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

自去年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後,中國先是採取一系列反制措施,宣示中國對釣魚島的主權,後則宣佈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中日爆發衝突以至戰爭的機會大增。

 

中國何以改變數十年來對日的忍讓取態而強硬起來?

 

原因之一,就是看穿中國硬,美日反倒不敢攤牌。

 

盡管自己海空軍實力現時仍不及美日,但中國最高領導層和軍方看穿美日各有隱疾,中國強硬,美日將不敢乘機動武,反會軟化起來。

 

雖謂美日同盟,但以美為主。美國有甚麼重大隱疾?

 

眾所周知,上世紀兩次世界大戰,美國都是坐待列強鷸蚌相爭,打到筋疲力盡它最終才出手,坐收漁人之利。美國的第一超強就是這樣得來的。9.11事件以還,美國長期介入了阿富汗和伊拉克兩大戰爭,泥足深陷,國力大為削弱。再經2008年的金融海嘯,美國的國勢更是日走下坡,無復當年勇。相反地,經過三十多年的經濟高速發展,中國國勢日盛,已成為美國全球最懼的強勁對手。

 

平情而論,中國雖強,但與美國還是有相當大差距的,如果此刻與美國(不用說與美日了)決戰,美國還是可勝的。問題是,戰勝之餘,美國亦必重傷,中美(或中美日)大戰變成鷸蚌相爭,俄羅斯及歐盟(特別是統一的德國)則漁人得利。俄、歐大有機會一躍成為新的超強,美中則從此弱化為二流國家,這種可能結果是大大違反美國的傳統參戰國策的,是美國深深不敢不願的。這就是美國不能宣諸口的最大隱疾。

 

中國敢於對美日硬起來,原因在此。這個敢,是高明的博弈,可以以攻為守,一改以往的韜光養晦,成就現今的有所作為。

 

觀乎美國最近年餘的反應,特別是對中國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的反應,中國看來真的是看穿看準了美國的最大隱疾,算準它不敢對中國動武,尤其不願為日本霸佔中國幾個小島而代它火中取栗。

 

中國這個高明的博弈,真的最高明嗎?我倒有所保留。

 

孫子有言:「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意思是說,善於打仗的人,首先要創造不被敵方戰勝的有利條件,用來等待可以戰勝敵人的機會。不會被敵方戰勝,這權力完全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可不可以戰勝敵人,卻在於敵人 (是強是弱,是否犯錯誤,是否暴露出致命弱點)

 

弈棋高手都是孫子信徒,所下著法,往往「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求有功(佔大便宜),先求無過(著法有錯漏)著法要「不可勝」,自應毫無破綻;「待敵之可勝」,是待敵暴露出破綻後,施以致命一擊;在取得勝局優勢後,力求保持優勢終局,期間要避免採取任何將局面弄得複習的著法,以免處於下風的對手有隙可乘,反敗為勝。致勝秘訣就是這般簡單。

 

以中國目前的軍經發展,一日千里,不出20年,中國綜合國力就有可能超越美國。祇要未來20年穩打穩扎,屆時完全有機會「不戰而屈人之兵」,現在犯不著冒不必要的險,授人以柄。擦槍走火,大戰的爆發有時是不以人的意志為依歸的,縱使美國因隱疾怕戰,大戰還是有機會失控或形勢所逼地打起來。重傷美國於中國何益?還不同樣會令中國重傷甚至遠較美國為傷及讓俄、歐()漁人得利!?

 

穩打穩扎,「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著法盡管不亮麗,不痛快,但卻可安全、穩健、簡單地獲勝,這才是最高明的著法。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