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淑莊、林鄭與故宮博物館 (2)

(修訂版)

 

 怎樣看陳淑莊與林鄭的爭論呢?

 

個人認為,陳淑莊是書生型政客,墨守成規,太執著於條例、程序,而忘記有時候特事需要特辦,她欠缺靈活變通看問題及處理問題的能力。

 

在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計劃中,持份者的角色如下:

 

1.      香港政府負責提供興建博物館的土地和日後的博物館管理。

 

2.      北京故宮博物館負責長期借出超過900件故宮的文物在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展出,而大部份是一級的文物;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是北京故宮博物館和台北故宮博物館以外,世上獨一無二、規模相當龐大的中國文物展覽館。

 

3.      香港賽馬會則負責提供建館及日常營運的資金,首先是港幣35億元。

 

對香港市民(特別是納稅人)來說,要承擔的僅是香港政府所負責的部份,但盡得其他兩個持份者所提供之利。

 

工聯會議員陸頌雄認為,香港故宮可為西九文化區「畫龍點睛」,形容今次的項目是「一個出雞、一個出豉油」,由中央或故宮文化院「出雞」,提供國寶級文物,馬會就出「豉油」作捐贈,而香港政府就「出盛雞的碟」;旅遊界姚思榮則認為,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可以振興本港旅遊業,相比迪士尼和海洋公園酒店投入的費用,故宮建造費很便宜,但吸引力卻大很多。

 

陸、姚兩人所言,沒有遠離事實。

 

於西九建立故宮博物館,本小利大,它對香港旅遊業的長線利益及對本地和環球的文化推廣,都巨大得無可爭議。 

 

請問陳淑莊及毛孟靜,你們認為香港需要推廣中國文化嗎?如果需要,你們認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可以很好地達到這個目的嗎?在西九文化區你們可以提出較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更適合更好的項目嗎?

 

如果陳、毛(更重要的,香港廣大市民)對上述問題的答案分別是需要、可以及提不出,那麼質詢應否建立故宮博物館及應否設在西九是多此一舉,這些質詢在上述種種特殊情況和利益下,是1+1=2那樣簡單易明而毋須提的。

 

陳淑莊的「預先諮詢」,令我想起劉慧卿。

 

1998年當面臨國際大鱷狙擊,政府動用2,000億元救市,劉慧卿質問當時的財神爺曾蔭權為何不將此事預先諮詢立法會。

 

唉!如果預先諮詢,先不論公眾會否形成財爺那樣的共識,在諮詢期間,早就打草驚蛇,令國際大鱷作好充份準備和反擊方案,財爺的狙擊方案還有機會像現實中那樣成功?

 

陳淑莊的愚昧和不切實際,和劉慧卿如出一轍。

 

當然,除了愚昧和不切實際,陳、劉的「預先諮詢」還可能是因為逢中必反,逢香港特區政府政策必反。

 

- 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