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泛民者論對故宮文化博物館的責難

閱報,看到一則有關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評論:

 

『在一個健康公民社會,監察政府是市民的權利,也是義務,故具有批判思維是很正常的事。但看事情該全面和多角度,倘若對政府所有政策和措施,都祇有政治解讀,未免失諸偏頗,徒增社會的猜疑和對立。

 

北京故宮博物院落戶香港,從文化角度看,本來是好事一件;但有人祇從政治角度解讀,暗示有甚麼陰謀,卻又說不出所以然;給人印象,目下香港的泛政治化,已到了一個病態程度。

 

作為一個博物館,北京故宮的情況比較特殊,因為這本來是古代皇宮,設計時不會考慮到展覽用途,照明和保安等條件都不理想;此外,有異於羅浮宮或台北故宮的是,人們到後兩者,目的主要是觀看藝術展品,遊覽次之;但北京故宮相反,單日最高參觀人次18萬,觀眾九成以上為看其他景點而來;要是你想看藝術品和專題展,要跟10多萬人擠入場,這是多不合理的事?所以故宮博物院在館外設館很有必要。想不到,香港成為故宮第一個在院外安家立戶的地點,故從文化角度看,這對故宮、對香港都是好事。大家不妨想想,故宮要是想在上海、南京、杭州、廣州……設分館,有哪個城市會不歡迎?但在香港,卻招來一片異議──這是目下中港對立的政治語境使之然,好事變壞事,叫人無奈復可悲。

 

記得「六四」之時,有位教授考慮移民,他將移民的得和失列寫在一張白紙上作比較衡量,忽然閃過一個念頭:怎麼我考慮的,祇是自己的利益?於是他決定留下。因而我想,在看待有關中港事務時,是否可以在政治以外多些角度?同時,想到的也不僅是香港的利益──好像故宮南來,就和中華文化傳承相關。』

 

你知道或估出這個評論員是誰?

 

著名藝評家和食評家劉健威先生是也!

 

從劉先生過去多年的言行,你可基本上說他是一個親泛民者,甚至是一個泛民支持者。但在以陳淑莊為首的泛民議員或泛民政黨成員對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諮詢問題的一片責難聲中,劉先生發出上述擲地有聲之言,值得一切香港市民讀而深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