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文明能威脅西方嗎?

中東難民湧入歐洲,令西方人擔心,歐洲會逐步被伊斯蘭化。
 
照道理,西方文明遠比伊斯蘭文明先進,不論是在科技上還是社會制度上,西方都似乎比伊斯蘭文明優勝。若非如此,中東難民就不會以歐洲作為逃避戰火的首選了。
 
在這種情況下,進入歐洲的回教徒理應很快被西方文明同化才是,何以西方會有人這麼擔心呢?
 
出現這種情況,是西方自己也有些人已意識到,西方人在心靈發展上已陷入了困境,對自身的未來也有點信心不足,缺乏回教徒那樣的自我肯定。
 
人除了有動物性之外,還有靈性。人需要有精神生活,才能擺脫「死路一條」的宿命。靈性的表現方式,往往是對動物性的遏抑,這就需要宗教信仰的力量。而西方文明的基石——個人主義與智性都對宗教信仰有很大的破壞作用。
 
個人主義認為,追求快樂與個人欲望上的滿足,是人人都應享有的基本人權。這種對個人欲望的肯定,其實不利於靈性的發展,會導致人的動物本能,可以反過來抑制人在靈性上的更高尚追求。
 
而現實卻是:來自欲望的享受是受到肉身所局限的。原先非常渴求的欲望,一旦得到滿足,就會頓時失去興趣,甚至會感到煩厭。隨之而來的是墮落感與負罪感。這時,人就需要尋求宗教上的慰藉,希望透過懺悔獲得恕罪。這樣才能得到心靈上的解救。
 
然而,西方的智性發展,令世界可以得一個更科學的描述,令宗教上的神跡日漸失去了想像的空間,以至尼采竟敢公然向世人宣告,「上帝已死。」從此,一般人的心靈再也不容易找到歸宿。
 
衝破了宗教枷鎖的個人心靈,享受過百無禁忌之後,卻百病叢生,不得不經常去心理醫生處領取心靈美沙酮。直至心理醫生也無能為力時,就只好被送進瘋人院。美國就經常有心理失衡的人,突然狂性大發,持槍亂殺無辜。
 
有心理學者認為:西方社會之所以生育率下跌,並非單是因為養兒育女成本大,而是因為父母自身也對生命缺乏信仰。如果生命只能理解為走向死亡的過程,那把新生命帶到世上又有甚麼意義呢?這種心態加上避孕的方便,令西方在人口增長上,比不上伊斯蘭文明。
 
我認識的回教徒不多,但他們給我的感覺是信仰十分堅定,在守齋不吃豬肉的原則上,一點不肯妥協。他們對人生持積極的態度;對家庭很有承擔;在遇到困難的時候,能釋出正能量;甚少看到有自毀的傾向。所以他們都願意盡量多生幾個孩子。
 
這種心理質素上的差異,的確可以造成人口上的此消彼長,令西方有些人擔心,自己的文明已備受威脅。
(轉載自2015年10月9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