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一篇「港人反中」妙文(2)

35歲左右派駐內地的管理層大抵都是受過高深教育(最低限度是大學生)、擁有高收入的7080後青年人。這些人都屬香港中產階級,下文將統稱他們為「中產港人」。

 

不承認是中國人及反自由行

 

『我是香港人,在國外被問起我會說I’m HongKonger,我們管回鄉證叫China Visa,很多時候我們會以「中國」代替「大陸」。』

 

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甚至是中國的香港人,祇承認是香港人,這樣的身份認同已流露港獨傾向。

 

從「十幾年前剛剛開放自由行的時候非常興奮」到「現在,中國遊客給香港帶來了太大的壓力,即便是旅遊及相關產業從業人員,也都開始反感中國遊客了──除非他是老闆,直接賺到了中國人的錢,但畢竟那是極少數的」,可以看到,許多許多港人(包括中產階級)因為國內遊客帶來種種的不便、壓力和文化差異的衝擊,而他們又無法從中得益,開始愈來愈反對自由行,甚至將反感投射到北京,絲毫不對北京開放自由行感恩戴德。

 

固有歧視,以偏概全

 

『當你歧視一個人或一個族群的時候,你的眼中就祇有對方的缺點。我曾經在廣東道海港城一帶觀察過,雖然說話聲音普遍比較大,但至少過半數的中國遊客沒有任何失禮的行為,甚至表現出比他們在國內還要更高的素質,比如會在指定吸煙區吸煙,過斑馬線想衝紅燈時會注意旁邊是否有人在等候。然而因為固有的歧視,一旦港人發現個別不檢點的中國遊客,就會把他們的「個性」與想像中的中國人「共性」重迭起來,繼而得出中國人果然如此的結論,並促使他們更加歧視中國人。』

 

這些外派的中產港人是理性的,既承認大多數國內遊客沒有任何失禮行為,甚至表現出比他們在國內還要高的素質,又承認自己固有的歧視,將個別不檢點的國內遊客以偏概全及無限上綱地擴充到所有國內遊客。既然可以理性地承認歧視,為何不可以理性地停止歧視?

 

歧視大陸人,普遍存在

 

「基本上(港人)是(普遍歧視大陸人)吧,講真我還從未見過完全不歧視中國人的港人。我知道在中國流行一個論調,就是說歧視中國的香港人基本上都是底層民眾或生活不如意者或在中港競爭中失敗的人,但事實不是這樣的。港媒在報導和評論中國新聞是存在著嚴重惡意傾向的,而890年代的香港電影電視,拿中國的落後與中國人的低素質作為搞笑橋段是必備的。試想我們這一代香港人,成長於香港發展速度最快、歷史地位最高的年代,卻又被傳媒如此引導,怎麼可能不歧視中國?很多社會地位或受教育程度較高的港人,在與中國人交往時會表現的彬彬有禮,表達觀點的時候也滴水不漏,但這祇能說明他們很聰明,並不代表他們不歧視你。如果一個中國人跟一個香港人有著很好的私交──例如你我──那也祇是他改變了對你個人的看法,卻很難改變對你們整體的看法。」

 

現時的國內遊客,早非890年代的吳下阿蒙,港人仍普遍(不限於想像中的底層民眾或生活不如意或在中港競爭中失敗的人)歧視他們,是否有失公允?

 

我特別注意「很多社會地位或受教育程度較高的港人,在與中國人交往時會表現的彬彬有禮,表達觀點的時候也滴水不漏,但這祇能說明他們很聰明,並不代表他們不歧視你。如果一個中國人跟一個香港人有著很好的私交──例如你我──那也祇是他改變了對你個人的看法,卻很難改變對你們整體的看法。」這個觀察。

 

「全世界任何國籍的父母都可在香港產子並獲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唯獨中國父母不可。試想在現今世界上還有比這更赤裸裸的、以法律形式存在的種族或者說族群歧視麼?甚至中國父母在獲取第三方國籍──比如加入菲律賓籍──後赴港產子也有可能被醫院拒收,但同樣的醫院絕對不會拒收真正的菲籍產婦,不管菲律賓當局在人質事件上表現的多麼無能與無理。而更諷刺的是,香港名義上還是中國領土。」

 

在這裏,中產港人完全不護短,大罵港人「赤裸裸的、以法律形式存在的」對中國父母的族群歧視,並譏諷港人在名義上(確切的說,是事實上)是中國領土的香港實施這樣的歧視,特別顯得荒謬。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