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事件,誰是誰非?(1)

 

中大心臟科名教授余卓文的封刀事件引起滿城風雨,從繁多雜亂的報導中,將資料整理及分析,我這個旁觀者看到不少疑點,早就想寫點東西,事忙一直未能動筆。近日看到200多位余教授的支持者、病人及市民具名在各大報章刊登《社會需要公義、市民需要真相!》大幅廣告,要求食物及衛生局和醫管局解散由威院成立的調查小組,重新委任一個由法官和國際心臟專家組成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廣告刺激了我的動筆意志。
 
先進手術的培訓,余符合資格嗎?
 
威爾斯醫院行政總監馮康和內科及藥物治療科服務主管周振中的封刀理據在於余卓文沒接受正式的先進手術培訓就進行複雜心臟手術及手術成績欠佳。這些理據成立嗎?
 
余卓文對馮康指控他在無受訓下做新科技手術很反感,強調自己已接受所有正規訓練。余並在記招現場展示兩種先進手術證書,以證明他符合專業要求,並一併展示前往海外交流及培訓的證書,以證明他於去年7及8月到瑞士、德國及丹麥的醫療中心做不同類型的導管治療介入手術。余又特別指出,到海外前已在港接受海外專家培訓。
 
對於余卓文出示的「人工主動脈瓣膜置換手術」證書,威院指是醫療器材製造商發出,祇代表獲頒證書的人士可參與此手術(即做副刀)。威院並指出,根據製造商規定,醫生須於海外專家監督下主理10次手術(即擔任主刀角色),才可獨立進行手術,但余擔任手術主刀時,其受訓紀錄未符合上述規定,祇在監督下主理過1次手術,且海外專家不在場。至於「左心耳封堵手術」,部份個案發生時,余亦未完成擔任主刀所需培訓。
 
聯署投訴余的其中一名醫生亦指余所獲受訓證書,祇能充當主動脈心瓣植入術的副刀,其下屬中大心臟科副教授林逸賢才是獲得外國專家確認的主刀。
 
對於威院的說法,余卓文反駁,研發儀器的製造商指引並無此要求,自己的證書是經過海外專家評審,付出很大努力才獲得。根據廠方規定,手術是兩人一組,無主刀與副刀之分。他並且強調自己與另一名醫生(估計指林逸賢)已按(製造商)規定一同接受足夠培訓。
 
威院的說法與余截然不同,我們該信誰?
 
說法的正確或真確性最有力的說明是真憑實據,余可以拿出培訓證書來證明自己的培訓得到認證,為甚麼威院不能同樣拿出書面證明,例如製造商有關醫生須於海外專家監督下主理(即擔任主刀角色)10次手術才可獨立進行手術的白底黑字規定及林逸賢所獲頒的有異於余卓文置換手術及封堵手術的主刀證書,以反證余證書的虛偽?還有,如果余卓文拿出來的真的僅是副刀而不是主刀的證書,威院為甚麼不叫傳媒向余查證,以定真假?
 
假若威院能拿出上述的書面證明示眾,余卓文將無言以對,因已被證明為說謊者;威院沒這樣做,不是因為拿不出(證明它在說謊),就是因為蠢(拿得出而竟然不懂得那樣做)。兩個原因以前者機會大些。
 
為了弄清楚客觀情況,我查究心臟專科醫生對兩種先進手術培訓的看法,得知該兩種手術都是三、四年前才引進香港,首宗導管換心瓣手術於2010年10月在伊利沙伯醫院進行;目前全港大約祇有五個心臟專科醫生懂得做這種手術,全靠提供儀器的廠商培訓。何謂合資格的培訓,國際上仍沒有統一標準;廠商指引有時很含糊,而手術要至少兩名心臟科醫生同時進行,屆時無可避免會有正副刀手之分。
 
綜合來看,還是余卓文的說法較靠譜,兩種先進手術目前所能得到的唯一正式培訓由製造商提供,而余卓文已完成這種培訓;手術時有正、副刀手之分,製造商所提供的培訓則無分正、副刀手,都是相同的培訓;製造商所提供的培訓質素很可能不太高,但這是目前的現實。
 
–待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