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青年新貴令人搖頭嘆息

還沒宣誓入職,新任立法會議員游蕙禎日前出席理工大學論壇就一鳴驚人。游蕙禎當時聯同另外三名新任議員(包括劉小麗)討論中港矛盾及收回單程證審批權等。游蕙禎於論壇末段突然語出驚人:

 

「香港好多嚴峻問題,我哋一畢業就要搵工,買唔起一層樓……(聲音忽然提高八度、非常興奮地)就算我哋而家想去扑嘢(做愛),都搵唔到房扑呀。」

 

年青、漂亮、單身、秀髮垂肩、看來純清、接受過大學教育(還是中文系呢)及尊貴(立法會議員唄)的游大小姐竟然捨「做愛」或「性交」兩個常用詞不用,而向公眾流利地大講粗鄙的潮語「扑嘢」,馬上令現場不少觀眾忍不住驚呼起來,有的甚至呆若木雞。同日晚上,游蕙禎在個人Facebook上載後記。文章開首以「點解後生仔連嘢都冇得扑?」作引子,指出不少大學生畢業後月入微薄,斥責政府沒有幫助年輕人逃離為生存折腰的惡性循環,「連他們成家立室、擁有自己空間的權利都被剝削」,「連扑嘢都要排隊,更是(還怎)奢言找尋未來的方向,(他們)對未來的生活有何憧憬?」,「我們要的不止是一個扑嘢的空間,更是我們未來的出路」。

 

游蕙禎的一鳴驚人當然不會無的放矢,「扑嘢論」很可能是為了討好特定選民、博出位、彰顯她的「敢言」和不為世俗禮教所約束。

 

當游蕙禎在九龍西選區競逐立法會議席時,我對她的評價已不大好:「游蕙禎25歲,嶺南大學中文系畢業,自報職業為行政人員,看來是初中級行政人員。她的政綱,反映了她這個中文系畢業生知識面十分狹窄(完全不諳中國歷史)、偏激、缺乏邏輯思維、思想幼稚、讀書不大成、事業乏善足陳,以及仇中。」;後來從熟悉她的人口中得知,游大小姐平日說話「三字經」不離口,當街抽煙等閒事,活脫脫是一個豪放女;現在加上語出驚人,印象更差了,劣評最低限度要再加上「粗鄙」、「愛出風頭」及「做事不擇手段」。

 

競選立法會議席期間,林行止評論說:「角逐立法會議席的候選人,正展開一連串公開辯論,當中大部分水平低劣、層次不高,庸俗難耐,不忍卒睹卒聞。」林先生的評語可能稍嫌刻薄,但卻是事實。這些人不限於新興激進派,還遍及建制派(容海恩是表表者之一)和其他非建制派。最終勝出來的候選人,大部份依然是「水平低劣、層次不高,庸俗難耐,不忍卒睹卒聞」。

 

競選大局已定後,立法會連日為候任議員舉辦活動,928日為初次當選的議員舉行簡介會及資深議員分享會,令人詫異的是,27位新丁中僅十餘人出席上午簡介會,而分享會開始時更祇得8人現身。出席兩個會的新貴,不少人遲到早退,包括民主黨的鄺俊宇和本土派的朱凱迪。

 

立法會新貴甚麼都不懂,立法會為他們所搞的活動,特別是上述簡介會和分享會,特別有用,他們倒履歡迎及熱烈參加才對,實際情況卻是如此這般,這些新貴在議會未戰(遑論戰勝)先驕,他們日後參與議會的工作態度和工作能力,真令人憂慮。

 

選議員,要看他的才與德。對議會辯護士、職責是審議監督法案和政府政策的議員來說,「才」指學識(特別是歷史、法律和哲學)、政經常識與邏輯能力;「德」指正確價值觀(超乎一般意義的品行)。才德兼備者是為上選,不兼備的,才為先。

 

立法會新貴的言行,與上述的「才」「德」完全沾不上邊。哎喲,是誰選他們出來的?有怎樣的選民,就有怎樣的議員。質素差的新貴這麼多,實在不敢去想質素差的選民有多少。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