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不爭,知不易,行更難(2)

為了有效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爭取有關議案和撥款(如需要)在立法會中順利通過是必須的。為此,特首首先要擺平立法會內的泛民議員。擺平的方法不外兩途:達成共識,充份合作;將泛民議員剷出立法會,最低限度剷除泛民議員的否決權。

 

618日泛民議員集體綑綁否決了政改方案證明,泛民議員是立定心腸與中央及以梁振英為首的現屆特區政府對著幹的,他們亦不以全體市民的利益、香港的長遠利益和國家利益為念,達成共識合作的出路,想也不用想。剩下的祇有第二途。這途不是處於政府的行政權力範圍之內,特首無能為力,得倚靠建制派政黨及其立法會議席候選人在立法會內的力量,以及廣大市民的選票。

 

我原本贊成保留泛民在議會的反對派角色,甚至不介意讓他們在議會擁有否決權,以便作出對當權建制派的適當制衡。但回歸十多年來,泛民在議會幾乎甚麼都政治化,逢中必反,阻撓政府合理地施政,更阻撓中港經濟的順利融合,最終導致香港經濟的嚴重邊緣化和退步滯後。更要命的是,泛民議員和他們的支持者不斷挑釁大陸,經常讓大陸很不舒服,長此下去,恐怕一國兩制早晚會變成一國一制,而香港的高度自治,不走向「改土歸流」,是為異數。明顯地,泛民議員不斷濫用了反對派角色的力量,特別是濫用了自己的關鍵性否決權,他們反對派應有的積極和正面作用已走向反面,既然如此,不如請他們離開議會。

 

要將泛民議員逐出立法會,必須在2016年的議席選舉中狠狠地挫敗泛民的議席候選人。要成功做到,除了靠建制派政黨及其議席候選人的努力和爭氣外,更要依靠廣大選民手中的選票。為達這個目標,建制派和一切不認同泛民禍港行徑的有識之士必須由今日起就透過各種方式,大力告訴全體市民泛民的種種不是,令他們明白港人應該:在現階段放棄爭取民主(要爭,亦必須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及香港基本法的框架和限制下作適切的爭取),專注於自己的強項,致力於經濟發展;身心都要回歸中國,接受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執政黨這個事實,不要在政治上挑戰中國(中央絕不會推行「國際標準」的民主改革以順應香港民情,港人如不懂讓步,矛盾自會加劇,而矛盾對決,不免是強勝弱敗);年輕一代更要熟悉國情及擁有愛國愛民族之心;在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中,以手中的選票叮走逄中必反或死保激進泛民的議員候選人,讓泛民議員喪失立法會中否決權,以便特區政府日後可以順利施政及有足夠的強勢遏制泛民激進派及民間對大陸的挑釁。

 

曾鈺成警告,要剷除泛民(在議會的勢力/阻力)是艱難的。當然艱難,但泛民這麼多年的倒行逆施,特別是佔中和逆主流民意為著私利否決政改方案兩役,很多以前支持他們的市民已逐漸覺醒,過去多年的黃金比例(支持泛民6成,支持建制4成)可能已產生根本性變化。事在人為,要剷除泛民在立法會中的否決權(將他們現時的28個議席減至23個),盡管艱難,大有機會做到。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