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漂的心路,香港的病(4)

『這樣氛圍導致的結果是:就算我一個人完成了全部門幾乎一半的項目,收穫的卻不是掌聲與祝福,而經常是一種集體性的完全無視的不理不睬,像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我知道,我多少被當做了陸港摩擦的出氣筒。每年四倍於香港人口的內地遊客蜂擁而至。曾經,他們是香港人眼中的「阿燦」,但是現在,他們是出手闊綽的「土豪」,買LV和黃金,就如同買白菜。用一位香港朋友的話,曾經的窮親戚跑到自家門口擺闊,這滋味誰受得了。在無望的社會中,曾經港人的奮鬥榜樣李嘉誠被形容為了擋路者,反而是馬雲,在傳統上一直有著為富者必不仁思想的大陸,被奉為了新一代白手起家的創業導師。30年河東,30年河西啊。』

 

紅眼症與忌才症

 

在這裏,作者可能錯怪了港人同事,「集體性的完全無視的不理不睬」未必是對大陸人的歧視,更未必是「被當做了陸港摩擦的出氣筒」,而是因為作者「一個人完成了全部門幾乎一半的項目」所引起的紅眼症及忌才症。「一個人完成了全部門幾乎一半的項目」是了不起的成績,將部門所有的同事都比下去了,自然引起他們的不安,是對自己能力遠遠不及人的不安,對自己職位安全上的不安,「不理不睬」已是溫和反應,更常見的反應是冷嘲熱諷、採取敵對行動,你這個出頭鳥已成為眾人要除之而後快的共同敵人,你還期望「掌聲與祝福」?紅眼症及忌才症是一視同仁的,對港人或來自國內的同事都不分彼此,公平得很,作者是過份敏感了。

 

排斥國內人底因

 

港人排斥國內來客主要原因不是因為他們「出手闊綽,買LV和黃金,就如同買白菜」,更不是因為受不了「曾經的窮親戚跑到自家門口擺闊」,而是太多的國內遊客和國內人來港侵佔了港人的日常生活資源,引起生活上的不便和房價物價的上升,損害了港人利益,亦因為部份國內遊客不入鄉隨俗,不尊重港人的感受,隨意做出不檢點的行為,更因為在港的國內人(遊客、公務及商務人員以至港漂)是中央的化身,小部份非中國化及有港獨傾向的港人將對中央/中共的仇恨/不滿投射到在香港碰到的一切國內人身上,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嫩,是貧是富。

 

李嘉誠與馬雲的河東河西

 

李嘉誠十多年以前是港人「奮鬥榜樣」,備受尊崇,現在被形容為「擋路者」,不是因為「在無望的社會中」,而是因為在大部份港人眼中,李嘉誠家族所控制的公司代表著香港首屈一指的地產霸權,壟斷了許多行業,為富不仁。香港空前地貧富懸殊,仇富之忿充斥在社會每一角落,李家成為怨氣袋的表表者。李家旗下公司所作所為,未必出自李嘉誠的主意,但作為李家一家之長及李家旗下公司的最高掌舵人,李嘉誠就從此變成「擋路者」,這是很自然的變化,用不著「30年河東,30年河西」,10年河東,10年河西,足矣!

 

「在傳統上一直有著為富者必不仁思想的大陸」,自從推行鄧小平主導的經濟開放,30多年來在經濟層面(甚至某種程度在政治層面)上產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國民的價值觀亦因此起了很大的變化,愈來愈向前看、向錢看,在這種氛圍下,現在國內人將馬雲「奉為了新一代白手起家的創業導師」,是自然不過的事。那真箇是「30年河東,30年河西」了。

 

說國內人向前看、向錢看沒有貶意,前者代表著夢、理想和前瞻,後者代表著庸俗,但兩者都蘊藏著奮鬥、進取和進步的動力。反觀港人,普通缺乏向前看的價值觀和能力,祇有小部份人仍保留真正的向錢看的價值觀,真正的向錢看,需要奉行者付出重大代價(包括辛勞,必要時拋掉道德的遮羞布),不肯付出,是能說不能做,不是真的向錢看的奉行者。港人遠遜國內人,不言而喻。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