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港獨入行政立法司法機關及中小學,無可非議!(3)

港獨分子透入特區政府的行政、立法及司法各個機關,是放縱他們進行分裂國家的言行,那將令香港社會更撕裂,特區政府更難管治和施政;讓他們做無間道,日後在不同機關掌權,那更是天大的災難;讓港獨分子透入中小學校,是放縱港獨分子荼毒社會未來棟樑——中小學生,一代代為數眾多的青年永遠與國家離心離德,社會暴亂無日無之,香港將陷入無止境的政經倒退,國家則添煩添亂。這些潛在危機是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權或政府都不會容忍的。

 

1524歲青少年組別中,有86.4%反對中國管治香港,有近四成支持港獨!這絕對是怵目驚心的數據,何以致此,原因有多個。其中一個主因是回歸以來,特區政府疏於向青少年進行必要及適當的國民教育及無意但客觀地放縱相當部份反中甚至仇中而帶有港獨思想的教師向學生貫輸港獨思想。參與反國教、佔中及磚頭暴動的學生和青少年的大批地出現,不是偶然的,有怎樣的教師,才有怎樣的學生。

 

港獨教師、「學生動源」和各式各樣的學校本土關注組在校內向學生鼓吹「港獨」,招兵買馬,那形同黑社會在校內收「靚」(小流氓、小混混),若視而不理,一再縱容,大局將一發不可收拾。

 

回歸後不久(約在2000年前後),教育局自毀長城,廢棄了中史作為中學生的必修科。到梁振英上台,在中央的指示下,想撥亂反正,重新恢復以中史為主導的國民教育。

 

2012年七月底至九月初,新聞幾乎都聚焦在國民教育科的推行問題上。由於課程某些教材出現極大爭議,一位學生家長第一時間把問題上網上線,把德育及國民教育標籤為「洗腦國民教育」,通過政客和傳媒的一再複述,「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頓時變成了「洗腦國民教育科」。 

 

反對國教的團體先由稚氣未乾的「學民思潮」牽頭,進而由「反國民教育大聯盟」跟進,組織成千上萬的學生、家長、教師和一般市民在政府總部進行紮營,透過絕食等抗爭活動逼使當局撤回國教科。這個抗爭頗有1989年天安門事件的影子,抗爭個餘月,最終以政府讓步,擱置「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指引」落幕。 

 

那次的抗爭,反國教派成為勝利者,但梁振英政府的妥協和讓步是錯誤的,代價沉重 

  • 每個國家的公民對自己國家都需要一定的了解。香港經過英國殖民管治150餘年,最終回歸中國,但回歸15年以來,不了解國情和中國發展的港人,仍多如恒河沙數,實有必要讓市民 ( 特別是下一代 ) 增加了解國家和認識國情,而「國民教育」是其中一個有效途徑。幾乎每一個國家都設有國民教育科,不獨香港為然; 
     
  • 調查顯示,香港市民無論是狹義或廣義地自稱為香港人的比率,都較狹義或廣義地自稱為中國人的比率高,約有30%的差距。若以絕對評分計,以10分為滿分,市民對香港人身份的認同感近期上升至8.23分,創10年新高。港人願意自認是中國人的百份比,2011年祇是16.6%,與10年前(2000)13.8%比較,上升幅度毫不顯著,這充份反映港人對國家的疏離,間接彰顯國民教育的必要性; 


  • 大凡國民教育,目的不外是透過標榜國家悠久的歷史、文化及出色的政治、經濟發展來建構和強化市民對國民身份 ( 對香港人來說,是中國國民 ) 的認同及培養民族自豪感,手段上不免對國家褒多貶少,過於溢美,如果你將這種現象視為洗腦,那麼差不多每一個國家都是透過國民教育來洗它們國民的腦。請別單獨責怪香港政府。

 

國教科是有其實際需要的,有爭議的課程內容可以改,但科不應該亦不可以撤! 

 

王振民聲明對港獨有兩條底線,一是不能進入立法會等行政、司法、立法機關,二是不可進入中小學,「不能毒害我們的孩子」,那是必要的一著。王振民認為港獨分子已經涉嫌觸犯法律,但香港政府並沒有採取行動去禁止他們,「覺得香港社會是非常包容的,已經是非常寬容了」,這是客觀的評論。換了我是梁振英,我會採取強而有力的行動禁止港獨分子,謗譽在所不顧。反國教一役的重大錯誤(喪失原則的妥協和讓步),可一不可再!

 

在學校和學生談港獨,必須嚴格區分討論和鼓吹,要慎防港獨分子(特別是有港獨傾向的教師)藉討論港獨之名而行鼓吹港獨之實。教育學生或與學生討論港獨問題,必須在基本法和中國歷史觀的框架下展開。這亦是必要的一著。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