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228)

胡錦濤講話意何所指?

(原文發表於2007723)

 

六月初,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強調香港的高度自治權不是香港固有的,而是由中央授予,並指香港處於國家的完全主權之下。

 

吳邦國指出:「中央授予香港特別行政區多少權,特別行政區就有多少權,沒有明確的,根據<<基本法>>第二十條的規定,中央還可以授予,不存在所謂的剩餘問題。」對於有人提出香港政治體制要搞三權分立,吳邦國強調,香港政治體制的最大特點是行政主導,他並引用前國家領導人鄧小平的說話反駁,香港的制度不能完全西化,照搬西方的一套,如果照搬,比如搞三權分立,搞英美的議會制度,並以此來判斷是否民主,恐怕不適宜。

 

吳邦國言論發表後,香港議論紛紛,大家都想解讀其含意。有人認為吳邦國所提出的,過往中央已表過態,並非新事物;有人認為這是他個人的意見,毋需過分重視;有人認為反映北京憂慮香港成為獨立政治實體,但並非針對具體事件 (例如公民黨梁家傑參選行政長官時主張主要官員毋須中央政府任命);更有人認為中央要收權。

 

七月一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會主席胡錦濤在慶祝香港回歸袓國十周年大會暨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三屆政府就職典禮上發表講話 (見原文),全文於翌日隨即以單行本全國公開發行,顯示講話異常重要。香港傳媒到那時候依然沒有重視胡錦濤的講話,報導時祇節錄部份講話。

 

胡的講話,要害在「四個堅持」,特別是前三個。第一個堅持指出,『「一國兩制」是完整的概念。「一國」是「兩制」的前提,沒有「一國」就沒有「兩制」。「一國」和「兩制」不能相互割裂,更不能相互對立。「一國」就是要維護中央依法享有的權力,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安全。「兩制」就是要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享有的高度自治權,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施政。』要維護中央依法享有的權力,是哪些權力?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第一部份說明香港特首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政府任命 (行政長官轄下的主要官員,由行政長官提名,亦由中央政府任命)。第二部份則規定特首的產生辦法乃根據香港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第一部份讓中央政府對選擇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有否決權,第二部份讓中央政府可透過對提名委員會某些人士所具的影響,去挑選心目中的理想人選。基本法第十二條說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權,但「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香港在中央授權以外,還得聽中央政府的。第一個堅持還提到要「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安全」,胡錦濤無形中提醒港人不可再有直接或間接支持台獨的言論或行動,不可裏通外國攻擊中央及香港特區政府,更不可反對第23條立法。香港人過往每每強調「兩制」,胡錦濤現在明確提醒港人,還有「一國」,「一國」是「兩制」的前提,不能相互割裂,更不能相互對立。

 

第二個堅持,是要香港人嚴格按照<<基本法>>辦事,第一個堅持所提及的兩個「維護」就是基本法的一部份,自然要按規辦事。基本法還規定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得「根據香港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最終在五十年內達至,既如此,港人就不應忘記上述原則急於求成。這就是胡錦濤所言「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關於香港政治體制的規定,符合香港的實際情況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地位。只要我們遵循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有關規定,就一定能夠推動香港政治體制循序漸進地向前發展」的弦外之音。

 

第三個堅持,是要港人「集中精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是香港最重要的主題,也是廣大香港同胞的共同心願。只有經濟不斷發展,民生才能不斷改善,社會才能保持穩定,適合香港實際情況的民主制度也才能順利發展」。胡錦濤無形中提醒港人,在目前形勢來說,最當務之急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政制改革 (雙普選) 是尤為其次,不要本末倒置。

 

吳邦國發言於前,胡錦濤講話於後,如果仍然認為別無新意,我不認同。同樣一番話,在不同時間再強調,就可能另有深意。過往年餘,胡溫不斷鼓吹和諧社會,在這種背景下,公民黨主張主要官員毋須中央政府任命,泛民主派全力催谷雙普選於2012年實施,曾蔭權誇下海口在任內推出解決雙普選的終極方案,政改形勢有失控之勢,中央看在眼裡,憂在心裡 (憂甚麼,可參閱20051231<<中央有口難言>>),才會出現第一、二號人物出面一錘定音。吳胡講話,可視為中央對政改所定下的底線。

 

吳胡的講話,會有甚麼影響?個人認為最低限度會催生下述可能變化:

 

1.       香港絕大部份市民都很現實 (說務實亦無不可),本就民生為首,民主為次,聽了胡主席一番肺腑之言,當會更加致力 (或催促特區政府致力) 於發展經濟,並自動自覺減少對泛民主派雙普選訴求的支持,減少對政府的施壓;

 

2.       立法會內的建制派和中間派會心領神會地更堅持普選應按香港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原則推行,為中央保駕護航。立法會內循功能組別當選的,普遍害怕直選,間選才可以保障他們的既得利益。既有機會奉旨保持權位,何樂而不為!可以預期,為公為私,他們都會致力於拖延普選的推行;

 

3.       立法會內的泛民主派議員不是一塊鐵板,識時務者隨時會變成動搖分子,在政改取態方面叛離泛民主派主流;

 

4.       泛民主派主流在選民不死力支持和在不可改變的政治現實下,不免出現更大的妥協性;

 

5.       曾特首會放下要當普選英雄、名垂青史的可能念頭,放下急於任內搞出一個沒能充份反映中央意願的終極方案,確保與中央保持一致。

 

吳胡講話,會不會引起香港市民的反感?我看不會,縱使會,恐怕亦為時甚短。吳胡的講話,是經過深思熟慮計算的,早就算到利多弊少,所以才豁出去。

 

查良鏞認為在中國內地全面實施普選前,香港不會有普選。我倒沒有這般悲觀,但絕對同意普選不可能一蹴而就,還有許多波折崎嶇,香港若能在2022年或以前全面實施雙普選,當是意外之喜。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