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264)

無為而治下的業務擴充和收縮

(原文發表於2008104)

 

中原地產主席施永青早前宣佈,董事局日前已通過向內地業務注資1億元,若不夠會再加;另外,以往各區區域主管擁有開舖自主權,今後會由中央收回(中、港兩地同時執行),避免盲目擴張和收縮規模;以後蝕本的區域,區域主管要通知上級,並且不能增開分行,蝕本的分行亦不能續租舖位。

 

過往十餘年沒密切留意中原地產舉動的朋友,可能沒注意到,施永青的上述行動表明他已開始大幅修過去一貫奉行的無為而治式擴充和收縮政策:將開設和收縮分行的權力下放到區域主管。

 

每談到他的無為而治或業務拓展,施先生過去總愛說:「中原的分區主管,向來有權自己決定他們區內的分行數量。他們有信心有能力的話,我多多都讓他們開。如果他們有顧慮,不敢太進取,我就不傾向迫他們開。他們站得比我前,掌握的市場資訊應比我多,正確的決定應由掌握較多資訊的人作出,在一個區內是否有條件再多開幾間分行,由該區的區域主管作出決定應比我恰當,因此我樂得袖手旁觀。」(1)

 

站得前及掌握較多市場資訊,不等於擁有良好的分析能力、判斷能力和決定能力;位居區域主管,亦不等於擁有良好的分析能力、判斷能力和決定能力。缺乏這些能力的人,無論站得多前及掌握多少市場資訊,可以作出正確決定的,絕無僅有。區域主管可以作出較施先生更正確更恰當的決定,祇有在一種情況下才會成立,那就是施先生在分析、判斷和決定諸般能力,都遜於或等於有關區域主管。「多多都讓他們(區域主管)開」,那就是施先生授權區域主管無限量開分行。可以無限量開分行,是極大的權,通常老闆才有,施先生居然讓能力不見得高和級別不算高的區域主管擁有,是否恰當,大家想想罷。這樣粗疏勇猛的授權,歷時這麼久,大規模的盲目擴充和大幅收縮最低限度各二次,中原居然沒被毁掉,中原股東和員工運氣之佳,實屬罕見。

 

施先生擴充業務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不審時度勢,不講求前瞻預見,一旦啟動拓展業務的機器,就要擴張到出現虧損才收手。這種策略,他提過許多次,最近一次見諸快週刊485期(200711月尾至12月初出版)。施先生說:

 

「進軍內地市場我冇計劃,我唔信計劃,計劃係狂妄自大的結果,佢哋以為有得計劃,呢個世界邊有得計劃!」

 

「分行亂咁開,開到蝕本為止,我好簡單,邊度有錢賺有人才,我咪開囉,有錢賺就繼續開,因為證明有料到!」

 

「我做嘢唔追求卓越。」

 

「曾有下屬認為內地市場可能會出現危機,建議及早收掣。我同佢講,有得食仲收掣,不如食飽啲,積多啲脂肪,咁過冬時都捱耐啲,有得食都唔食喎,收定掣,邊有咁蠢?有得食梗係搏命食啦,使唔使研究有乜危機喎?我話有危機唔使食呀?」

 

『所謂危機管理,全是浪費資源,最佳的管理就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冇胃痛就唔好食胃藥!」』

 

不講求計劃和洞察先機(講求才可以進退有度、攻守有方和趨吉避凶),祇是胡亂將開舖權授與能力參差不齊的中級管理層,一味盲目擴張,直至出現虧損,而且通常是嚴重虧損才止步,這是那門子的管理!盲目擴充是高風險行動,冒高風險,還蔑視風險管理,這還算懂管理嗎?在商業史上不懂做好風險管理的巨無霸最終灰飛煙滅不知凡幾!稱霸世界金融界垂二十餘年的華爾街投資大行最近紛紛走上末日窮途,就是觸目驚心的新案例!

 

眼見施先生玩火忘形,我這個中原在野股東忍不住於1997729日(在亞洲金融風暴爆發之前)寫信給他:

 

「中原現今已是地產代理界的巨無霸,繼續高速地擴展分行網絡風險愈來愈高,而在中原現行的報酬制度下,擴展的最大得益者是管理高層,他們自有其誘因主張大事擴張,我是反對這樣拓展的;

 

未來兩年,與其透過量(分行)去增加利潤,不如透過質(加強管理,加強員工質素),透過後者是不大犯本的。」

 

97樓市泡沫爆破後,得悉施先生仍打算保持不少於300間分行及縱容區域經理行使關舖的否決權,我於19971222日再寫信給他:

 

「七月廿九日我曾寫信給你,表達了一點對中原拓展的意見。我素來反對中原過度擴展分行,並認為花無百日好,將中原發展到巨無霸的規模是相當危險的。

 

本月初,我從報章得悉中原未來將盡力保持不少於三百間分行。我不知道報章的報導有否失實,如果沒有,我希望再表達不同意見。

 

當前地產代理業的處境糟透了,可能比82年還要壞。我不認為這處境在98年會顯著改善。中原在未來一年應因勢利導地收縮,以保持元氣,渡過難關,實不必囿於三百間分行。

 

十二月十八日,經濟日報報導你打算關閉部分不賺錢的分行,但決定權會交給分區經理。目前部分分區經理仍未接受現實,但你相信市場會告訴他們正確方向。如果上述報導屬實,我亦要表示另類意見。公司最高領導人最要緊的就是領航,並制止嚴重錯誤,在困難時候更要如此,因為時間有限,金錢有限。知之而不行使權力去制止下屬犯錯,反而要借助市場(實質是重大金錢及士氣的代價)去糾正他們,這不是一種對下屬,更不是對股東負責的態度。萬一限於領悟力或情意結,該等分區經理無視市場教訓而一意孤行,你是否仍放任如故?民主、權力下放及無為而治是不該這樣去體現的!」

 

20041月初,香港樓市才復甦幾個月,中原地產的子公司利嘉閣就揚言在三年內將分行由50間擴充到150間,中原則聲稱要在一年內將分行由172間拓展到272間,我馬上秉筆直書:

 

「早前利嘉閣揚言要在未來三年多開一百間分行,平均每年多開33間。另方面,當美聯揚言在未來一年多開一百間分行,中原亦揚言奉陪。我知施先生最近極度看好香港的地產市道,但我要潑一點冷水,香港地產市道仍有許多隱憂,最近的好市,很可能只是個大陽春,過度擴展的政策很易陷公司於險境,小心為上。」

 

施先生對我的去信,答得客客氣氣,但行動照舊,出現的結果是:

 

 

     1996年至1997年兩年極度擴充,分行多達320間。樓市泡沫爆破後,中原地產被逼大幅減舖,到2003年底,剩下的分行不外172間;

 

     2004年初起,中原又走上擴充之路,到2006年年底,中原分行由172間增加到280間。盡管2007年樓市大旺,但由於早前過分擴充,中原期間不但不敢再增分行,反而將分行數目減至2007年年底的245間及20088月的239間;

 

      四、五年前,中原在內地的員工僅約4,500人,但迄今已膨脹至1.7萬人。要收縮,不知要裁多少人及關閉多少分行才好;過度擴充,一旦樓市放緩,自會面臨虧損。8月時,中原(中國)已向股東集資1億,虧損若延續或惡化,不知何時何數才可填滿這個無底洞;

 

      利嘉閣由2004年初的50間分行,擴充至2006年年底的150間,即使2007年樓市很旺,它已不敢擴充,反而開始減舖。到20088月,剩下分行不足110間。

 

盲目擴充,然後瘋狂收縮,一來一回不知浪費了多少人力物力,不知為股東帶來多大的虧損!施先生常說有的人「死好命」,無德無能卻能享有厚薪高位,其實施先生才好運氣(2)到無以復加,經歷多次盲目擴充,中原迄今仍未像華爾街投資大行般倒下。但運氣這東西很難捉摸和掌握,而且不常有,施先生能在金融海嘯席捲天下前一改前非,是明智的,值得一讚。

 

希望他的改變,是逐步廢除「無為而治」的前奏,而非怯於金融海嘯的權宜和偶然的神來之筆。

 

註:

 

(1)      見中原網頁《C觀點》20001023「代理又話要鬥開分行」。

 

(2)     施先生素來以語不驚人死不休及反傳統管理引人注目。但傳統管理原則和理論,有許多是顛樸不破的真理,施先生挑戰這些真理以標奇立異,不僅不能彰顯他的「真知灼見」,反暴露了他某些無知。但有幸生活在香港這樣一個日趨反智的社會,施先生的許多似是而非的看法和無知,不光沒令他備受抨擊和嘲笑,反受到不少更無知和跟紅頂白市民(包括地產代理界人)所歌頌和膜拜,施先生因此取得不應得到的光環,這是施先生最好的運氣。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