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132)

再論布殊與錢其琛

 (原文發表於200411月10)

美國是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總統是美國的國家元首及三軍總司令,地位自是極高、權力極重,對世界影響極大。這樣一個總統,賢與能(特別是傑出的聰明才智和領導能力)自是要當選的重要條件。

克里沒有執過政,他的性格能耐我們沒有見識過,不大清楚。但布殊不同,執政四年,他是個怎樣一個人,不難畫出一個輪廓。基本上,這個總統是典型牛仔,窮兵黷武,強悍橫蠻,一言不合拔刀相向;既無學養、常識,又頭腦簡單(其實有點蠢);不但思想紊亂、言語膚淺,而且缺乏領導才能。這樣一個人,竟然可以再次當選美國總統,不能不令人目瞪口呆,對西方民主選舉的局限性,不禁又多了一點體會。全民普選,選民中鄉巴佬佔了大多數,鄉巴佬選總統,首選不是才能,而是看候選人言行舉止能否迎合他們的口味。

布殊當選,最高興的首先是拉登。拉登在美國總統大選的關鍵時刻站出來批評布殊,表面上是挺克里,其實是挺布殊。在拉登眼中,布殊過往推行的政策是錯誤的,結果不但擴大了美國與許多重要盟國的分歧、增加了美國與阿拉伯人的仇恨,更虛耗及削弱了美國的實力。布殊再次當選,一定以為過往所作所為得到人民的確認,會繼續放手大幹,錯誤的政策會變本加厲地推行,從而為拉登創造更多上下其手的機會,作為恨美國入骨的敵人,拉登對之當然是喜見樂聞。 

第二高興的恐怕要算我們中國。布殊及背後的新保守主義,甫上場就將前任克林頓的「中國是美國的戰略性伙伴」改為「中國是美國戰略性對手」,口口聲聲說「美國不會容忍任何有潛力向她挑戰的競爭者崛起」,殺氣騰騰地衝著中國耀武揚威。如果沒有九一一,沒有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說不定中國已首當其衝成為美國要動手動腳的敵人。現在好了,布殊的錯誤政策不但開罪了許多歐洲重要盟友,開罪了阿拉伯人和回教徒,為中國製造了更多朋友,不但不斷地削弱了美國的國力,更因為美國已陷入沒完沒了的伊拉克戰爭,根本騰不出手來對付其他次要的敵人,中國因而爭取到難得的和平建設時間,充份擴大自己的綜合國力。

錢其琛對布殊治下美國所作所為的評論一針見血,但在美國總統大選前見報,少不免引起美國特別關注,美國國務院立刻要求北京澄清錢其琛的講話是否代表中共現時領導人的看法。

中國的反應很有趣,先透過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發言人孫偉德表示:「錢其琛既沒有接受過《中國日報》的訪問,也沒有為該報撰寫過任何文章。」稍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章啟月回應道:「中方已向美方傳達了三點立場:第一,錢其琛未接受《中國日報》的採訪;第二錢其琛未授權在《中國日報》上發表文章;第三,錢其琛沒有為《中國日報》撰寫文章。」答非所問!如果要取悅美國,大可乾脆說錢其琛文章純是他個人觀點,並不代表中國現有領導人的看法。不這樣做,看來是要委婉地向美國領導人暗示中國認同錢的觀點。

我們說過,布殊的政策,客觀上很有利中國,無必要戳破。錢其琛的文章,適宜內部傳閱,不宜對外發表。既對外發表,被美方要求澄清時,應表示錢其琛文章並不代表中國領導人看法為合。 

中國外交部此次反應,稍為失體。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