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工作」,柔勝剛,德理勝說教

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在今年《工作報告》高調提到「青年工作」,要求港澳委員透過多種方式加強與青少年溝通交流。觀乎佔中運動及反水貨反自由行的示威,年輕人成為運動及示威的主力,與中央和特區政府對著幹,「青年工作」是需要的。但做這個工作,要注意四方面:

 

1.       溝通要有效,得講究方法。與青少年溝通,適宜以柔制剛,以德以理服人。過份強調從上而下灌輸愛國愛港的民族意識,容不下青少年的不同意見,很可能激發年輕一輩的反叛,將他們逼到對立的位置,效果會適得其反;

 

2.       教育青少年了解國家歷史、制度和國情是對的,應該的。但教育要講技巧,切忌說教式地鼓吹愛國愛港,一向政治冷感的年輕人不受這一套,平實客觀地介紹中國歷史、制度和國情反易奏效;

 

3.       從佔中學生和青年的言行去看,現今的青年人不僅追求物質,更追求非物質價值。與他們溝通,不可僅動之以物質之利,還要高談精神層次的追求和滿足;

 

4.       青年的性格和價值觀已經大抵定型,要改變之難度極大,事倍功半。既然如此,不如將更大更多的資源和精力放在少年一輩身上,他們的可塑性畢竟高許多。更何況,較諸青年,少年更配稱國家/社會未來主人翁。

 

泛民怪得誰

 

行政長官梁振英32日赴京開會前,正式公布楊偉雄獲委任為「創新及科技顧問」、行政會議成員及把「創新及科技督導委員會」改組為「創新及科技諮詢委員會」的主席;這種破天荒的「三料任命」,引起泛民議員普遍的反感,他們認為楊的任命安排繞過立法會,做法十分不恰當,梁家傑乾脆批評梁振英「無規無矩」。

 

要成立創新及科技局是梁振英上任後的夙願之一,他本來就要構建五司十四局,但由於泛民屢屢用「拉布」的方式阻撓,梁上任二年有多,仍未能一嘗所願。

 

但你有張良計,他有過牆梯,梁振英終於想出絕橋,透過三料委任變相成立創新及科技局及委任該局局長。較正式成立該局更對梁振英政府有利的是,楊不是問責局長,毋須事事受立法會掣肘,委員會工作更毋須事事向立法會交代,擁有的特權和地位,卻較局長更多和更大。

 

泛民議員的不滿,可以理解,但梁的怪招,是泛民議員逼出來的,泛民議員怪得誰!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