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大膽而不畏因循反對地想法尋地

 

以前我同意採納林超英開拓大量非住宅荒地的建議,包括荒廢的停車場、貨櫃場、荒廢綠化地及「棕地」(被破壞或荒廢的農地與工業地)

 

我自己則主張開拓27%的其他閑置土地。

 

如果上述兩種提議都不可行,我大膽地提議,就採納陳茂波及劉炳章分別的試探建議及建議:動用小量(2.5%)郊野公園土地(即全港土地1%),以興建44萬個住宅單位。

 

反對動用郊野公園土地,不管動用多少,主要是環保人士,我對他們的反對不大苟同。股評家張公道說:

 

『本港有近七成的土地劃入郊野公園,不作發展之用。市區的環境如此擠迫,把小量比例的郊野公園用作建屋之用,已可紓緩問題。無奈政府一提出,立刻引來群起反對;而最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部份反對得最大聲及猛烈者,是居於公屋及板間房的年輕人。

 

他們為何如此「偉大」,不替基層市民想想,寧願讓蝴蝶及其他生物有一個理想的生存空間,卻忽略人類的需要?此種歪曲的大愛,等同目前一些青壯年愛犬如命,對犬兒寵護有加,卻甚少回家探父母,甚至把老人家搬入護老院便算,不少老人家覺得做狗好過做人,這是什麼樣的社會?是一個所謂發達的國際城市應有的現象嗎?』

 

張先生的批評有理,對環保人士當是暮鼓晨鐘。

 

環保與香港盛衰及整體福祉相較,環保得靠邊站,小環保(僅放棄2.5%郊野公園)更得大大靠邊站!

關於發展新界東北的問題,我對泛民議員、政黨及其他反對者(特別是激進派)最反感的,就是無論政府怎做,他們總找理由甚至不問理由反對。發展新界東北是為了找地,你們胡亂反對又提不出到位、有效的建議,客觀上就是盲目反對增加土地供應。你們不是老要梁振英履行競選特首時所提出增加土地供應的諾言嗎?當他和管治團隊千方百計尋地,千辛萬苦終於找到新界東北,你們又大力反對,設置種種路障做攔路虎,虧你們還好意思罵梁振英及陳茂波「盲搶地」。

 

以前我同意採納林超英開拓大量非住宅荒地的建議,包括荒廢的停車場、貨櫃場、荒廢綠化地及「棕地」(被破壞或荒廢的農地與工業地)

 

我自己則主張開拓27%的其他閑置土地。

 

如果上述兩種提議都不可行,我大膽地提議,就採納陳茂波及劉炳章的建議:動用小量(2.5%)郊野公園土地(即全港土地1%),以興建44萬個單位。

 

環保與香港盛衰及整體福祉相較,環保得靠邊站,小環保(僅放棄2.5%郊野公園)更得大大靠邊站!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