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199)

 角色僅止於聆聽及服從民意?

 (原文發表於20061221)

政府1216日拆卸中環天星碼頭鐘樓後,立法會於1218日繼續討論保留天星碼頭及鐘樓,議員最關心的,是拆卸後的碼頭如何處置。當議員得知政府已將鐘樓殘骸送往堆填區時,都紛紛提出批評,認為政府對重建鐘樓沒有誠意。除爭取保留舊天星碼頭及鐘樓外,議員並要求保留將於月內清拆的皇后碼頭。

我不清楚議員所謂保留兩個碼頭的真正含意,是保留兩個舊碼頭的建築物,還是保留現有整個碼頭原貌 (即現有建築物及周邊的海水?按理,議員應指後者。如果我的理解離事實不遠,問題就大了,議員們是變相要求廢除開始施工的中區海旁規劃,廢除填海!

保留兩個碼頭,對打倒昨日之我,不惜一切迎合民意以攫取政治資本的議員們來說,是異常重要的,但從香港整體利益去看,它們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揭開香港現時經濟一片繁榮景象的外衣,我們要面對不知多少隱藏問題和危機,舉其犖犖大者:

1.       香港營商成本很高,競爭力大減,該如何經濟轉型?

2.       香港經濟支柱之一的物流業,已優勢漸失,再不想出辦法,很快就會讓內地(特別是廣東)的港口和機場超越;

3.       受到內地經濟開放的影響,78年至97年是香港工業北移時期,近百萬香港工人被逼轉行或失業,轉移到低檔服務業後,這些工人20年來的收入,不加反減,現時廣大的白領亦開始被波及,工人過去的遭遇很可能就是他們的未來;

4.       中港融合是不可逆轉的大趨勢,但具體該如何融合,特別是該如何與廣東融合,是一個很大課題;

5.       貧富懸殊愈來愈嚴重,潛伏著社會不安定的因素;

6.       政制改革的進度,落後於大多數市民的期望;

7.       行政與立法,長時間處於對立,嚴重地妨礙著香港施政的暢通; 

8.       香港的人才供應,普遍落後於形勢的發展,長遠解決端賴教育,但教改迄今仍是荊棘滿途。

這麼多嚴峻問題,議員何不將旺盛的精力放在思考解決之道?豈不更有益有建設性?!

當市民與政府產生對立,而政府的處理又不無道理,議員們是否該發揮橋樑作用,將對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反之,為著迎合部份民意及爭取未來選票,就唯恐天下不亂地亂說亂動,於議事殿堂唇槍舌劍之餘,還要於1224日在天星碼頭搞燭光集會,公然誘導公眾進一步發洩不滿,這般作為,有助香港經濟的繁榮安定和社會和諧嗎?

這個年頭,甚麼都講民意,議員、特首與政府都爭先恐後地聽取民意,討好民意。民意不可以不聽,但又不可盡聽,民意有時是盲目的,聽而從之,惡果甚至千古罵名閣下自理。特首及政府,名雖公僕,實是領導,要看到普通市民所看不到的,要帶領他們領悟、認同和支持每一項符合香港整體及長遠利益的政策。議員雖非選民的領導,但總是選民的代表,同樣有責任為選民爭取整體和長遠利益。市民的意見當然要聽,但聽後要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棄之改之,這才是一個稱職的議員、特首和政府。

曾特首標榜自己強政勵治,但我們所看到的是,凡市民強烈反對的,不管對錯,他就不做;凡較多議員強烈反對的,不管對錯,他亦不做。反之,凡市民或較多議員強烈贊成的,不管對錯,他總是盡量迎合 (反對或贊成,如果有違中央意願,當然是例外)。對市民的反對或贊成,議員們的做法與特首如出一轍。

這樣沒有原則、膽色和氣魄的特首和議員,我不相信他們可帶領香港走出困境,進而更上一層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