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120)

減,要公正、公平、合理

(原文發表於20031115)

 

財政司司長唐英年為削減大學經費一事,前天與九間大專院校的學生會代表會面,一句「巧婦難為無米炊」,道盡了特區政府的困境。

 

財赤每年動輒八、九百億,而財政儲備已跌至2,411億,唐英年雖謂不會在任內消除財赤,但總要採取一些行動去減輕它,作為任內成績表,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減輕財赤的方法不是開源就是節流,但都面對強大阻力:加薪俸稅,打工仔反對;加盈利稅,企業反對;徵收陸路離境稅及增收各種日常雜費,基層政黨不支持;削減綜援,基層及代表他們的政黨反對;裁減公務員編制和薪酬,不但公務員強烈反對,大多數立法會議員亦不敢支持;削減大學教育經費,大學生和大學教職員聯手抗爭。無論是加(稅、費)是減(福利、薪酬),都觸犯既得者的利益,都招惹強烈反應。

 

大家都明白,香港經濟日走下坡,財政儲備這般少,而財赤那麼嚴重,一定要改變過去的揮霍,要量入為出了。但明白歸明白,一旦加減到自己頭上,就誓死反對,寸土不讓。加減別人的可以,加減自己的,萬萬不可!這就是香港人!

 

中下階層,面對裁員減薪及負資產,日子本就不好過,反對還可以理解。金飯碗如公務員及公營機構僱員(自然包括大學教職員),薪酬水平之高,世間罕有其匹,卻也一仙半毫不能減,絕對不肯與市民同甘共苦。

 

香港人的自私自利,不禁使我想起南韓人和紐約人。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爆發後,南韓國內生產總值大幅萎縮,貨幣大幅貶值,外資紛紛撤離。尤有甚者,國內大財團、大企業負債纍纍,外匯儲備枯竭。南韓人怎樣面對時艱?市民紛紛從銀行保管箱或家裏抽屜拿出金飾變賣來支持政府,工會面對企業紛至沓來的裁員減薪忍手不發,被裁被減薪的員工則咬著牙根撐著,與臨難老闆共渡時艱。九一一事件剛發,世貿商業中心內的辦公人員沿著樓梯逃生,秩序井然,沒有爭先恐後。遇到上來的消防員,逃生者會停下來讓路給他們。南韓人、紐約人與香港人素質的差別,可見一斑,思之不禁黯然。

 

        特區政府要減公共開支是無可非議的,但我們可要求它減得較為公正、公平及合理,例如:

 

1.          先大減財赤主要來源、極其偏高的公務員及公營機構僱員的薪酬福利;

 

2.          公共開支應嚴格衡量其重要性和需要性,較重要和需要的,則小減或不減,反之則大減;

 

3.          切忌一刀切。像大學經費,包含了大學教職員的津薪和對大學生的教育津貼,如果祇規定減一個百分比,而不規定兩者之間的比例,萬一掌權的教職員決定將所有減幅轉嫁到學生身上,那怎辦?

 

4.          香港已太多免費午餐,許多受惠者對香港一無貢獻,卻坐享豐厚福利,應該重新檢討其機制的合理性,必要時應大刀削。否則,實在太對不起捱生捱死而僅可糊口的市民了。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