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81)

 

中央亦要總結經驗查找不足

 (原文發表於200515)

 

 

香港政壇像樣的人物極少李鵬飛及田北俊倒不失為兩名漢子他們的言行間有神來之筆

 

2003年七一大遊行後董建華宣佈在作出大修改的情況下決定如期二讀通過二十三條作為自由黨主席的田北俊公開反對如期立法並辭去行政會議成員一職,成功地令特首無限期擱置二十三條。田北俊及自由黨出人意表的一擊, 改變了香港的歷史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生態

 

早前田北俊公開指出政務司司長曾蔭權有意問鼎第三屆特首寶座,並指責他統籌的西九龍地皮單一招標是為了輸送巨大利益與長實及新地以換取兩大財閥的支持此番言論頓時一石擊起千重浪

 

自由黨前主李鵬飛亦快人快語基於政治理念的改變,他於數年間由一名支持建制的政客轉變為一個支持民主化的政治評論員為此,他不惜脫離一手創立的自由黨最近於胡錦濤對董特首及其管治班子訓勉後李鵬飛道:「中央亦要總結經驗查找不足」。

 

我對李鵬飛所言深有同感

 

對於香港中央有哪些不足要總結哪些經驗個人認為最低限度有下述數點

 

1.         特首是治港舉足輕重的人物香港是盛是衰他起著決定性作用委任特首 最好當然是紅 (愛國愛港) 與專 (政治才幹及領導才能) 俱佳但若果兩者不可兼得以何者為重很明顯中央是一面倒重視紅,專不專,反而其次。董建華愛國愛港有餘,但政治才幹極度不足,治港七年以慘敗告終,使港人及中央付上原可避免的慘重代價。治亂人才,以才幹為先,以品行為次,古往今來出色統治者奉之為金科玉律:楚漢之爭期間,陳平誘姦其嫂, 漢高祖聽聞後依舊重用他;曹操遂鹿中原更乾脆,公告天下,講明有才便用,品行不論。

 

香港的97回歸雖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及五十年不變但其實變化翻天覆地,過渡早期更是形同亂局。經過七年劣蹟斑斑的管治,香港元氣大傷,局面較97更差。鑑此委任第三屆特首,實宜以才幹為先,愛國為次。所謂為次,不是說特首有才便可,不用愛國愛港,而是不用狂熱愛國愛港,達到一定標準便成,然後就全盤取決於政治才能、領導才具,誰更能就選誰。

 

2.        董特首及其管治班子的管治權威消失殆盡,社會日益分化,貧富日益懸殊,刁民 (自然包括無良政客) 當道,經濟轉型苦無出路,香港的處境十分不妙。要扭轉乾坤,非強人特首不辦。

 

3.        政治才能這東西,可塑性極低,對五十歲過外的人來說,再塑性更幾近於零。你現時有就有,沒有就沒有,不能靠訓勉於短時間創造,用錯人就換人,效果會更快更好。第一屆給足機會仍無寸進就不要讓該特首連任縱使連任,但稍後發覺實在不堪扶持,就應果斷地讓他離任、勸退他或讓立法會議員按基本法規定的機制彈劾,再由中央罷免。

 

4.        選錯特首不必為了面子或恐懼泛民主派聲勢大振而死保無能的特首。特首如果實在不成,最好的處理是讓他體面地下台,另委賢能。不作此圖而採取其他代價巨大的補救措施 (例如向市民輸送經濟利益,減輕他們的困難和對無能政府的怨氣) 是本末倒置,不可能釜底抽薪地解決問題。

 

5.       不成的特首,讓他下台,不會損害中央威信,更不會長民主派聲勢,死保無能特首反而會出現上述問題。

 

6.        去年立法會議員的選舉,証明香港市民眼睛是雪亮的,民主黨的逢中必反,令他們反感。選票紛紛投向其他黨派候選人,最終反倒令擁護建制的民建聯及自由黨成為立法會內第一及第二大黨。泛民主派並不永遠是香港市民的寵兒!最近的領匯事件進一步暴露了激進民主派政客的諸般醜態,使他們大失民心,支持度更形低落。再者,97以還的初期,大部分港人是身體回歸,但民心卻未回歸。經過中央對港七年多的諸般照顧和基本上恪守一國兩制及港人治港,從前未歸心的香港市民開始轉變,愈來愈信任和擁戴中央。中央應了解這個轉變,從而建立大局在握的自信。

 

普選是歷史潮流,香港民心所趨,遲遲不許會喪失民心,會成為泛民主派挑撥的缺口,成為美、英等西方大國攻擊的借口,既然泛民主派不足為患,中央應適度地減低對香港政制防範之心,在可能的範圍內,早日讓普選特首及立法會議員實現。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