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及政黨不滿封刀調查

 

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於10月30日的立法會大會上就余卓文封刀事件回應議員的質詢。議員和政黨不約而同集中質詢和批評事件的調查方式,尖銳處令高永文苦於招架。議員中,以涂謹申的質詢和批評最到位。且看看傳媒有關報導:

 

「就威院心臟科主管余卓文教授被封刀事件,涂謹申議員指出,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今日在立法會回答議員質詢時,迴避威院調查小組是否具足夠資歷和經驗調查複雜性的心臟導管介入手術,並誤導公眾指醫管局的檢討小組也是調查小組,以及威院行政總監在遭投訴後已沒有涉及調查是與事實不符,立法會各黨派議員均質疑當局的調查欠缺獨立和專業,難令人信服,更有建制派議員建議為何不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事件真相。

 

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今日在立法會提出口頭質詢,質疑當局在處理余卓文被封刀事件上有程序不公,偏幫威院行政總監馮康之嫌。涂謹申指出,由馮康委任的調查小組,不但有2/3成員來自馮康屬下的新界東聯網醫院,負責調查導管換心瓣和左心耳封閉手術的調查小組,其成員在這2項複雜手術的資歷均較余卓文輕淺,反被委任調查余教授的手術水平,極之荒謬,這相信是高永文局長為何迴避調查小組欠足夠資歷和經驗的原因。

 

對於高局長在口頭回答問題時,指由醫管局委任的檢討小組是調查小組,涂謹申澄清兩者有天淵之別,因醫管局檢討小組只負責覆檢威院調查小組的調查報告,不會參與調查工作。

 

高局長表示,為確保調查公正,當政府知道馮康遭投訴在處理封刀事件上有行政失當後,已要求馮康不要處理調查小組事宜。涂謹申指出,余教授於428日投訴馮康,但馮康仍於523日以書函通知余教授,他已成立2個調查小組及其成員組成,並要求小組提交報告,而該2個小組仍於7月去信余教授,通知他,調查報告將交予馮康處理。如高局長所言屬實,由馮康委任的2個調查小組進行調查,本身就是不公正,不明白為何當局不解散或另委調查小組進行調查,是否有不可告人之秘密,必須由「馮康查馮康」,以確保偏幫馮康,犠牲余卓文。

 

今日所有提問的立法會議員,均質疑當局調查的公正性,建制派議員吳亮星更提出為何不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真相,涂謹申十分認同,並表示會認真考慮否運用權力及特權法,徹查事件真相,以還大家一個公義,還會一位仁醫。」

 

眾所周知,涂謹申是余卓文的最大協助者,幫助他組織幾次記招和威院高層隔空對質,反擊威院和中大醫學院高層對余的無理封刀和革職。

 

涂謹申明顯是有備而戰,質詢和批評具見水平,突顯了兩個調查小組和獨立檢討委員會的委任、組成的不合理、不公平及不公正。

 

政黨中,以公民黨比較熱心,它對高永文的回應顯然相當不滿。且看傳媒的報導:

 

就中文大學心臟科教授余卓文「被封刀」事件,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於今日的立法會大會上回應議員質詢時,表示會將調查小組的調查報告直接提交醫管局的獨立檢討委員會跟進,並確保調查公平公正、不偏不倚

 

公民黨對高永文的回應表示失望,負責調查的兩個小組,均由威爾斯親王醫院成立,威院暫停余卓文職務後再成立調查小組調查事件,未免有「自己人查自己人」的嫌疑;另一方面負責跟進調查的獨立檢討委員會,三名成員當中兩名為醫院管理局大會成員,包括委員會主席彭耀佳及成員葉健雄,亦有如將報告「左手交右手」,明顯對事主不公。

 

就此,公民黨促請政府當局,立即成立一個獨立委員會,成員由醫院管理局及威爾斯親王醫院以外的人士組成,包括海外專家等,接手所有調查事項,以令調查得以在真正公平公正的環境下進行。」

 

批評簡短、溫和而到位,要求亦相當合理。

 

高永文最終會怎樣處理這些不無道理的批評和要求,我們且拭目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