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446)

梁振英的僭建聲明和在立法會答問會的答辯(3)

(原文發表於20121219)

 

答問會更顯特首虛怯迴避,似有刻意隱瞞之嫌

 

有些時事評論員認為梁振英在立法會答問會的表現還是可以的,議員的連番質詢,並未能夠挑出新的問題。梁振英沒有製造新的火花,或者暴露新的弱點,供對手施以致命一擊。梁振英無法反攻得分,至少防守功夫仍然做到十足。我不認同這樣的評價,我覺得他不但沒有好好地利用答問會來彌補書面聲明所曝露的弱點,相反地,他迴避直接回答,總是繞圈子,因而強化了刻意隱瞞真相的一面,更加突顯了他的誠信問題。不說別的,就看看答問會中幾個問答片段:

 

1.       謝偉俊議員:「你能不能夠……向唐英年先生道歉?你會不會承諾,在不影響香港大局情況之下,在一、兩年內下台。第二,起碼你承諾不會尋求下一次連任?」

 

梁振英:「在我處理我山頂物業的僭建問題上,我的基本態度是,我知道要申請的,我會申請,有申請;我知道是僭建的,我承認是僭建,我馬上處理。可不可以做得更好?當然可以做得更好,我從來都沒有隱瞞過。我希望能夠與立法會和社會一起施政向前,做更多實事。」

 

梁答非所問,沒有直接回應對方的問題。

 

2.       李卓人議員:「為什麼你自己「偷偷雞雞」封了地下室,不通知屋宇署呢?你過去都懂(找屋宇署),為何今次你故意不懂呢?」

 

梁振英:「(購入山頂大宅時)至少有6處大大小小的加建和改建,都有向屋宇署申請辦手續。屋宇署在這個過程中,大概有1年的時間,都有進來兩間屋。說明什麼呢?說明我不知道大宅內外有僭建……僭建本身不是一個大問題,因此我沒有動機,去掩蓋我上手業主賣給我的時候已經有的僭建物。」

 

再次答非所問,李問的是4號屋地下密室的私自封牆,梁迴避作答而說其他的加建和改建,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反映梁似乎心有虛怯,不敢直接回應李的問題。

 

3.       譚耀宗議員:「有報導說你在赤柱的舊宅曾僭建了2000呎密室,你可否交待一下?」

 

梁振英:「屋宇署在去年11月曾經派人到過我在赤柱的物業進行視察,並未發現單位有僭建密室或其他需要優先取締的僭建物。屋宇署如果再發現有任何問題,無論是大是小,甚至有些灰色地帶的問題,我會完全配合。」

 

梁沒有直接回答譚的問題。以前曾否僭建,現在是否仍有僭建,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問題。而要答譚的曾或不曾,不外是簡單的YesorNoNo自然不用多說,萬一答Yes,才需要稍為交待一些細節。偏偏梁捨此不為,自然令人感到他實際上的確「曾經」僭建,因此虛怯不敢直應。

 

4.       林大輝議員:「特首,就你的僭建情況,處理僭建的時間和方法,以至向公眾交代僭建的方法,你有沒有自我反省過過失?以及評估過,有沒有令到中央政府對你的誠信、對你的管治能力有所動搖或者質疑?」

 

梁振英:「對市民也好,對中央也好,我發現家中有僭建,我就要即刻處理,這是我一直以來的態度。」

 

梁依然是答非所問,好像存心迴避。梁其實完全可以連消帶打說「有深刻反省己過,如果這些過失令公眾及中央有所失望,我在這裏向他們致歉」。能這樣說,既可避重就輕,又大方得體,不但可令公眾怨氣大減、同情稍增,更使反對派的進逼難以為繼。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