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皮書》是給港人的罰酒(6)

不飲敬酒,就請喝罰酒

 

中央前述善意和努力,沒有爭取到港人的善意回應,相反地港人報之以怨。如何報之以怨?舉其犖犖大者:

 

1.          回歸之後,部份香港市民不接受國家對香港的主權和治權,走上日益激進的抗爭道路;更有甚者,羞辱內地遊客,甚至揮舞龍獅旗;去年12月底4名港人手持港英旗闖入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挑釁解放軍。他們雖然祇是少數,不足以成事卻敗事有餘。在中央眼中這些舉動反映香港社會以本土為中心,對中央不信任甚至敵視;

 

2.          近些年來,香港社會深層次矛盾日益尖銳,立法會內的泛民政黨處處為難,特區政府管治舉步維艱,圍繞2017年特首普選問題而引發的各種爭議和衝突,不僅阻礙了香港的經濟和民生,更影響香港與內地的正常交往和發展;激進反對派挾持民意藉「佔領中環」逐步升級的行動,有令香港的政治生態陷入亂局之嫌;

 

3.          泛民政黨幾乎是逢中必反,特別是李柱銘及劉慧卿,過往多年,每愛跑到美國、英國與美、英權貴握手言歡,並大放攻擊中、港政府的厥辭;2003年劉慧卿在出席台灣「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研討會時,發表了支持「台獨」的言論;過去年餘,特首普選議題有國際化的趨勢,今年4月初,李柱銘及陳方安生高調訪美,並與美國副總統拜登會面,談及北京企圖控制特首選舉、「一國兩制」已遭削弱等問題。《紐約時報》也配合發表社評,稱香港特首普選及新聞自由受到威脅;5月初,美國助理國務卿拉塞爾訪港,邀請香港泛民黨魁及新聞界高層會晤,商談香港政改問題。泛民承認向拉塞爾爭取支持他們的政改方案,並稱「國際社會有權對政改發表意見」,配合外國勢力搶奪香港政改話語權。美國駐港總領事夏千福與英國駐港總領事吳若蘭更異常活躍,密晤泛民,並頻繁落區,高調撐「香港要有真普選,港人必須有真正選擇、無政治篩選才是真普選」,這就令中央十分警惕外部勢力利用香港干預中國內政的圖謀,並要防範和遏抑極少數人勾結外部勢力干擾破壞「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

 

4.          最近數年,「脫中」(擺脫中國連繫)的情況愈來愈明顯。從最近兩個公眾調查結果可得知此趨勢。今年6月的港大民研發放最新香港市民身份認同調查結果,香港市民六種身份的得分依次序為「香港人」、「亞洲人」、「中華民族一分子」、「世界公民」、「中國人」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對最後兩種身份的認同指數更創有關指數自2008年以來的新低;與半年前比較,自認為廣義「香港人」的比率(67%)比前提升5%,反之自認為廣義「中國人」的比率(31%)則下降6%

 

更聚焦地看學生的回應,在去年2月浸大「香港過渡期研究計劃」的電話調查中,在學生的分類中,大部份(65%)認為自己是「香港中國人」,另有24%自稱「香港人」,比例為各類職業之冠;在這93名受訪學生中,竟無一位自認「中國人」,是這二十年以來同類調查中未見過的結果。

 

長期施之以德,你等竟報之以怨,中央愈來愈覺得做了冤大頭,港人和泛民政黨多年來的「脫中」、「反中」言行最終導致中央的反彈,20133月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提到特首參選人的條件,首次講明「行政長官必須由愛國愛港的人擔任」;國務院於今年6月發表了《「一國兩制」白皮書》;831日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為普選行政長官下了三道重閘。

 

過去中央所施的德(亦可說恩),是敬酒,你們港人不但不領情,還要報之以怨,那我中央就收回不再給,日後祇給罰酒!從此收緊對港的方針政策,不再像從前那麼大力維持香港的繁榮和發展,並著力扶植上海、深圳取代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白皮書》就是第一杯正式罰酒。

 

喬曉陽20133月所提「行政長官必須由愛國愛港的人擔任」的說法,是為《白皮書》鋪路,而《白皮書》則為831日人大常委會政改決定鋪路。政改決定可算是第二杯罰酒。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