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需要軍事強人

一個需要軍事強人的國家是可悲的,但當一個需要軍事強人的國家失去軍事強人之後,情況可能更加可悲。
 
二次大戰後,世界各處的殖民地紛紛獨立,上台的大多是反殖的革命領袖。他們革命的時候,無不以爭取民主作號召,上台後卻戀棧權力成了獨裁者,間中或出現軍事政變,新上台的大多換湯不換藥,甚少如南韓與台灣那樣,發展出類西方式的民主政制。
 
蘇聯解體後,西方自信心大增,覺得自己的政制最為優勝,應向外推廣,成為世界的主導模式。茉莉花革命應該是在這種大環境下,在阿拉伯地區爆發出來的。
 
如果西方只是透過互聯網作宣傳,或以民間組織作滲透,當地人還可以作自己的選擇。起碼,能匯聚足夠實力地位的政治團體,還可以在當地起主導地位。惜西方後來被勝利沖昏了頭腦,竟赤膊上陣,動用軍事力量去資助在當地還不成氣候的小眾力量去推翻地位鞏固的執政勢力。結果把局面弄到不可收拾,要自食苦果。在利比亞與敘利亞的情況就是這樣。
 
這些前殖民地國家,經濟發展相對落後,個人沒有太大的獨立生存能力,必須依附於家族與宗教勢力。情況一如中世紀的歐洲,還屬於黑暗時代。如果沒有工業革命,沒有經濟能力的大幅改善,與個人教育水平的大幅提升,西方亦不可能光靠政治理念就發展出民主政制。事實證明,西方在中東的努力只是揠苗助長,弄巧反拙。
 
比較幸運的是埃及,只是亂了三年多一點,又回復到軍人專政狀態。新總統塞西是否好過穆巴拉克還不知道,只知道他在鎮壓反對力量時絕不手軟;出動坦克,用機關槍實彈掃射示威群眾,把採訪的記者也一併拘捕,集體判處死刑。如果穆巴拉克可以繼續當政,這種事可能不會發生。
 
埃及人民可謂一場歡喜一場空,白白折騰了三年多,付出了這麼多的代價,還是打回原形。這個原形是指又恢復軍事強人執政,但若果從經濟與民生的角度去看,則是遠遠未恢復原形。動盪所造成的破壞,可能要一個很長的時候才能恢復,多少人的生命因此而步上厄運!
 
利比亞的情況就更可悲,卡達菲之後就群雄無首,亂作一團,不知要內鬥多長時間,才能出現一個力壓群雄的強者;那時,人民才有望可以過穩定的生活。
 
現時,在利比亞最有機會跑出的應該是伊斯蘭國的勢力,因為很多其他的武裝勢力都只著重爭奪資源,缺乏長遠願景與部署。不過,西方國家已把伊斯蘭國視為恐怖組織,一定會盡一切辦法予以打擊,不讓它在利比亞得勢。
 
我相信,西方國家現在已開始緬懷有卡達菲的日子。有卡達菲在,美國大使就不會死於非命,非洲難民亦沒有機會從利比亞出發去意大利,而更重要的是伊斯蘭國根本不可能在利比亞有發展空間。 
(轉載自2016年9月20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