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191)

再體會邏輯與修辭

(原文發表於2006916)

 

《邏輯與修辭,利器也!》甫發表,讀者Raymond Lee(以下稱“李先生”)便來信,謂他不覺得地先生的文章怎樣出色,我讚「其文章所顯示的識見和文化水平,高於大行不少助理董事及董事」,是否有點過譽?

 

我讚地先生的文章,是一種相對式比較的稱讚,如果地先生文章所顯示的識見和文化水平是X,大行不少助理董事及董事的識見和文化水平是Y,祇要X高於Y,我的稱讚便成立,X的絶對數目有多大多小,並不重要。如果你認為地先生的識見和文化水平是50(100分為滿分),祇要大行不少助理董事及董事的識見和文化水平低於50分,我的稱讚便沒問題。

 

要留意「大行不少」四字,「大行」在這裏並不指某間大行,而指所有大行;「不少」,是一個數量形容詞,一般在十個或百份之二、三十以上。大行助理董事及董事,銜頭很唬人,李先生下意識可能認為他們的識見和文化水平都很高,最低限度相當高,其實渾然不是這麼一回事,不少真的不堪到令人難以置信,能居高位純粹因為施先生所言「死好命」或老闆上司不知人而胡亂提拔。在這方面,我有許多第一手接觸,敢稱較李先生更了解內情。如果我稱讚是以下方式:

 

「其文章所顯示的識見和文化水平很高,高於大行不少助理董事及董事。」 或

 

「其文章所顯示的識見和文化水平在75分以上,高於大行不少助理董事及董事。」

 

這樣的稱讚就截然不同,「很高」或「75分以上」是絶對數量,有客觀標準,縱使地先生真的高於該等助理董事及董事,但如果識見和文化水平沒能客觀上達到「很高」或「75分以上」,稱讚就不成立,是過譽。

 

李先生的來信和我的答覆,當使大家更深刻地領會修辭和邏輯的力量。

 

(地先生昨天第三封來信附列於後)

 

附文:

 

王文彥先生:

 

小弟的文章能夠被先生引為文章題材,又得蒙先生稱讚一句,當真是榮幸萬分,小弟當然不會介意先生指點文章中的錯處吧。

 

王先生在文章寫道:“「無為而治」祇有施永青主席單獨行使,從來不見其他中原董事或管理層用此管治方法!”

這話正是本人想表達的意思。

 

既然先生已明白小弟文章中的意思,我亦長話短說了。

 

為甚麼「無為而治」祇有施永青主席單獨行使呢?

總括來說,「無為而治」祗及於管治董事而不及於管治基層,起碼前線營業員沒曾見過營業董事會把「無為而治」繁衍下去。「無為而治」實際上是施先生「一人無為」地管治董事們所用的方法,眾所周知董事以下的人他都一概不理不管,至於董事們如何治理下屬呢?

是「有為而治」還是「無為而治」呢?他都一概不問(正確地說應該是從不干涉!)

 

前文已提到在「無為而治」下的營業員是怎樣工作的,因此營業部董事們絕對不會用「無為而治」去管下屬吧!

既然施先生也不干涉營業董事如何管治下屬,就讓董事們「自把自為」,自行決定用「有為而治」吧!

(一笑)

 

相信本人在前文把「一人無為」的意念錯誤地套用在「單獨可以」上而產生了謬誤。

 

後話:小弟在寫文章時,不時感到文句有難行之處,我以往只是模模糊糊的感覺到,但從來沒有想得這般清楚,幸經先生指點,一點即明,希望日後能在修辭及邏輯上多下點功夫,小弟不妄自菲薄,若數年後能像先生般寫得一手好文章,自是大喜過望。

 

地先生上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