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253)

台灣總統選舉仍存變數

(原文發表於2008116)

 

台灣第七屆立委選舉,泛藍與泛綠取得的議席,是8627,泛藍大勝;泛藍當中,國民黨佔81席,即立院總席數113席的百分之七十一強,因此,說國民黨狂勝民進黨,毫不為過。

 

台灣選民的抉擇,明顯是對陳水扁政府過去八年大事操作台獨議題及推行去中國化政策的否定,是對民進黨祇管操控政治而妄顧經濟、社會的作為的否定,更是對第一家庭成員多人〈包括總統本人、第一夫人、女婿、襯家〉牽涉貪腐的否定。

 

陳水扁及民進黨的施政無能、貪瀆腐敗由來已久,令台灣人民日子一日苦過一日。換了在別的地方,民進黨和陳水扁早就被趕下台了,但在台灣,人民欲一次又一次地放過他們:四年前的總統選舉,任何明眼人都知道二顆子彈事件是陳水扁自編自導、意圖在選舉劣勢下翻盤的一個苦肉計陰謀,台灣人民居然讓陳水扁連任;年餘前的台北及高雄兩市市長選舉,儘管當時陳水扁家族及民進黨要人貪腐案已臭不可聞,台灣人民依然大力支持民進黨,致使國民黨市長候選人在老根據地台北小勝,在高雄落敗。

 

今次立委選舉,看來台灣人民對陳水扁政府的倒行逆施,是反感到了極點,才有一反過往對陳水扁及民進黨溺愛、縱容的傳統,大力支持國民黨。

 

還有不到七十天,台灣就舉行總統選舉了。絕大部份局外人都從今次立委選舉結果中得到一個結論:「國民黨的馬英九一定當選!」少部份人則持鐘擺理論,認為泛藍既然在立委選舉中勝得這般徹底,居然奪得立院四分之三的議席,不但有權通過或阻撓任何議案,甚至有權罷免總統,如果連總統一職亦為國民黨人所奪,則台灣就絕對是一黨獨大,這樣的局面不會受台灣人民所喜。基於平衡,儘管對民進黨的倒行逆施十分反感,但在總統選舉時,台灣人會將選票投向民進黨候選人,以冀選出一個民進黨的總統,防止國民黨全面控制台灣政壇。

 

在別的地方,這種鐘擺理論大抵不會有市場。第一、選總統,人們更講求候選人的政綱和施政〈亦可說治理〉能力,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謝長廷,過往長期身居民進黨最高層核心分子之一,歷任高雄市長及行政院長要職,陳水扁政府及民進黨的失誤,他有密切的關係,不是他認同、參與〈同流合污也〉,就是他縱容。台灣人民既然對過去八年陳水扁及其民進黨政府的政綱和施政能力信心盡失,憑甚麼你認為他們對民進黨陳〈水扁〉謝〈長廷〉並稱的「謝」另眼相看?第二、人們不會輕率對一個政黨或其總統候選人下結論,但若經過長時間〈差不多整整八年〉的觀察,發覺有關在任 (民進黨) 總統及民進黨屢犯錯誤而人民屢給機會仍變本加厲,人民痛定思痛地於重要性僅次於總統大選的立院選舉中對民進黨說不,憑甚麼你認為在相隔不到七十天,台灣人民就因為所謂要平衡權力,就斷然由劇烈的否定轉到肯定?第三、過往八年,民進黨政治掛帥,去中國化走火入魔﹝為去蔣〈蔣介石及蔣經國〉而無聊地拆去大中至正的匾額和將慈湖兩蔣陵寢的憲兵撒崗﹞,對於人民的生計,則置若妄聞,弄到老百姓的生活日差一日。大多數人民在立院選舉中用選票來懲罰民進黨,求變之心昭然若揭!求甚麼變呢?當然是經濟掛帥,起碼是政經並重;求未來總統不再口水多過茶,而是坐言起行,展示良好的施政能力;求未來總統改善兩岸關係,為台灣的經濟謀求更佳出路。在求變的前提下,你認為台灣人民會接受換湯不換藥的謝長廷,而捨棄有機會啟動變化的馬英九嗎?

 

看了我上面的分析,大家可能認為我反對鐘擺理論,認定馬英九當選總統的機會高於一切。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大家請留意我認為鐘擺理論不會有市場的前提:「在別的地方」,換而言之,在台灣可能有市場。我以前說過,「台灣人素質一般相當低,選總統不看施政能力和品德人格,不按牌理出章,現在看來,他們還普遍以本土意識分界,十分偏激盲目,南部人尤其如此。政府貪瀆無能,在世界任何一個政治生態成熟的地方,政府早就垮台,但台灣卻是完全例外,近半台灣人對之竟依舊狂熱支持不誤。」我以前這樣看台灣人,現在仍是這樣看,他們今次於立法院選舉對民進黨的否定,很可能祇是一時反常,骨子裡仍是依舊選總統不看施政能力和品德人格,普遍以本土意識分界,偏激盲目,不按牌理出章。既然如此,於選舉總統時,台灣民眾就有機會恢復常態,再度擁抱民進黨謝長廷而捨棄國民黨的馬英九,這是台灣總統大選吊詭及存在變數的地方!

 

為中、台、港兩岸三地人民的福祉,我們唯有祈禱,期望台灣人民於總統大選時能秉承立院選舉的反常 (在其他政治生態成熟的地方,這其實是正常!),這樣,在馬英九及國民黨由今日起不犯大錯及沒被對手揭發以前犯有大錯的情況下,馬英九才有十足把握身登大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