衷,表示自己與梁振英有很大的不同(特別是管治作風),與他劃清界線;強調自己不是一個社會福利主義者,以安商界選委之心;落區時向一名行乞老婦施捨500元,以示仁慈;強調「講心」、「講誠信」,同時採取軟銷策略,出小冊子彰顯人性化一面。

 

林鄭的政治化妝,連部份建制派選委也看不過眼,工聯會榮譽會長陳婉嫻便不點名指出,特首參選人曾俊華團隊公關出色,但祇是做日常你我他會做的事,再將事情包裝得「真實」一點,但另一邊廂即林鄭團隊的反擊,不是以真對真,以一貫面目示人,「反而選擇扮喬布斯,扮愛好運動,連明顯不愛應酬的家人也出動……就讓大眾感覺非常陌生」。

 

轉軚轉得最難看的是長毛。在為避免泛民選委淪落到投票支持建制派的曾俊華和胡國興的藉口下,長毛宣佈如果取得38,000個市民提名便報名參選。長毛這個宣佈,已打倒他自己過往對特首小圈子選舉「不參與、不提名、不投票」的三不誓言,成為他自己口中的「民主罪人」(他以此罪名加諸上屆參選的何俊仁)。

 

該怎樣看待各個特首參選人的轉軚呢?我想特別評論一下曾俊華及葉劉。

 

不難想像,像曾俊華及葉劉那樣的前高官及建制派中的重量級人物,他們歡迎任何派別選委的提名及選票,以示他們的支持是跨界別、代表著全民的,但他們會特別重視來自建制派選委的提名(及326日的選票)。奈何在中央一面倒地祇全力支持林鄭一人的情況下,僅35名建制派選委有勇氣公開提名曾俊華,葉劉就一張建制派選委的提名也沒有(新民黨選委不算在內的話)。

 

參選特首的最高及最後的目標,是要贏取特首的寶座,而首先要過的一關是出閘(需要150個或以上的提名)。眼見在中央封殺令下建制派選委的提名這麼少,為免出師未捷身先死,他們能不退而求其次,打泛民選委提名(及326日的選票)的主意嗎?而要爭取泛民選委的提名,能不稍為投他們關鍵性的所好嗎?

 

曾俊華、葉劉以至其他參選人(長毛除外)的轉軚,是形勢逼出來的變通,無可非議!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