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457)

讀史樂新篇(1)

(原文發表於2013119)

 

【原文(黑字部份)發表於2004417日,紅字部份為新編內容】

 

博覽史書資料,加上一點分析,往往令人對歷史上的人和事有不同看法,這是讀史的一大樂趣。

 

曹操與他的女人

 

曹操好色,祇要看到美麗的女人,不管她是誰,他總會想方設法將她弄上手。征伐豫州軍閥張繡時,便因為搞上張繡的嬸母、張濟的遺孀,逼反本已歸順的張繡,造成豫州兵變,長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及侍衛長典韋都為保護他而喪命。

 

曹操妻妾成群,結髮妻為丁夫人,無所出;二夫人劉氏,生長子曹昂和長女清河公主;三夫人卞氏,生四子:曹丕、曹彰、曹植及曹熊;四夫人環氏,生曹冲;五夫人杜氏,六夫人尹氏;七夫人我忘其本姓,祇記得她原是呂布部屬秦宜祿的妻子,還有八夫人王氏、九夫孫氏、十夫人李氏、十一夫人周氏、十二夫人劉氏、十三夫人宋氏、十四夫人趙氏,以上都是育有子女的,無所出的更不知凡幾。

 

曹操納妾,有個不成文規矩,就是不娶黃花閏女,納的每每不是妓女出身,就是再婚婦人。三夫人卞氏,出身妓女;六夫人、七夫人,皆別人老婆。

 

曹操不但愛納棄婦,更喜為人後父。六夫人尹氏原為漢靈帝大將軍何進之媳,嫁曹操時,帶子何晏入府;七夫人原為秦宜祿妻,嫁曹操時携子秦朗入府。曹操都一一收養,視如己出。除何晏、秦朗外,曹操還收養了一個嬰兒陳良,改名曹幹,交八夫人王氏撫養。

 

敢於娶妓女、棄婦及敢於做後父,以曹操這般大人物,不用說一千八百年前,就算是今時今日這般風氣開放,亦不多見。

 

曹操對髮妻丁夫人敬愛有加,有情有義。丁夫人無所出,二夫人劉氏短命早夭,遺下長子曹昂及長女清河公主。曹操憐曹昂兄妹早年失母,乃叫丁夫人負責撫養。丁夫人悉心把曹昂兄妹撫育,疼愛逾恒。濮陽之役,曹昂死於非命,丁夫人心靈大受打擊,但見曹操公祭侍衛長典韋,對於超渡曹昂之事,則一切從簡,完全不像喪兒。傷心之下,丁夫人不免時時埋怨曹操累死愛兒,日夕哭泣。三十餘歲而平日養尊處優的丁夫人,本來就有點發褔,此刻哀傷過度,不獨消瘦,而且容光大減。曹操不因髮妻色衰而愛弛,但整日面對她哭怨,日久不禁心躁氣煩。曹操脾氣一發,不可收拾,把丁夫人趕回外家,意欲懲戒一下,讓她知道,整日對著丈夫哭怨有失婦道,稍後再請她歸家。趕走丁夫人一段時日,曹操估量夫人該有所反省,便親自到外家去。閽人迎接姑爺入內,曹操擺手示意,著他們不要驚動夫人,自己輕輕躡足而進。祇聽內間機杼軋軋之聲,不絕於耳。曹操一望,愛妻正在內室織布,不禁惻然動容,暗暗自責:「如此賢妻良母,我當日何以動火趕她?」心中一陣難受的痙攣。僕人見曹操站立已久,忍不住通報道:「姑爺來了!」裏面的丁夫人,依然坐著織布,晃如沒聽見一般。曹操靜靜走到丁夫人身傍,撫摸她,輕聲道:「與我一齊坐車回去,好嗎?」聲調充滿歉意。丁夫人不瞅不睬,祇埋首織布!曹操請求數次,夫人毫無反應,曹操一怒出門。剛出廳門,戛然止步,回頭再呼喚她。丁夫人仍然不理,曹操道:「真的和我訣絕?以後各行各路!」於是與丁夫人斷絕夫妻關係。

 

對髮妻這般溫情、體貼,肯認錯,歷史上其他雄才偉略之君主未之見也。

 

盡管已離婚,但曹操仍派人給予丁夫人終身的侍奉,而且邸內之事仍經常派人請示丁夫人的意見;丁夫人也常常依然指斥和干涉曹府的家務事,曹操大多予以接受。

 

丁夫人病死後,曹操以妻禮葬之。自此之後,曹操不時思念亡妻,彌留之際,不禁流淚嘆息,道:「我前後所為所想,都沒有虧負了她,可是她會怨我一生,假使死後真有靈魂,昂兒若問〝我母何在〞,我將何辭以對!」這般有情有義,真想不到竟出自大奸雄曹操之手。

 

曹操和一代才女蔡文姬之間的交往,在文學史上膾炙人口。曹操似是相當心儀蔡文姬,但兩人似是有情卻無情,在史料的記載上祇是柏拉圖式戀愛,精神之交。懂得從精神層面去欣賞美女,古往今來的政治大人物絕無僅有。

 

歷史上著名的大奸雄,真難想像他對女人竟有這麼可愛的另一面。

 

集大政治家、大軍事家、大詩人於一身:

 

曹操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政治家,非凡的軍事家。《三國志》著者、晉代史臣陳壽評曹操道:

 

「漢末,天下大亂,羣雄并起,而袁超虎視四州,強盛莫敵。太祖運籌演謀,鞭撻宇內,攬申、商之法術,該韓、白之奇策,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矯情任算,不念舊惡,終能總御皇機,克成洪業者,惟其明略最優也。抑可謂非常之人,超世之傑矣。」

 

不難看出,陳壽以戰國時代的申不害、商鞅、白起,以及漢初的韓信來比喻曹操,說曹操身當漢末三國亂世,是一位具有非凡政治、軍事才能的雄傑,他不僅〝運籌演謀,鞭撻宇內〞,好似韓信當年敗楚、白起坑趙,收拾了當時天下動亂的局面;而且他又效法申不害、商鞅厲行法制,撥亂反正,終於克成了〝洪業〞,乃〝非常之人,超世之傑〞。曹操最主要的政敵之一,也是被公認為史上最具智慧的謀略家諸葛亮,更公開表示:「曹操智計殊絕於人,其用兵之神奇,有如被稱為兵學雙聖的孫武和吳起。」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蘇東波,亦讚賞道:「自古用兵者,莫如曹操,其破滅袁氏最有巧思。」

 

同時代競爭對手孫權評價曹操:其惟殺伐小為過差,離間人骨肉以為酷耳,禦將自古少有。

 

唐玄宗常自比「阿瞞」。

 

唐太宗説曹操是:臨危制變,料敵設奇,一將之智有餘,萬乘之才不足。

 

毛澤東曾和他身邊的工作人員議論曹操時說:「曹操結束漢末豪族混戰的局面,恢復了黃河兩岸的廣大平原,為后來西晉的統一鋪平了道路。」

 

有一次在北戴河時他充滿讚賞地說:「曹操統一北方,創立魏國,那時黃河流域是全國的中心地區。他改革了東漢的許多惡政,抑制豪強,發展生產,實行屯田制,還督促開荒,推行法制,提倡節儉,使遭受大破壞的社會開始穩定、恢復、發展。這些難道不該肯定?難道不是了不起?說曹操是白臉奸臣,書上這麼寫,劇裏這麼演,老百姓這麼說,那是封建正統觀念制造的冤案,還有那些反動士族他們是封建文化的壟斷者,他們寫東西就是維護封建正統。這個案要翻。」

 

本身是大政治家及大軍事家的毛澤東,這樣稱讚一個古代軍事家和政治家,印象中絕無僅有。

 

還有一次他對工作人員說:「我還是喜歡曹操的詩。氣魄雄偉,慷慨悲涼,是真男子,大手筆。」在和他的子女們談話時,他也說過:「曹操的文章詩詞,極為本色,直抒胸臆,豁達通脫,應當學習。」

 

本身是詩辭大家的毛澤東,詩辭以氣魄雄偉見稱,這樣稱讚一個古代詩人,特別當這個詩人還是一個軍事家和政治家,印象中亦是絕無僅有。

 

魯迅在《魏晉風度及文章與藥及酒之關係》一文中說:「其實,曹操是很有本事的人,至少是一個英雄,我雖不是曹操一黨,但無論如何,總是非常佩服他。」毛澤東在五十年代讀此文時,用紅筆對這段論述畫著重線,表示他對魯迅有關曹操的看法,是非常贊同的。

 

現代史評家易中天評價曹操:曹操是可愛的奸雄,他的奸與雄統一於雄。

 

受《三國演義》影響,曹操自古被視為大奸大惡的梟雄,其實那祇是他的一面,而且可能是不完全正確的一面。上述諸人對他的評論及我這篇文章的論述,可視之為他的其他面貌。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