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100)

 諫、民主選舉到聯繫匯率

(原文發表於2002年11月13日) 

 

讀者 Mei Mei 小姐(希望我沒估錯性別)來信,對香港政經多有評述,可觀之處甚多[見附文(一)],對我期望亦殷,希望我「能發揮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別患上另類文人愛說空話的毛病,懶懶散散地寫寫文章發洩一下情緒消消氣就算的窩囊人物」,更指出「問題是應如何令特首聽到你們的聲音」,「做他執政的指南針」。

 

Mei Mei 小姐對某類文人的責備甚是,我將引以為戒。所幸者,我的文章雖不高明,但總還算「心所謂危,亦以告也」,縱有大罵,鮮有為發洩情緒而揮毫的。此時此地,局限罄竹難書,書生報國,唯立言而矣。我不認為令特首聽到我們的聲音就天下大治,聽而不納,納而不行,行而不果,果而失當,任何一個環節失敗都會使整個過程戛然而止。香港高明之士不少,他們的意見總可透過不同渠道上達天庭,但為何總是石沉大海?個人以為,聽不難,懂得選取及接納好意見才難;接納亦不難,敏於行動才難。總而言之,納、行、果、當都需能力,再者,要一氣呵成光靠特首一人不成,還得靠其下之高官及中基層公務員隊伍構思具體細節並執行之。

 

文以載道,我對好文章力量還是有信心的。文章不一定要寫給權貴看,寫給社會大眾看有時效果更佳。假以時日,好文章所包含的理念一定可以一傳十,十傳百,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地改變人的靈魂,最終移風易俗。大勢所趨,當權派亦要自願或被逼納而用之。

 

Mei Mei 小姐又道:「對於港人幼稚的政治觀念,尤其是那些所謂民主派,不但沒能幫助促進香港的民主選舉,反令中央更不放心(錢其琛的談話已給港人一種提示了),再如此下去,不無可能第三屆的特首也是中央欽點的」。 Mei Mei 小姐所言甚是,民主派幾乎是逢中必反,感性反共,特別是李柱銘及劉慧卿,每愛跑到美國、英國與美、英權貴握手言歡,並大放攻擊中、港政府的厥辭,先不論他們的言論是否有理,這種「漢兒學得胡兒語,走上城頭罵漢人」的行徑,當令有識之士齒冷。

 

偏偏這些民主派,在民主選舉中又往往高票當選,令中央對大部份選民的恐共意識深有體會,防範之心油然而生,民主派的政治幼稚病,對香港民主進程因而起著幫倒忙的作用。

 

陳增濤先生再度從法國來信[見附文(二)],建議重新檢討聯繫匯率。這點我深表同意。

 

我屢次指出,香港目前的經濟不濟,主要是競爭力弱,而要恢復競爭力不外兩途:讓貨幣貶值;讓商品及服務價格下跌。過去五年,為保持聯繫匯率,我們一直只能令價格(特別是樓價)下跌,此中痛苦不足為外人道。時至今日,龐大的負資產者已衍生了種種嚴重問題,政府是否可以考慮讓貨幣貶值來代替或抵消價格未來跌幅?政府不是要穩定樓價嗎?港幣貶值是穩定賬面樓價最有效的方法之一,亦是恢復香港競爭力的得力法門,特首及財政司司長實宜三思。

 

廢除聯繫匯率目前可能不是最佳時候,但政府最高層一定要將其放在急切議事日程上,在適當時候實施之。

 

 

 

附文()

 

王先生,您好!

 

指點江山!顧名思義,點兵遣將唄!很豪邁、很有權慾感。雖然,當時先生的原意是取之毛澤東詩詞中的境意而不是其精神,可如今,何不順勢把您當時"指點江山"的原意提升到更高的層面?例如,為香港的社會"指點江山",且付之行動?!從文章中,感覺您是對社會有良心和抱負、不會寧願選擇繼續做香港善良的"鴕鳥"、停留在煮酒論英雄調調上的人,真希望您能發揮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別患上另類文人愛說空話的毛病,懶懶散散地寫寫文章發洩一下情緒消消氣就算的窩囊人物。

 

話說當年鄧小平劃出三個特區時,重要試點是上海,但受到保守思想的阻礙,政策無法真正落實執行 。 深圳就不同,加上有位老記者致力發揮了筆杆子的威力作用,將鄧小平的理論在報上宣揚開來,配合中央,推動落實特區經濟開放政策,讓中國南方一個貧窮的小鄉村,變成如今成功的經濟特區的典範 。 如果說鄧小平是個高瞻的工程師,這名為了中華民族的開放昌盛事業,不懈地奔波的老記者才是有遠矚的功臣。令人遺憾的是; 在他逝世時,大陸報紙(南方幾份)只在一隅略略提及此事。但我相信老記者不會在乎這些,他的風骨、精神才是真正令世人可嘉敬佩的!

 

貴好友陳生所述固然是事實;董是客觀因素被中央欽點的(可能是被動者),然而,不管他以什麼心態來接受這歷史賦予的使命,當決定在97年7月1日宣誓當上特首之際,就得要具備扛起重大責任的魄力和精神!作為一個政治家,就該有政治家的野心和承擔;一,不能有深私交(執政者最忌感情用事)、二,要懂得操弄double-face的管治藝術(狠的干淨利落無拖無欠),三,多聽多分析多研究而少說話(學學英國人只做不說),千萬別扮演和稀泥的角色,否則,千古罪人非他莫屬!

 

你文章提及董若能有周恩來和諸葛亮這樣的智者來當智囊就好(大意)。 你不覺得這是一種迷信?要知道,他們也絕非萬能,只是肯在辦事前做事時,採取客觀審慎的態度去作仔細分析與充分考量,那是一種有承擔、負責任的觀念使然。世上絕無所謂的天才神話,真正的智慧往往來自群眾,不是說三個臭皮匠,抵個諸葛亮嗎?!

 

對特首來說,八萬五可能是他政績中的一大敗筆,但其主觀愿望是好的(因為泡沫經濟從來就沒可能持久發展的!美國、日本、星洲、香港就是很好的例子,要不然,朱總理就不會在叫停,讓大陸發熱的泡沫經濟軟著陸),只是犯了策略性(時間上)的錯誤,後來的數碼港、科技園的政策就完全欠周詳的思考,香港在這方面根本是人材奇缺(殖民地政府從不會為殖民地培育人才的),雖然,聘來田長霖博士坐鎮,但在軟硬件都不配套的條件下又如何能做出成績呢?特首最錯的地方是求變心急,卻事前沒套完整的治政藍圖,結果樣樣變成怪物"四不像"。第一屇,幸運地有亞洲金融風暴來替他承擔了所有無所作為的罪名,第二屇恐怕就那麼好運了!

 

港人不應該再沒理性地嘔氣抬槓、惡意揭短、消極迷茫、互推責任,也不要浪費時間在紙上談兵,而是要真正的做到靈魂回歸的時候了,否則大家均是輸家,並得為此而付出沉重的代價!以前的種種已成歷史(本人最瞧不起那些總愛糾纏在往事,眼光只是寸遠的人,若不好好地保握一瞬間的人生,將來,恐怕後悔莫及),大家必須持務實的態度向前看,以科學的精神、文明的心態、凝聚共識來研究港人該怎麼走出如此低迷的人文面貌和經濟的谷底!港人要有先天下為敢的精神;來一次大膽的探索,順勢把現存的泡沫去掉,充分發揮香港的優勢(絕對有),促進經濟增長問題是應如何令特首聽到你們的聲音!相信以先生的智慧和辦事的毅力,一定會想出辦法的,善良是美德,懶惰嘛,卻是不可饒恕的缺點!該是時候對這位優柔寡斷的特首來個當頭棒喝!

 

如今香港高官們,個個變成十足需要服用"偉哥"的廢人似的,否則,沒一個能"站"得起來承擔與他們職位相等的責任!其實,困境、危機往往是"破舊立新"的最好時機,例如公務員隊伍裡有太多的冗員, 結構重疊,給政府造成財赤,遲早都得開刀,特首就該配合媒體,發揮它們正面監督,要知道,納稅人才是公務員的真正老闆,所以,完全有資格和權利對他們說「不」的。其實,很多事務都可以用最易的加減法來解決的。首先,向特首開刀(我相信他會樂意,可起到骨牌效應),把他的工作效果和薪俸作對比,然後將香港與同樣發達國家的官員的公俸作比較,看他們還有什麼理由告政府,若仍耍賴 , 那麼,對付欺軟怕硬的官們,我們市民反要告他們工作表現與所領取的薪酬不成比例。高官的薪金該減一半(然後,再討價還價地調整,朱總理就是以這百靈藥法(加減法)與各國談判專家周旋加入世貿的),按理,長俸政策該隨著英殖民者的撤走而取締,否則對香港的市民,尤其是納稅人太不公平了, 簡單稅制又低稅率的香港政府,怎負擔得起再養懶人(綜緩竟高達百多億), 同樣納稅人也沒責任養那些冗員。

 

"高薪養廉"根本是英國人設下的陷阱,也是一種污辱;原來港人的道德是用金錢買回來的!大家都看到吧,高薪,不但沒養廉,反使這些高官更貪更無能(否則,就不會在金融風暴後還敢加薪、用幾百萬公俸裝修官邸,這事若發生在大陸高幹身上,就是槍斃的瀆職罪),也是香港的財赤原因之一,雖然高匯率(估計聯匯已歸中央的決策範疇,港府沒決策權,為顧全大中華的經濟體系能穩定運作,看來,聯匯這幾年都不會脫勾)、高樓價、高工資是令香港經濟自金融風暴後,遲遲無法恢復過來的原因,但還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香港養了一大批支取全球最高薪俸,卻素質(道德)甚差的公務員,政策朝秦暮楚,香港怎會有美好的明天?

 

港人要清楚一點:前天,中國十六大召開了,新人事新作風,但有一樣永不變的就是:中國(共產黨)可以在經濟領域上採取開放而政治上寸土不讓的國家,對於港人幼稚的政治觀念,尤其是那些所謂的民主派,不但沒能幫助促進香港的民主選舉,反令中央更不放心(錢其琛的談話已給港人一種提示了), 再如此下去,不無可能第三屆的特首也是中央欽點的,那時可就真no eye see 囉!

 

特首是非常需要有真正的智囊引導,您們應該讓他聽到你們的聲音,做他執政的指南針!

 

 

讀者 Mei Mei敬上

10-11-2002

 

附文()

 

 : 

 

近 來 傳 媒 天 天 談 論 聯 繫 匯 率 問 題 , 正 是 山 雨 欲 來 風 滿 樓 。 香 港 經 歷 了97 年 的 亞 洲 金 融 風 暴 四 年 來 的 通 貨 收 縮 , 看 清 楚 了 香 港 所 面 臨 的 經 濟 局 面 。 香 港 人 體 會 到 香 港 競 爭 力 的 喪 失 , 也 體 會 到 香 港 百 物 昂 貴 。 在 製 造 業 , 香 港 受 到 廣 州 的 競 爭 , 在 金 融 和 服 務 業 , 如 果 人 民 幣 自 由 流 通 , 很 快 也 會 給 上 海 迎 頭 追 過 。 故 不 光 是 成 本 , 或 是 人 才 , 香 港 都 處 於 不 利 地 位 。 在 八 三 年 為 穩 定 香 港 經 濟 的 聯 繫 匯 率 機 制 , 也 完 成 了 它 的 歷 史 任 務 。 聯 繫 匯 率 曾 經 給 香 港 帶 來 了 穩 定 的 營 商 環 境 , 但 不 是 沒 有 代 價 的 。 香 港 經 濟 因 而 喪 失 了 它 自 動 調 節 的 功 能 。 香 港 今 天 的 百 物 昂 貴 , 競 爭 力 喪 失 殆 盡 , 是 長 期 來 市 場 機 制 沒 有 好 好 發 揮 作 用 的 結 果 。

 

近 年 來 香 港 公 共 財 政 紀 律 敗 壞 。 香 港 政 府 的 支 出 , 從 內 部 總 產 值 的 百 份 十 六 , 上 升 到 現 今 的 百 份 之 二 十 二 , 財 赤 高 居 不 下 。 今 年 更 達 六 百 億 。 如 果 不 有 效 的 控 制 財 赤 , 香 港 的 財 政 盈 餘 很 快 蒸 發 , 更 給 對 沖 基 金 黃 金 機 會 , 在 聯 繫 匯 率 尚 健 在 時 , 套 走 香 港 政 府 的 外 匯 盈 餘 , 摧 毀 香 港 經 濟 , 贏 取 巨 利 。 是 否 控 制 了 財 赤 香 港 就 能 夠 繼 續 現 有 的 聯 繫 匯 率 機 制 ? 非 也 。 近 來 越 來 越 多 人 認 識 到 港 元 價 格 過 高 , 降 低 了 香 港 的 競 爭 力 。 由 於 聯 繫 匯 率 阻 礙 和 扭 曲 了 市 場 機 制 運 作 , 香 港 的 經 濟 , 只 好 通 過 通 貨 收 縮 包 括 房 地 產 價 格 下 降 , 把 經 濟 推 向 衰 退 。 政 府 的 收 入 會 減 少 , 失 業 的 人 數 會 上 升 。 如 果 在 長 時 間 的 經 濟 不 景 氣 的 環 境 下 , 香 港 縱 使 有 更 多 的 外 匯 儲 備 , 也 抵 擋 不 了 港 元 受 狙 擊 的 下 場 ( 美 國 普 林 斯 頓 大 學 的 克 魯 曼 (P。 Krugman)教 授 研 究 了 財 赤 對 匯 率 危 機 的 影 響 , 加 州 大 學 的 奧 斯 費 特 (M。 Obstfeld)教 授 及 國 際 貨 幣 基 金 的 陽 安 涅 (O。 Jeanne) 博 士 指 出 , 縱 有 充 裕 的 外 匯 儲 備 , 在 經 濟 不 景 氣 的 時 候 , 維 護 匯 率 也 可 以 遭 受 失 敗) 。 現 今 港 元 幣 值 過 高 , 使 香 港 須 通 過 通 縮 來 重 新 調 節 經 濟 , 經 濟 前 景 陰 暗 。 投 機 者 通 過 套 走 香 港 政 府 的 外 匯 , 也 通 過 在 政 府 維 護 匯 率 而 調 高 港 元 利 率 之 際 進 一 步 削 弱 香 港 經 濟 , 終 於 達 到 港 元 貶 值 的 目 標 , 獲 勝 而 歸 。 而 香 港 經 濟 , 會 在 香 港 政 府 維 護 匯 率 的 戰 役 中 , 受 到 進 一 步 的 創 傷 。

 

如 果 我 的 分 析 正 確 , 港 府 應 採 取 措 施 , 盡 快 制 定 正 確 的 長 期 經 濟 政 策 , 保 護 外 匯 儲 備 , 為 香 港 的 將 來 作 好 打 算 。 而 不 是 頭 疼 醫 頭 , 腳 疼 醫 腳 , 拿 不 定 主 意 ,。 這 裡 干 預 , 那 裡 托 市 , 後 果 可 能 越 糟 糕 。 董 建 華 能 找 到 一 位 能 幹 又 願 意 為 他 丟 官 的 財 爺 , 好 好 的 為 香 港 治 病 嗎 ? 而 不 是 要 討 好 這 個 , 不 得 罪 那 個 , 有 〝 雖 千 軍 萬 馬 , 吾 往 矣〞 勇 氣 的 人 嗎 ? 願 香 港 人 有 這 份 福 氣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