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烏克蘭的博奕,人們看到甚麼? (7)

奧巴馬的如意算盤打得響嗎?

 

中、俄都是大敵,但中是更大之敵,是美國的主要矛盾,俄則為次要矛盾。美國要避免東西兩面作戰,故此得先集中優勢力量對付主要矛盾在策略上這是高明、正確的但客觀形勢容許奧巴馬長久落實「重返亞洲」這個策略、政策嗎?個人不無疑問:

 

1.   根據美國最近的民意調查,美國人對俄國反感的超過60%,對普京反感的更超逾65%;相反地,美國人對中國的反感祇有25%

 

選民的意願,政客不可不察!不管奧巴馬或他的接班人怎看中國,看在選票上,美國人民的民意不能置諸不理,對外政策始終會受到制約;

 

2.    共和黨鷹派一向主張對俄羅斯強硬,羅姆尼於前年大選代表共和黨角逐白宮寶座,他競選時大打反俄牌,除為了討好共和黨保守派人士,也力圖凸顯奧巴馬「重啟美俄關係」政策是一廂情願。羅姆尼於烏克蘭事件爆發後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專訪時稱,若奧巴馬早就提高警覺,向俄方表明任何人打烏克蘭主意必遭懲罰,或許能阻止俄國「吞併」克里米亞半島。

 

克里米亞半島脫烏入俄大局已定,羅姆尼此際走出來狠批奧巴馬低估對手威脅,無非想為自己翻案,告訴世人2012年大選那位視俄國為「美國頭號地緣政治敵人」的羅姆尼,比奧巴馬看得更遠、頭腦更清醒。

 

對付政敵,許多時候要反其道而行之,但有時候則要順其道而過之,尤其當這個「道」是民意所在。既然民意反俄,政敵在客觀上討好民意反俄,奧巴馬最终可能被逼要較政敵更反俄;

3.    在烏克蘭事件上,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指出,俄羅斯總統普京對烏克蘭使用的策略,與納粹頭子阿道夫‧希特勒曾經在二戰中所使用的策略相同:都是借口保護在異國的本民族同胞而出兵。希拉里在34日發表公開演講時說:『現在發生的這一切聽起來很熟悉,因為在上世紀30年代,阿道夫希特勒就這麽做過。希特勒一直強調,那些居住在(前)捷克斯洛伐克、羅馬尼亞和其他歐洲地區的具有德意志血統的人,他們正遭受威脅。希特勒稱:「我必須去保護我的人民」。普京則宣稱,自從烏克蘭前政府倒臺之後,居住在烏克蘭南部的俄羅斯族就遭受了威脅,俄羅斯要保護居住在該地區的俄語語系居民。當年,納粹德國在入侵東歐之前,希特勒聲稱出兵是為了保護東歐的德意志族。  

希拉里此刻反俄意識之強,呼之欲出。希拉里很有機會成為美國下一任總統,果如此,她上任後很可能不再循奧巴馬「重返亞洲」政策,而走上「重返歐洲」之路; 

4.    俄羅斯合併克里米亞,將直接威脅美國在東歐、南歐和中東的核心利益。波蘭、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國頓時嚴重失去安全感,日後怕會不斷要求北約和美國加強保護力量

 

烏克蘭局勢與當年的阿富汗戰爭有幾分相似。當年蘇軍入侵阿富汗,顛覆美蘇在中東的均勢,標榜人權外交的卡特政府好改向,擴大美軍在中東的軍事實力。歐洲對美國的重要性更甚于中東,因此,克里米亞入俄後,美俄雖不會直接兵戎相見,但華盛頓將不得不重振美國在歐洲的威懾力量,對俄採取強硬政策,以此重建均勢,避免其超級大國地位迅速坍塌

 

在上述4點原因中,第4點最重要。普京的大俄羅斯帝國野心及對烏克蘭和前東歐附傭國可能的領土野心,大有可能令美國疲於奔命,因此無暇東顧即「重返亞洲」。那將意味著美國在亞洲阻遏中國崛起的失敗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