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聽良言,禍不及其身(2)

 416日,我又警告港獨分子:

 

『說甚麽「香港民族,前途自決」「舉行自決公投」,先不說香港人是否有能力自己執政,在基本法下,他們有權自決嗎?在沒有中國首肯下,香港可以舉行自決公投嗎?香港己回歸中國,是中國領土的一部份,搞港獨可以視中國(梁頌恆口中的「境外政權」)如無物?港獨分子難道預計中國屆時不會、不願及不敢出手干預而袖手旁觀?如出手,港獨分子甚至全體港人 (如果都支持港獨憑甚麼撐得住中國全國力量的雷霆一擊呢?』

 

在立法會選舉迫在眉捷的八月及九月初,我又針對廣大選民發表一系列的勸喻甚至警告,請他們投票時慎於選擇,否則將會禍不單行:

 

『對三位候選人(劉小麗、何志光及游蕙禎)的政綱總算有一個基本了解,也大開眼界。要參政,尤其是成為出色政客(遑論政治家),他/她必須在一定程度上精於歷史、法律及哲學,這些學問知識代表著特定的智慧和才能,不能全備,最少也要弄通其中兩種。此外,他/她必須忠於自己的國家!

 

觀乎這三位港獨候選人的政綱,不學無術,他/她們並不具備一絲一毫上述的能耐。尤有甚者,絕不愛國(中國)。當然要愛中國,這是出任立法會議員要宣誓履行的承諾!

 

94日就快來臨,倒有興趣看看上述三位港獨候選人以至其他區的港獨候選人是否能真箇跑出,有多少位跑出。更有興趣去看的是,律政司會否根據這些港獨候選人的港獨政綱,在選舉日之前褫奪他們已得的提名;如暫且按兵不動,律政司日後又會否及(如會)如何追究那些跑出的港獨候選人,他們明顯違反了選舉條例、提名確認書的聲明,甚至作了虛假聲明。

 

選民要好好運用手中寶貴的一票,好壞候選人代表著好壞的結果,選民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我們這些窩囊者不尚空談,都從歷史、政治和實用角度,將看到的危機,告訴港獨分子、激進本土派、泛民以至全體港人。

 

為甚麼要告訴全體港人,而不光是港獨分子、激進本土派和激進泛民?因為香港興亡,匹夫有責。在過往20年,全體港人(包括建制派)基本上都對多行不義、嚴重損害香港利益以至國家利益的上述政團、人士噤若寒蟬,過份縱容,從未高聲喝止、鞭撻和制止,傳媒客觀上更是為他們張目,助紂為虐。大部份港人、政黨及政團之所以獨善其身,有的因為以為事不關己,有的認為上述政黨、政團和人士言行沒錯,有的怕失選票,有的怕遭受金錢損失,有的怕自己和家人遭受人身傷害……不一而足。默許、縱容和袖手旁觀的結果,就令香港多年來不斷極度挑釁中國,最終造成今日香港的困境。一切過往多年默許、縱容和袖手旁觀的港人、政黨和政團都責無可卸!』

 

自救之道:理智投票

 

往者已矣,來者可追,我們現在就有一個化解大禍和補救之道。94日是立法會選舉日,我們應該好好利用手上寶貴一票來扭轉目前的政經困局、敗局。

 

具體做法很簡單:將選票全部投到建制派、中間派和素來不與特區政府及中央為敵的溫和泛民。

 

大部份選民若能這樣做,自能:

 

  1. 將港獨、激進本土派、激進泛民及一切屢與特區及中央為敵的泛民都趕出議會;

     

  2. 留下的溫和泛民在議會佔不足三分之一的議席,即使他們日後變卦反戈一擊,由於他們沒擁有對議會重要事項決議的否決權,不足為患。這樣的議員組合,既對行政主導有一定的制衡,又互相協調、配合,杜絕以拉布、議會暴力來癱瘓特區政府的施政;

     

  3. 議員日後在議會上,多談香港的經濟發展(特別是中港融合、合作互利和互補)和改善民生,少談政治(特別是「真普選」、抗中反中);

     

  4. 得到大部份敢於與壞分子劃清界線的市民授權,無論是政府還是議員,日後自會合作無間,無懼地將一切破壞社會安寧和損害香港、國家利益的壞分子繩之於法,判之以刑;

     

  5. 與國家同心同德集中力量建設和發展香港,追回過往錯失的日子;

     

  6. 上下齊心,從中小學教育開始,培養青少年對國家的效忠和順從,對國內人民的互相尊重,不卑不亢;

     

  7. 港獨分子既然不愛中國,就請他們離開屬於中國的香港。大家無謂再為他們的言行而深受困擾。

     

    上述方式的投票,中港兩蒙其利,香港的得益更大更多,至少香港可以避免提早改土歸流,避免日益嚴厲而無任何實益的內耗,避免經濟發展的邊沿化,避免不斷的沉淪。如果身為選民的您們覺得我的分析和提議還可以,請在94日務必投票,以您們寶貴的一票,扭轉香港的政經困局、敗局。』

     

    『綜合而言,本土派及港獨頭頭普遍都是偏激、仇中、缺乏邏輯思維、思想幼稚、讀書不大成、事業乏善足陳、不諳中國歷史的年輕人。

     

    若他們勝出選舉,議會會出現怎樣的景象,不敢想像。看來會成齊天大聖大鬧天宮之局。』

     

    港獨及激進本土派頭頭志在議員的高薪高職高地位?

     

    稍有頭腦和常識的人,都認識到港獨是Mission Impossible,為何港獨和激烈本土派頭頭仍樂此不疲地拚命爭取?

     

    港獨和激進本土派的強項是街頭革命而非進入議會做辯護士。議會基於現時特殊政制,永遠是建制派的天下,它的存在,祇在維護建制派及現有制度,而不會接受街頭革命,一切街頭革命者在議會不會從基本上改變大局。

     

    問題來了,既然沒用,為何港獨及本土派頭頭還要一頭鑽進去?真如他們所言,是將議會作為宏揚港獨或激進本土主義的平台嗎?假如這些頭頭真的裏外如一,既缺乏邏輯思維,又思維幼稚,那還算是一個合理解釋。

     

    但假若這些頭頭是裏外兩個樣,即仇中反中、港獨及偏激僅是他們的外衣,內心卻是一點都不仇中反中、港獨及偏激。清醒明智的人以他們外在的言行去判斷,會以為他們缺乏邏輯思維和常識以及思想幼稚,其實他們聰明清醒,他們祇是扮豬食老虎。

     

    果如此,那實在太可怕了!這些頭頭項莊舞劍(裝成仇中反中、偏激及爭取香港獨立),志在沛公(立法會議員的高薪、高職、高名氣及高社會地位)呀!

     

    這些頭頭算準仇中反中、偏激及傾向港獨在特定的社群中大有市場,祇要爭取到這個社群的支持,縱使這個社群人數不多,但在代議政制下,已足夠將他們送入議會,達到個人的自私目的。』

     

    – 待續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