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都是誤導、扭曲和偷換概念(7)

中原的成功,不一定歸功於「無為而治」

 

施先生又道:

 

「中原地產由我與一位我的中學同學一起創立。開始的十多年,基本上以我同學的方式去管治,我祇在旁協助;最近十年,才以我的理念為主導。事實證明,我以無為的方式來經營,公司一樣可以快速成長,業績增長數以倍計。」

 

表面上,施先生似乎說得對。過去20多年,在施先生「無為而治」方式的領導下,中原的確成長快速,業績數以十倍地增長,但那不一定是「無為而治」的功勞。

 

我早已說過,施先生多次將「無為而治」講得玄之又玄,但一言以蔽之,是管理學上的授權。祇不過他的授權,是極端授權,強調被授權下屬的發揮空間及個人自由意志,完全不提管理授權原則和制約,不是極端授權是甚麼?不受制約的授權,自然是錯誤百出,碰到被授權者能力或品德不濟,隨時產生禍亂,禍亂的大小,與授權的大小成正比。

 

「無為而治」的精髓,在於老闆不作為,卻全面、胡亂授權給下轄高管。從任何角度去看,這都不是一種好的管理哲學,純靠它,不可能催生出色的業績,更不足以令中原繼續強盛。

 

人好容易犯一個邏輯上的錯誤,就是當他們認同一個企業的成功,而企業的最高領導人及他的高層助手不斷揚言成功歸功於某個原因,人就接受這個因果關係。以中原為例,中原的成功有目共睹,施永青及不少中原高層管理過往不斷強調「無為而治」是中原獨有的、優良的公司文化,公司因此超越同儕。許多人於是全盤接受這樣一個論斷:因為施永青的「無為而治」,所以中原成功(或更成功)。情況其實可以完全不是這樣的,可以是盡管有「無為而治」這個弱點,但因為‥‥‥,中原最終還是成功了,而且是大成功。

 

因為甚麼?

 

可以因為施永青講一套做一套,他其實沒有無為而治,所有重要權柄他還是牢牢握在手中,並發揮了關鍵的領導作用;可以因為縱使施永青如劉邦那般草包,但他的文臣武將盡皆為張良、蕭何及韓信之輩,能耐過人;可以因為對手(特別是美聯)太弱,不能乘無為而治下中原之弊;可以因為施永青在中原承接的祖蔭(在中原創立和崛起的首十四年,我領導中原所建立的強固基礎)太豐厚,做甚麼都事半功倍‥‥‥不一而足。

 

在我看來,上述4種情況都存在,起著令中原繼續成功的作用,程度大小不一。施先生將他主導下中原的成功完全歸功於「無為而治」,似乎有點以偏概全,甚至誤導、扭曲。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