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134)

 形同亂港,人得而誅之

 (原文發表於20041216)

 

這篇文章發表前,兩名申請司法覆核敗訴的公屋居民之一盧少蘭已進行了兩個行動:向上訴庭上訴,謀求推翻高院司法覆核的裁決並阻止領匯上市;向終審院申請宣判上訴庭將敗訴居民的上訴期限縮短的裁決無效。

 

兩名入稟的居民疑慮祇有一點勉強成立,他們担心公屋商場私有化後,舖租會大幅提高,最終轉嫁到主要消費者(公屋居民)身上。公屋商場私有化後,如果領匯經營得法,令商場的商業價值大增,不排除領匯可能因應市況加租,但加租並不一定意味商品加價,如果貨如輪轉,商舖經營者覺得增加的生意和利潤遠遠超過所加租金,他們大有可能不但不加價,反而減價。就算加租而導致商品加價,亦不見得損害公屋居民及商戶的利益,因為房委會本就有權因應市值釐定舖位租金,領滙接手後在這方面的權利無增無減。我們理解,房委會過往在加租方面是十分寬鬆的,通常加租不加盡,而且加得慢減得快,領滙未必可以秉承這種「優良」傳統 。但公屋居民和商戶必須明白,他們過往所享受的權利祇是人情而不是道理,天下無永遠的免費午餐!

 

兩名入禀的居民是領取綜援的六、七十歲老人家,入禀很可能不是他們自己的本意,他們祇是被利用的棋子,從傳媒資料所得,幕後操縱的棋手其實是鄭經翰、梁國雄、陳偉業、陶君行和張文慧等泛民主派人士。

 

盧少蘭的兩個行動十分絶,令領滙化解其一不能化解其二,勢難快刀斬亂麻了結此事,最後被逼取消於短期上市。為甚麼要採取這些損人 (其實是所有香港人) 而不利己 (公屋居民及商戶) 的行動?兩名入禀的居民實在愚不可及,他們祇是鄭、梁、陳等人的馬前卒,代人火中取栗!

 

鄭、梁、陳等人所作所為幌出來的旗子是為公屋居民及商戶爭權益,骨子裏是嗎?天知道!但我知道,立法會議員及區議員應該是全民議員,就算他們真的想為居民做一點事,他們也不應該為一小撮人(例如公屋居民和商戶)的利益而損害整體香港人的利益!

 

寄語鄭、梁、陳諸君,有種就自己企到台前,親自操刀狙擊領匯,別苦了無辜及無知的小市民、老人家。

 

盡管我過往對泛民主派從政者多有批評,但我從來不認為他們是亂港之輩,對一些針對他們的無限上綱的偏激言論(不論是來自本地還是國內),我還不時政治不正確地為他們說一、二句話,我甚至向中央建議普選不可怕,民主派執政不可怕。現在看來,我實在過於以君子之心測小人之腹了。泛民主派中的而且確有害群之馬,他們為了個人私利或偏激的理念,不惜策劃種種手段,利用香港司法程序的薄弱節發動進攻,將香港陷於亂局。

 

香港興亡,匹夫有責!我籲請:

 

1.    上訴庭及終審院採取非常措施,盡快 ﹝例如最遲於明天 (1217)﹞審理和裁決盧少蘭的申請。為了香港重大的整體利益和不讓幕後黑手圖謀得逞,兩院應該斷然這樣做;

 

2.    鄭、梁、陳所作所為,形同亂港,全港市民都應口誅筆伐,並在未來的選舉以選票懲罰他們;

 

3.    一切有魄力強勢治港的從政者,應當仁不讓站出來,參與未來的選舉和委任,出任特首、高官、行政議會成員和立法會議員,組成新一屆強勢的愛國愛港的執政和立法班子,壓制一切亂港行為!

 

4.    一切不認同鄭、梁、陳所為的泛民主派人士站出來,與他們劃清界線,以免自絕於全體香港市民。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