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方順生的《Brat in the family》(4)

拿人好處,自當代人消災

 

方順生說:

 

中央政府對特首在香港能夠控制大局有足夠的信心。通常13億的中國人的利益應該有絕對優先權,但在香港來說卻是相反。中央政府設定香港行政特區,授予香港人“carte blanche ”(無限額的信用卡)來管理港人自己的事情。此外香港不需要向中央政府納稅,而負責香港安全的解放軍也是由中央政府來支付費用,香港的課稅水準在世界同等區域中處於低位元,而中國大陸在2010年福布斯“納稅痛苦”指數排行榜上卻高居第二位。香港澳門居民由中央頒發通行證,從而得到無限制的進出及無限期居住於中國大陸的權利。大陸的同胞了看了不由得眼紅,因為他們不僅要憑簽證進出港澳,而且要在關口排很長的隊。最近中國副總理李克強在香港訪問期間帶來──喜訊,北京選擇香港作為今後中國人民幣海外交易的中心,香港將因此成為中國的蘇黎世和日內瓦──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金融中心。根據聯合國的報告,去年香港在接受外國直接投資 (DFI)方面居世界第三位,對香港這個彈丸之地來說這是難以置信的。所有香港及港人得到的這些好處都只因為一個原因──中國。香港人應該捫心自問,祖國為我做了如此之多,我該何以為報?香港人是時候該自我反省了,他們應該認真思考一下他們有沒有達到中央政府對他們的期望。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他們是大大的令中央失望了。香港像一個被寵壞了的孩子,不但不感恩報德,反而背叛了自己的國家,走向另一個極端。

 

方順生所說的「通13億的中國人的利益應該有絕對優先權」,是別有深意的。1997年中國從英國手中收回香港主權,說得好聽,香港是回歸,說得不好聽,香港是被解放。解放一方是主,被解放一方是從。一般來說,主方的人民是一等公民,享有最好的權益;從方的人民是二等公民,祇能享有較次的權益。現在卻恰好相反,從方的人民享有的權益凌駕於主方的之上,這不能不算是一個異數。方順生列舉了許多方面來證明這點。

 

泛民及本土主義者可能不服,認為中央這樣做是別有目的,一則為了統戰台灣,二則為堵住西方諸國悠悠之口,免它們說三道四,三則為收買香港人心,以換取香港人對國家的忠誠。好!就算中央對香港好是別有目的,但中央厚待香港是客觀事實,香港人既然接受並享受了這些厚待,自應有回報,最低限度要向國家效忠。拿了國家種種好處,「不但不感恩報德,反而背叛了自己的國家,走向另一個極端」,這當然與「中央政府對他們的期望」背道而馳。這樣蠻幹下去,香港人最終有機會敬酒不喝喝罰酒。

 

目無甚至侮辱王權的言行須受處分

 

方順生說:

 

以《爭鳴》為代表的一些抹黑的雜誌點名道姓的污蔑和攻擊中國領導人,這份自命為代表民意的雜誌,與街上的流氓結成一條戰線,由像“與眾不同”梁國雄這種拿著高工資議員帶頭去硬闖和平的集會和正在正式開會的立法委員會。特首曾蔭權曾嚴正譴責這些打著言論集會自由幌子的流氓行徑。自古以來中國以王權為貴,天子從首都統治天下,他的權力是絕對的。任何侮辱或謀反王權的言行可以召來公開誅三族的嚴厲處罰,而天下不會有任何異議。今天這種日子雖然已經一去不返了,但這並不意味著香港可以走向另外一個極端。今天的香港好像已經習慣了這些無法無天的行徑。自古以來鐵法無情,違法者必須受到制裁。

 

方順生所說的王權,在這裡泛指中央的權力及它在香港的代表──香港特首的權力。不知長期讀者是否還記得二年前,我在整頓議會秩序,亂世用重典一文中曾說:

 

過去3年,黃毓民、梁國雄和陳偉業3人在議事堂往往故意觸犯議事規則,以粗鄙言語斥罵叫囂、掃枱、擲物,騷擾議事進程,最後被逐離場,成功爭取曝光後逍遙退出。由他們所導致的議會亂象,使得立法會民望持續偏低。立法會亂象,素來由激越議員全程擔綱演出,現在連尊貴的特首和立法會主席也粉墨登場,立法會形象更加不堪,也賠上香港的形象和聲譽。

 

立法會議事堂是審議和通過香港所有重要法例和議案的地方,何等高貴、莊嚴,豈容宵小擾亂!香港的形象和聲譽,何等珍貴,豈容破壞和削弱!是時候整頓議會的紀律和秩序了。

 

范徐麗泰任立法會主席那個年代,執行《議事規則》相當寬鬆。曾鈺成繼任後執行更寬鬆,簡直是過於寬鬆。基於目前法例,立法會議員不可因擾亂議事而被罷免,但可按《議事規則》驅逐離場或加以更嚴厲的處分。際此議事堂處於亂局,要撥亂反正,必須矯枉過正,果斷地實施霹靂手段,必要時大幅修改及收緊《議事規則》。 

 

我主張:任何議員如果較嚴重地擾亂議事進程,立法會主席可驅逐他離場;任何議員在任期內被驅逐離場每滿三次,將被褫奪參加立法會各式會議資格三個月;任何議員在任期內被驅逐離場每滿九次(包含第七至第九次),將被褫奪參加立法會各式會議資格一年。

 

違規被褫奪參加會議資格類似球賽違規球員被罰停賽,按違規程度施以長短不一的停賽期。我主張的褫奪方式可以斟酌改動,但懲處的背後精神最好不變。

 

我相信在上述的重典下,任何有心搞事的議員都會三思而後行。萬一他依然照行,議事堂所受的擾亂當會極大幅度減少,減至不足為患。

 

要制裁梁國雄等激進泛民在立法會的無法無天,我的觀點與方順生基本上不謀而合。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