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事件,誰是誰非?(2)

 

手術的成績,有誤導及斷章取義之嫌
 
今年2月,馮康、周振中及中大醫學院院長陳家亮3名高層在早餐例會上,拿出一份13頁紙的報告讓余卓文過目,指出過去三年余卓文通波仔的手術死亡率高達8.3%,證明他的通波仔手術成績不理想,要求他即時「封刀」及自行辭去心臟科主管一職。
 
馮康於8月接受電台訪問時又指責余卓文「自己批自己」,在沒有接受過有關先進手術的正式培訓下,就貿然動刀進行複雜心臟手術。馮康列舉去年大半年11宗由余卓文進行手術後出現問題的個案,當中4人死亡、2人心穿孔導致心膜積血,需做手術處理,又有兩人股動脈被刺穿,其餘3個是嚴重技術上失誤,需要用其他方法補救。這些個案反映余卓文的技術有問題,故勒令他停止進行相關複雜手術。
 
馮康的提法有幾處地方含含糊糊:「先進(心臟)手術」和「複雜心臟手術」指甚麼?它們是兩種不同的手術,還是二而為一,指的是相同的手術呢?從後來余卓文的申辯、威院發言人的回應及投訴余卓文的某些心臟科醫生的發言,我們不難判斷,馮康所說的未接受正式培訓的先進手術指的應是「人工主動脈瓣膜置換手術」(以下簡稱「置換手術」)及「左心耳封堵手術」(以下稱「封堵手術」)。至於「複雜心臟手術」涵蓋範圍較廣,應該包括通波仔手術;11宗手術個案,有多少宗及哪幾宗是涉及置換手術或封堵手術(即威院指控余卓文沒受過正式培訓的。我事後許久才得知1宗涉及置換手術、4宗涉及封堵手術)及有多少宗及哪幾宗涉及通波仔手術(在這方面,余有超過二十年的經驗及被廣泛視為此中權威)?馮康在這些方面都泛泛而談,沒有說清道楚;11宗手術當中,死亡及嚴重併發症發生於手術後多久?病人死亡或併發症是因為甚麼原因?這些馮康亦一概避而不談。
 
聽到馮康的指控後,余卓文馬上反駁 (見附表)。余卓文認為馮康指的4個死亡個案有誤導成份,因為『手術中死亡的4人,都是接受「通波仔」手術,並非被指危險的「左心耳封堵術」及「導管主動脈心瓣植入手術」所致,而且死於心臟衰竭、肺癆或肺炎,其中3人於手術後7周及17個月死亡,與手術時間相距甚遠。』余卓文並強調,威院報告謂他過去三年手術死亡率高達8.3%實為誤導,因數據是病人在手術後1824個月內的死亡統計,但按國際審計準則,通波仔的心臟手術死亡率,是以手術後30日內死亡計算的,在醫學上,手術長時間後的死亡,不能證明與手術有關。余卓文又提供自己的臨床數據,由2010年至2012年三年內自己做了600宗通波仔手術,除了2011年一名病人於手術後30日內死亡,該年的死亡率是0.6%,其餘兩年的死亡率是零。他指出,英國2011年共有8.8萬宗通波仔手術,平均死亡率是2.9%,自己的結果是超越國際水平。余卓文並且透露,兩名具名投訴他的醫生,同屬通波仔手術團隊,更有份撰寫該份投訴報告,報告曾以他的2011年上半年手術成績,與其中作投訴醫生比較,結果顯示他的死亡率高於該醫生,但過去3年其他時段,他本人的手術後死亡率均低於該醫生,質疑報告「斷章取義」。
 
威院對余卓文關於通波仔手術的反駁沒有任何辯駁,反映余的臨床數據是一個無可反駁的事實。但對余聲稱通波仔的心臟手術死亡率是以手術後30日內死亡率計算就有回應,威院辯稱,採用病人手術後1824個月死亡的數據評估「通波仔」水平,是因塗藥支架技術的進步,常見併發症通常在手術後一年才出現,有需要採用較長的數據。院方又表示,並無選擇性抽取數據審核余的手術成效。
 
待續
 
附表
個案
病人年齡
手術年份
狀況
術後至死亡時間
余卓文聲稱的死亡或併發症原因
1
74
2011
2011年死亡
4
術前已有心肌休克
2
82
2011
2012年死亡
17個月
肺結核、肺部感染
3
79
2012
2012年死亡
7星期
心衰竭、肺炎
4
80
2012
2012年死亡
17個月
心衰竭
5
87
2012
生存
麻醉成分不足,其間病人咳嗽致穿心
6
83
2012
生存
穿刺時有難度
7
83
2012
生存
不尋常結構
8
73
2012
生存
不尋常結構
9
85
2012
生存
懷疑是臨時起搏引導線刺穿心
10
88
2012
生存
食道撕裂
11
71
2012
生存
冠狀動脈鈣化
資料來源:2013828日明報健康網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