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好字竟然這麽難?

大家可發覺,「從烏克蘭的博奕,人看到甚麼?」這個標題有點怪異?

 

昨天早上,我在文章列印稿的標題「從烏克蘭的博奕,我們看到甚麼?」的「我」字,用紅筆劃了一個圓圈,將之改為「人」字。滿以為祇改一個字,改法又寫得這麽清楚,指示文員照辦後就懶得覆核,結果就出現上述怪異標題。要修正,唯有等待到下星期一(324)

 

我在《發表文章的煩惱》說:

 

「不瞞大家,要確保自己的網文沒出現排字的錯漏(特別是別字、錯誤的標點符號和數字),我首先得連過兩關:自己秘書或打字文員及網頁的編輯。若果她們文字的水平高、打字準確及校對小心,那兩關當然易過,否則,打錯打漏許多字句和標點十分常見,文章發表之前及之後恐怕我要逐字逐字校對多次。 (竟然要前後多次,一則因為她們每每相當粗心,很少可以一次過將我的修正弄好,總是脫脫漏漏,最終要折騰幾次;二則處理電子信件,祇要稍不小心,手指輕輕錯觸某些字鍵,文章原本正確的部份可以轉錯為別字、亂碼及刪除,不一而足。粗心的她們犯錯自多)。第三關要看自己校對是否小心及發揮正常的文字水平。不敢妄自菲薄,我的文字還算是過硬的,撰寫的原文別字極少,要害在文員是否打錯字,如果她打錯而不自知,那得靠我校對找出修正之。但事忙之下,我的校對不免有時粗疏,看漏了她們的錯失。

 

一篇1500字左右的文章,多次的校對和修正往往費了我個半小時,大概與撰文的時間相若,代價認真不菲。

 

一般人可能覺得,聘用一個文字水平高、打字準確及校對小心的秘書或打字文員不就可以大幅甚至完全減省自己的校對和修正時間?說得容易,今時今日要找這樣的秘書或打字文員,絶不容易。萬一有幸找到,要付出的薪酬恐怕會高得出人意表及令人難以接受,因為她們肯定是非一般的秘書或打字文員。

 

對我來說,發表文章最令人煩惱的,不是題材或文思的江郎才盡,也不是誠惶誠恐整天怕開罪別人,而是異常費時費力的文字校對和修正。」

 

聽完我的說法,有個別讀者朋友仍不大相信現今的秘書或打字文員的打字能力普遍這麽低,總以為僅是個別現象。

 

為我處理上述修改的女文員,是剛剛加入的新人,之前從未為我打印過文稿。

 

看完這個新案例,大家可有另一番感想?

 

現今的秘書或打字文員的打字能力普遍低劣的現象令我心情有點沉重,那是我過往十多年不住抨擊香港人的素質不斷滑落的一部份。與香港的老對手新加坡相比,97年港、新兩地的人均生產總值(GDP)基本上不相伯仲,但時至今日,背靠經濟一日千里的中國大陸及得其大力扶持,香港的GDP反倒較一無憑藉的新加坡少了三分之一。香港競爭力的每況愈下,人的素質不斷滑落是主因之一。香港的中小企縱使想有所作為,但苦無可用之將,復無可用之兵。

 

如果讀者或新來的女文員覺得我的批評沒有好好照顧離職或在職員工的感受,我希望他們明白,那祇是對事不對人,請多多理解和諒解。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