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70)

胡錦濤的講話是責還是勉?(2)

(原文發表於20041231)

 

 

胡錦濤三番四次公開及在不同場合讚揚何厚鏵,而且是高度讚揚,但對董建華就祇簡單地說「最近一個時期香港形勢總的在向好的方面發展,這和董先生和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各位官員、大家的努力是分不開的」,這就是說以前不是向好的方面發展,現在仍有某些方面不向好發展。這樣的評語,似褒實貶。除此之外,胡對董再無讚語。

 

胡對何、董一褒一貶,反差十分懸殊。

 

再比較對香港官員及澳門官員的希望,胡都希望兩方「以人為本,不斷提高管治水平」,但不同之處就多了:

 

1.        對香港的,「希望大家以香港的整體利益和長遠利益為重,要加強團結、和衷共濟」。「大家」在這裏自然是指在場或因要事缺席的香港高官,鄔維庸認為胡是對全港市民說的,實在有點穿鑿附會;胡對高官不以香港的整體利益和長遠利益為重,及互不團結的憂慮,躍然紙上。對澳門高官,胡就完全沒有上述擔心,他亦有講及「團結」,但祇是希望澳門政府「進一步促進社會團結」,也就是確認澳官員過往已能夠促進社會團結。不但這樣,胡錦濤還讚揚「在以何厚鏵先生為首的特別行政區政府的領導下,澳門各界人士團結進取,開創了澳門歷史的嶄新局面」。從胡錦濤在澳的所有發言,我們找不到他認為澳門高官不團結的一絲半毫根據,有的祇是讚揚,讚他們已促進社會團結,讚各界人士團結;

 

2.         同樣要求提高管治水平,對澳門官員,胡錦濤首先大讚「在以何厚鏵先生為首的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領導下,澳門各界人士團結進取,開創了澳門歷史的嶄新局面。今天的澳門,社會安定祥和,經濟持續增長,民眾安居樂業」,又三番四次表揚何厚鏵「中央非常信任他,支持他」。胡明顯很滿意何特首及其管治班子過往及現時的表現。在這種情況下,要求澳門高官提高管治水平,是一種勉勵,期望他們在未來精益求精;對香港特首及高官,沒有任何讚揚,祇要求他們「認真回顧香港回歸七年來實施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走過的歷程,總結經驗,查找不足,不斷提高施政能力和管治水平」。胡錦濤明顯覺得董特首及他的管治班子過往七年沒能總結經驗(當然是失敗經驗),本身不足之處甚多而不自覺,在這種情況,胡希望港官「不斷提高施政能力和管治水平」祇能理解為一種責備;

 

3.      「總結經驗,查找不足」兩句特別要命(「查找」兩字特別絕),以此要求港特首及高官,卻不見同樣要求澳特首及其管治班子;

 

4.        中央領導人的講話,遣詞用句有時十分委婉巧妙,你得細心嘴嚼,才會領會。胡錦濤(代表中央)對董特首及高官最重的責備蘊藏於第三點希望,在「總結經驗,查找不足,不斷提高施政能力和管治水平」之前的「認真回顧香港回歸七年來實施…….歷程」不是隨意加上去的﹐實是另有深意,旨在指出董特首他們沒能總結失敗經驗等等歷時已久,上台七年都是如此;用「查找」而非「尋找」亦很妙,「查」較「尋」更形認真,需要注更入多的心血,言下之意,就是暗喻特首不是不知自己不足就是知而敷衍了事。

 

董建華今次赴澳述職形式亦顯得特別,以往都是董一人赴京,今次則整個問責班子隨行,全部人都集中站立,像學生甚至小孩般聽胡錦濤講話,而何厚鏵則身列其中。

 

中央領導人處事素來深思熟慮,饒有深意。胡的講話內容、場合和形式不會是他個人的意見,而是政治局的共識,別人會怎樣理解這講話,肯定在中央領導人預先盤算之列。如果有任何負面作用,一定是中央認為必需付出的代價。

 

總的來說,胡錦濤的講話,是責多於勉。胡錦濤以溫仁敦厚著稱,對照著他對澳門特首及高官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讚揚,他那樣的講話,其實已充份反映了他對董特首及香港高官們的不滿和憂慮。李永達謂胡錦濤的講話是他上台以來對香港特區政府嚴厲的一次批評,個人則認為是董特首上台七年以來從國家領導人所收到的最嚴厲批評。

 

面對國家最高領導人這樣明顯的責備,董特首竟然再三否認胡的一番話有任何責備或教訓之意,董不是低智,就是厚顏鮮恥,胡錦濤若對他還有任何期望,最終恐怕落空居多。

 

~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