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463)

劉夢熊、梁振英恩怨,誰是誰非?(5)

(原文發表於2013215)

 

鳴槍的後果

 

從整個鳴槍示警的過程,我們不難看到,劉所責備梁的過橋抽板、恩將仇報及出乎爾反乎爾,公眾未必接受,但劉熱衷於官場名位倒是曝露無遺,大大失卻公眾的同情。劉在特首競選中的撐梁,不是如一般梁粉那樣出於對梁治港理念的深切認同,而是著眼於將來的列土封侯,爆料不是因為仗義執言,而是不滿梁沒有如他所願地酬庸他及欲免於刑事起訴,動機十分不純,許多人(自然包括梁振英及其核心班子)會因而對他不齒,劉未見其利先見其害;明顯地劉夢熊想藉今次爆料,與他被廉署拘捕一事掛鉤,製造他被政治逼害的印象,以求免於被起訴。劉攻擊梁振英的誠信,但劉行徑所展露的誠信其實更不堪;在過程中,劉夢熊居功自恃的心態表露無遺。在歷史上,開國之君往往誅殺功臣,尤其是居功自傲的,為甚麼?還不是怕功臣威脅到政權(尤其是子孫將來的政權)的安全!他們特別忌憚居功自矜的重臣。對君主來說,功固然要賞,但不賞或賞而臣不知足,臣竟然私下怨懟甚至當眾奚落君主的非卻是罪,要罰。這種罪為死罪,可牽連至誅九族。現時再無封建君主,殺身及誅九族之禍可免,但官場上當權者對挾功而目無自己或上級的支持者或下級的慌懼和憎惡則一仍舊貫。劉夢熊的所作所為,已觸犯官場大忌,不但自絕於梁朝,亦將自絕於未來一切香港的當權者。誰還敢起用一個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人?中央此時還在全力保梁,要求建制派各路英雄好漢協助梁依法治港,劉夢熊要脅梁干預執法機關的刑事調查,是與中央的取態對著幹,肯定不容於中央。可以預見,劉不僅喪失全國政協委員一職,恐怕還會永遠失掉日後問鼎較重要的國家公職的機會。可以大膽地說,劉夢熊在本港及國內政壇已被判了政治上的死刑,永不重用甚至錄用。

 

劉夢熊爆料攻擊梁振英競選特首時刻意說謊、出乎爾反乎爾及言而無信,滿以為退可進一步損害梁的誠信以泄有功不賞的私憤,進可脅逼梁或有關機關豁免他的刑事調查,但他大抵沒有想到自己做得太過份了,反倒激起公眾對他的反感和對梁的同情,最低限度公眾會理解和諒解梁不任用他。當人們正狐疑梁以各式各樣的公職酬庸他的支持者,梁沒有酬庸劉這個「頭號支持者和功臣」的事實,總會抵消上述部份的狐疑,那恐怕非劉夢熊所願吧!

 

像諸葛亮還是像張飛?

 

劉夢熊自詡熟讀中國歷史,精通政治理論,但觀其鳴槍示警一事的言行,他與中國歷史及政治理論的門外漢何異?!

 

劉夢熊在訪問中自比諸葛亮,何柱國認為劉是諸葛亮、張飛和關雲長的混合體,個人則覺得他僅是一個現代版張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