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讓港人有權叮走議員

平日早上駕車上班,習慣扭開收音機聽新聞及時事評論節目;但近日這段時期我都沒有開收音機,原因是這段時期電台都在播立法會選舉的候選人論壇,而其內容真是慘不忍「聽」,聽不夠3分鐘,就有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不得不把收音機關掉,改聽CD。
 
窒息是甚麼感覺?我幼年時曾遇溺,嘗過這種滋味。它首先給你的感覺並非沒法呼吸所導致的肉體上的難受,而是生命可能即將完結的恐懼。立法會的選舉論壇為甚麼會給人窒息的感覺呢?因為我們的候選議員實在太不濟了,由他們來為市民代議社會問題,代決社會政策,香港真是凶多吉少。
 
很多候選人,少不更事,對自己所處的時空毫無認識,既不理會歷史事實,又不理會其他持份者的取向,就一意孤行,要其他人把命運交予他們去代決。這樣會有好結果嗎?
 
他們的思維方式,都是基於某些理念,而非透過自己的體驗與判斷,而是受制於意識形態的框架。逢官必貪,逢商必奸,以為打倒地產霸權,癱瘓政府運作,人民就會幸福快樂。他們既不懂得金融業有多大的功能,亦不懂自由貿易對香港的重要,就胡亂提倡地方保護主義,以及要求政府不應側重金融業。這完全不符合香港的根本利益。讓他們來決定香港的命運,只會把香港引向邪路。
 
然而,在現時的多議席單票的選舉制度下,有些人只要拿到5%的區內選民支持,就可以成為議員。於是候選人最有效的選舉策略,就是比別人激進,那他就能取得處於政治光譜最末端的那批選民支持。這批選民人數不用多,能把他們送入立法會已足夠。
 
香港有五個選區,如果一個立法會議員,在自己的選區也只獲得5%的選票,以全港計,他的支持者可能只佔全港的1%。如果投票率只有六成,那投票給他的人,可能只佔全港選民不足1%。與此同時,可能全港有超過一半市民極之不喜歡他們,但現有的制度只計支持票,不計反對票。不管有多少人反對,這樣的人一樣會被送入立法會,任由他們在立法會內胡作非為,也文也武。
 
因此,我認為應該讓香港人不但可以投票支持哪一個人可以做議員,而且可以反對哪一個人不可做議員。選民在投票時,除了可以「」之外,還可以打「X」。凡被超過50%選民打「X」的,都不可以做議員。
 
只有這樣,香港社會才不至因為選舉而變得愈來愈撕裂。候選人為了不致被太多人反對,才會選擇走較溫和的中間路線。離經叛道,譁眾取寵的言論亦會逐步失去市場。香港人才有過安穩生活的機會。
 
在市民未有機會投「X」票之前,市民應看清楚,盡量不要投那些大多數港人都不會喜歡的人。我個人一定不會投勇武派,疑似港獨分子,以及那些只曉得拉布卻拿不出可行方案的破壞分子。只有在立法會內叮走這類人,香港才可以脫離厄運。
(轉載自2016年9月2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