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聯、泛民頭頭應精讀毛著

為了延續佔領運動,學聯及「支援學界全民抗命聯合陣線」(下稱“支聯線”)發起兩項不合作運動,分別是將稅款拆散繳交的「抗稅行動」,以及月底才繳交公屋租金。他們認為,拆散稅款繳交可以增加稅局的行政開支,月底才繳交公屋租金則減少房委會利息收入和現金流,從而向特區政府施壓,目的是貫徹爭取真普選。

 

學聯及支聯線的兩項不合作運動,令人啼笑皆非。增加稅局的行政開支和減少房委會利息收入和現金流,損失最終還不是由全體納稅人買單?對特區政府有甚麼壓力!納稅市民有功無過,學聯與他們有仇嗎,為甚麼仍要進一步拖累他們?學聯及支聯線沒有說明的,是兩項不合作運動還苦了稅局和房委會的前線工作人員,他們是無辜的呀。

 

再說,你有張良計,稅局和房委會亦有過牆梯。稅的繳交有數目和日期的限制,拆散繳交意味著每次繳款不足及過期,數目不足,稅局可以將之打道回府,過期可以罰款;公屋租金理應在月初繳付,月底才付,房委會可以對遲交作處分,屢次警告仍遲交,房委會可以以違約為由將租約取消,那公屋租約這個超級筍盤及福利就此一命告終,支持不合作運動的公屋租戶可願意付上這個代價?!

 

旺角有大批「鳩嗚(購物團)」市民122日晚聚集在西洋菜街南一間服裝店,以購物為名在店內滋擾,期間部份人阻止店員落閘,至警方出面勸喻,店員才得以落閘關門。類似的「鳩嗚」滋擾,自旺角佔領區被清場後就無日無之,示威學生及青年美其名為浮動佔領,論擾民害民其實較佔領交通幹道更霸道,店舖商戶怕了他們,寧願虧本,落閘關舖不做生意,「鳩嗚」人士竟硬不肯讓商戶關舖。這等行徑,較黑社會更惡。

 

本身是法律學者的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指出,這些事件可能造成民事滋擾及違反公安條例,因為那是在別人不情願情況下結集群眾進店騷擾喧嘩。

 

梁美芬基本上說對,美中不足是太客氣。那些事件不是可能造成及違反,而是事實上已造成民事滋擾及違反公安條例!

 

無論是「抗稅行動」、遲繳公屋租金還是「鳩嗚」,都是損人不利己、濫傷無辜、與廣大市民為敵,但傷不了政府一根毫毛,完全無助於爭取民主。相反地,將廣大、中立的市民(包括公務員)都趕到特區政府及中央那邊。更要命的,他們違法的挑釁,可能招致政府對他們嚴厲的還擊,他們卻還手乏力,而且欠缺同情。

 

對於學聯及示威青年上述行動,特區政府有關高層會怎看?表面上他們大力反對,但內心卻可能竊喜不已。毛澤東說:「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既然梁振英等高官擁護學聯等人進行上述行動,學聯等人是否應該反對(即停止)自己上述行動?

 

雙學、泛民與香港建制派及其背後的中央為敵,但完全不了解對手,不知彼又不知己,能勝簡直是天方夜譚。看來它們的頭頭應該精讀毛澤東著作。毛澤東是中共開山鼻祖,現時中國黨政軍的高層領導人都是毛的徒子徒孫,他們行事的謀略、手法和作風都師承他。甚麼「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團結大多數,打擊一小撮」,「得民心者得天下」,「攻其必救」都見諸毛著(盡管有的名言不是毛的原創,但他運用得出神入化倒是不爭的事實),毛精闢而實用的名言多不勝數。雙學、泛民祇要弄通毛著十之二、三,和香港建制派(及背後的中央)過招,就不會那麼相形見絀,最低限度不會犯那麼多幼稚錯誤。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