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123)

 由愛國論爭談起

 (原文發表於2004312)

 

「紅與專」及血統論

 

最近愛國論之爭,炮火連天,相信大部份港人都為之煩燥不已。爭拗中,出現許多極左言論,將國準則無限上綱,不禁令人想起文革時的「又紅又專」的口號,「紅」與「專」,又以「紅」為先,結果怎樣,大家有目共睹。想不到差不多四十年後的今天,仍有人變相重彈此調。

 

在抨擊李柱銘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時,國務院商務部副部長安民一併抨擊李柱銘的父親李彥和,謂李「從他父親就和共產黨鬥爭」,以示李柱銘反共其來有自。安民的言論不禁亦使人想起文革時流行的「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血統論。

 

鄧小平談話

 

「愛國論」的爭論中,鄧小平在二十年前的談話廣被引用。鄧小平道:「港人治港有個界線和標準,就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未來香港特區的主要成分是愛國者,當然也要容納別的人,還可以聘請外國人當顧問。什麼叫愛國者?愛國者的標準是,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只要具備這些條件,不管他們相信資本主義,還是相信封建主義,甚至相信奴隸主義,都是愛國者。我們不要求他們都贊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只要求他們愛祖國,愛香港。」

 

鄧小平固然指出治港者必須以愛國者為主體,但他同時界定了愛國者的標準,而他所定的標準是相當寬鬆的。既然治港者祇需以愛國者為主體便可,那就是說不是愛國者亦可成為治港者,祇要該等非愛國者不構成主體便成。鄧小平有關愛國的談話,適宜全面地去理解,不要過於片面強調。

 

不容忍轄下要員反對其執政地位是所有統治者的共識

 

愛國必須愛黨,言論可能過火,但治港者最低限度不反對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卻是必要的政治常識。世界上,不論是資本主義國家還是共產主義國家,執政者都不會容忍轄下統治階層的要員反對其統治權。老牌民主國家英國的首相戴卓爾夫人,但凡有人推薦某人出任政治要職,她必會問:「這個人是我們的人馬嗎?」先要弄清楚被推薦者的政治理念是否與執政的保守黨相同。

 

明乎此,隸屬於以反對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為其主要政綱的支聯會的立法會議員及某些激進民主派議員,不為中央所喜就不足為異了。

 

在可見將來不會祝福普選

 

中央現時看來不會支持一人一票的普選,去年九月的區議會選舉,民建聯一敗塗地,民主派則大獲全勝,香港大多數選民此刻愛民主派而惡親中派照然若揭。容許市民以普選方式於2007年及2008年分別選出特首和全體立法會議員,很有機會選出一個反中央的特首和在立法會超過半數議席的反中央立法會議員。前者還好,因為中央有否決權,但後者則中央亦難奈他們何,唯一非常手段是透過特首解散立法會。若過半數立法會議席為民主派議員所囊括,而他們在立法會又事事與特首唱反調,則香港政壇的「行政主導」原則立成泡影,這是中央絕對不想見的。在沒把握香港大多數市民會選出一個親中或至低限度不反中的特首,及選出超過立法會半數議席的親中或不反中的議員之前,中央恐怕不會為一人一票的普選祝福。不管你喜歡與否,這是一個政治現實。

 

商談及包容好過鬥爭

 

從多個民意調查報告去看,香港主流民意是支持一人一票的普選的,與中央的意願背道而馳。在這種形勢下,民主派會怎樣做?再發起類似去年七‧一大遊行的民意大宣示?這是硬碰硬!非香港之福。政治講究妥協,商談較硬碰為佳。一時解決不了,再耐心繼續爭取。非到絕對無望,不要輕言鬥爭。我過往不止一次指出,97初期,香港大多數市民重經濟而不重政治,民主的訴求不算高。是董建華政府施政頻頻嚴重失誤及妄顧民意而竟然一直好官我自為之,才激起他們憎惡目前的選舉制度。市民們爭取一人一票的普選純是追求更完善的選舉制度,想選出以他們意見為重的特首和立法會。他們在去年九月的區議會選舉中,將選票投給民主派,與其說他們愛民主派,不如說他們厭惡保董派。香港市民絕對沒有反中央、搞港獨之心,民主派挾民意以自重,擴大政治影響力容或有之,搞港獨諒他們也不敢,敢!市民亦不會支持之。中國,有如如來佛祖;香港,孫悟空而已。孫悟空無論如何頑皮,始終跳不出如來佛的掌心也,何懼之有!中央縱使於07年及08年大方地讓港人一人一票普選,形勢也不會失控的。怕,其實反映中央仍欠一點自信。如果怕反中亂港者上台執政,則祇需將治港者愛國愛港的標準合理地訂得仔細、明確便可。明乎此,中央實在不必過於疑慮,對市民甚至民主派不妨多一點包容。

 

缺乏國家觀念、民族感及政治智慧

 

李柱銘赴美出席國會聽證會,不論他的發言是對是錯,行動本身已犯下重大錯誤。泛民主之人可能覺得李柱銘為民主而犧牲,勇氣可嘉,但美國對中國素來充滿敵意,時常想打人權牌去卡壓中國,李柱銘出席聽証會不啻為轟擊中國的美國大炮增添火藥,怎說亦不通。爭取香港的民主,乃家事國事,應透過合法途徑向中央爭取,求助於外國特別是敵國,令人不禁想起「以夷制華」,更增中央對民主派的憎惡和猜忌,民主派日後將更難與中央溝通及和解。李先生從前已曾請求美國制裁中國,現今又變相請求美國干預中國,人家說他是吳三桂、賣國賊,就不是亳無根據。

 

劉慧卿就更妙,去年參加台獨分子搞的研討會,會上失言,被人轟為支持台獨。以前她怎樣狡辯不提,最近竟辯說要投入人力物力財力才算支持台獨,言下之意就是說自己動口不算支持。物質支持是支持,精神(言論)支持就不是支持,這是甚麼邏輯?劉慧卿勇而少智,於此再見一斑。

 

民主派頭面人物專注民主民生而不及其餘,普遍缺乏國家觀念和民族感,更缺乏從政所需的政治智慧,萬一機緣巧合,由此等人士在港執政,非香港之褔。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