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事件,幾點澄清 (2)

 

醫療背景不是撰好《封刀事件》的必需條件

 

不少人 (特別是醫生和醫務人員) 覺得我文章所爆的資料和我批判的觀點很到位,那不是一個行外人可做的,一定是某些資深的醫療界人士 (很可能是余卓文支持者) 為我提供了精確導彈。

 

我所撰的6篇文章,資料全都來自公開的報刊及網絡資料,祇要肯下功夫,誰都可以得而據之。我稍勝一般人的,是搜集資料的廣度和深度,以及根據卷帙浩繁的資料做好分析和評論。這些分析和評論如果值得嘉許,那得歸功於撰寫者優於一般的思考能力和文字表達能力。從來沒有人為我提供甚麼特別猛料。

 

不敢妄自菲薄,縱使資深的心臟科醫生,如果他缺乏充足的相關資料、良好的思考能力和出色的文字表達能力,他是無力做好分析、判斷和評論的。我的文章證明,祇要具備上述條件,不是醫療界行內人依然可以寫出到位的醫療個案分析、判斷和評論。

 

不是支持余卓文,是支持公義公理

 

某報記者看完我的文章後,單刀直入問我,這樣全力支持余卓文,我是否余卓文好友或曾受大恩於他。他的疑問相信是許多人相同的疑問。

 

我認識余教授,是朋友介紹的,但我們祇是點頭交,私下沒有往來,完全說不上是朋友,更遑論是好友了。我從未曾受恩於他,更遑論受大恩了。我撰寫《封刀事件,誰是誰非?》系列時,從未想到刻意支持余卓文。我在8月無意中看馮康和余卓文的隔空對質,很快地我便發覺余卓文是遭逢巨大的不公平不公正的對待,整個個案是一個天大的冤案。但縱使如此,我不是馬上動筆,而是讓搜集和分析各種有關資料的工作持續到9月,9月23日我才發表《封刀事件,誰是誰非?》系列的第一篇文章,迄10月10日才完成第6篇的終篇。撰文期間,我是就事論事,筆鋒隨著翻滾的思維而意有所指,但卻是隨意的,是順其自然的,完全沒想到別人會覺得我是余卓文的強力支持者。

 

我不是支持余卓文,是支持公義、公理。或者你會認為我使用語言偽術,但我是這樣看待我那6篇文章的。

 

~~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