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的霸權嘴臉 (2)

劃設防空識別區毋需事先徵得別國同意

 

「不知道為何(中國)現在突現宣佈(防空識別區),既沒說明,也沒有事先通知。這等於告訴日本和國際社會,中國認為因為這個問題而發生戰爭也是可以的」,這個批評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莎琪122日指責中國宣告劃定的防空識別區並未經過「事先磋商」,且與日本和南韓劃定的識別區多所重疊,如出一轍。

 

劃設防空識別區具有單方性的特性。國際法學界普遍認為,防空識別區制度與國際法是「相容」的,其劃設並不違反國際法的基本原則和要求。一個主權國家在不影響其他國家依據國際法享有的航行和飛越自由權的前提下,有權單方決定劃設防空識別區,無需事先徵得其他國家的同意。因此,美日指責中國單方劃設防空識別區是毫無道理的。

 

防空識別區重疊,過在日本

 

劃設防空識別區是一種國家行為,具有鮮明的國家性。對一個主權國家來說,是否劃設、何時劃設、怎樣劃設及如何管控等,都屬於一國主權範圍內的事。

 

問題來了,一海之隔的兩個鄰國,若果相隔的海面不是很寮闊,而其中一方過於擴闊它的防空識別區,兩國防空識別區產生重疊是自然不過的事,日本便是這樣一個不斷單方面擴大其防空識別區的國家。1945年日本投降後,美國劃定了日本周邊的防空識別區,由駐日美軍管控,直到1969年,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克松為了擺脫越戰泥潭、從亞洲戰略收縮,才下令駐日美軍將這一權力移交給日方。1969年交接以後,日本不斷單方面擴大其防空識別區。第一次是19725月,第二次是在2010年,都將其向西向中國方向擴張。中國的防空識別區就這樣和日本重疊起來。

 

這樣的重疊,完全可以透過雙方談判來合理解決,難於解決的問題在於日本防空識別區覆蓋了屬於中國領土的釣魚島和春曉油田(南韓的防空識別區則覆蓋了有領土爭議的蘇岩礁)。這種重疊解決不了,應該怪日本還是中國,是不言而喻的。如果這種重疊導致擦槍走火甚至戰爭,罪魁禍首自是侵略者日本。莎琪的指責,是倒果為因。

 

有趣的是,日本的防空識別區和台灣的也有重疊,為何美國不同樣要求台灣撒消其防空識別區?

 

東海現狀的改變是大形勢改變的結果

 

美日指責中國「單方面改變東海現狀」。說得不對,首先是日本而不是中國改變了東海現狀,是前者去年搞釣魚島國有化才導致中國的各種反制,最終導致這個改變;第二,東海現狀的改變是大形勢改變的結果。

 

解放軍海空軍在很長時期硬不起來:你的雷達不能有效搜索監控,你的防空導彈打不了那麼遠,你的戰機沒有能力隨叫隨到;所謂弱國無外交,此之謂也。

 

那時中國飛機進入外國防空識別區時,往往主動遵守相關規定,通報國籍、飛行目的等資訊。而美國間諜飛機和艦船就把「防空識別區」劃到中國家門口。然而,今天不同了,解放軍的積極防禦政策要把防線從近岸推出到近海,以至深海。包括主力艦艇、海軍航空兵和二炮已經擴展到第一島鏈內外,所以中國的防空識別區理所當然也要劃出去。

 

中國的政治、經濟和軍力已經崛起,自然要改變不利的海洋主權現狀。沒有釣魚島國有化,東海現狀早晚還是要改變的,釣魚島國有化僅是催化劑。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