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自決 說易行難

近日經常聽到人說要命運自決,其實誰不想命運自決?問題是如何才能真正做到命運自決。在現實世界,大部分人都受到時空的局限,故很多時都事與願違,唯有以時也命也來安慰自己。宿命論由是而生。
 
人與其他生物最不同的地方是有強烈的自我意識,每個人都有獨自的意志,對自己的將來會有期盼,希望做到命運自決。
 
然而,這只是主觀願望,人要真正掌控自己的命運絕不容易。你可以在中學時期就決定要做一個醫生,但如果你連大學都考不上,自決了也沒有用。早前,醫管局就發現有人穿白袍到轄下的醫院巡房,為病人看病;但這個人根本不是醫生,只是一個自決做醫生的人,結果他的命運並非由他自決,而是受到法律的制裁,可能要被迫送進監獄。
 
現實是人從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起,就有很多事情是不可以由自己決定的。是你決定要來到這個世界的嗎?當然不是!你是被生出來的,不由你作主。你亦沒法決定在甚麼年代出生,在甚麼地方出生,以及出生在一個甚麼樣的家庭裏。
 
你出生在21世紀的香港,才可以上網打機、上街遊行;但如果你生活在石器時代,你只好跟隨部族維生,沒有多少自主空間。即使同樣出生在香港,也視乎你出生在一個怎樣的家庭裏。父母有能力替你買樓的,與要靠自己儲錢買樓的,就會有不一樣的生活。這又豈是個人自己可以決定的?
 
此外,人一出世,就背著一副臭皮囊,受制於「食色性也」。除了少數發達國家之外,世上有很多人,終其一生,大部分精力都得花在覓食求生與結婚生子上,根本沒有閒情關注其他事情,談不上命運自決,他們根本沒有選擇。
 
因此,對很多人來說,他們會先努力去解決經濟問題;搵到錢之後,才有財政上的自由,才有更多的選擇。所以我們不要批評香港人市儈,只曉得掛住搵錢。他們其實只不過在爭取命運自決吧了。
 
不過,即使一個人解決了財政問題之後,人仍然無法完全自主。按照德國哲學家叔本華的說法,一個人除了有個人意志,還背負著種族意志。那就是要我們不斷生育,繁衍後代,令DNA可以永生。
 
種族意志靠性慾落實。所以人在性慾高漲的時候會不能自已,因為這個時候祖先的靈魂上身,人會一時之間失去自我意識,不由理性所控制。此之所以,英雄難過美人關;多少英雄豪傑,皆因一時欲望失控,而走上了厄運。連馬克思也慨嘆,「革命者的褲襠裏,一樣長有生殖器官。」這個肩負種族意志的器官,一向都主宰著人類的命運。個人要命運自決,實不容易。
(轉載自2015年7月9日am730C觀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