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37)

回應張奕威先生(3)

(原文發表於2004610)

 

維護公司品牌之道

 

張先生及中原仝人熱愛及專心一意維護中原品牌是無可置疑的,現時不惜大動干戈和我連番筆戰,在你們看來是為了悍衛中原的品牌,但事已至今,你們悍衛成功嗎?我相信你們不敢說「成功」兩字。為甚麼?不是因為我「筆鋒凌厲」,而是你們先自吹大了水,留下一個大波讓人戳。王文彥不戳則自有其他人戳,而要戳爆,來犯者毋需武功高強,夠膽便成。打從你們的太古城吹水廣告見報那日開始,你們就為自己製造了一個足至嚴重破壞自己公司品牌的致命弱點,懂得捕捉的對手固然可以予取予攜,懂得看破而不值此所為的普通市民亦可發難。

 

今次的戳爆事件,不多不少對中原的品牌有所破壞,但破壞者首先不是我,而是中原吹水廣告的批准者!是中原自己!

 

孫子有言:「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意思是說,善於打仗的人,首先要創造不被敵方戰勝的有利條件,用來等待可以戰勝敵人的機會。不會被敵方戰勝,這權力完全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可不可以戰勝敵人,卻在於敵人 (是強是弱,是否犯錯誤,是否暴露出致命弱點)。孫子又道:「故用兵之法,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孫子的意思再明瞭不過,用兵的基本法則是,不要指望敵人不來攻打,而要倚靠我們有充份的準備等待敵人來進攻;不要指望敵人不進攻,而是要倚靠我們具備了敵人進攻不下的防禦力量和辦法。

 

不吹水 (特別是大水就創造了不被對手戰勝的有利條件。相反地,當對手吹水,對手就犯了錯誤及暴露出致命弱點,你們就可戰勝對手;不吹水就使自己具備了對手進攻不下的防禦力量。反之,當對手吹水,他們就喪失防禦力量,一攻即破。

 

或者我迂腐,我確信不做任何破壞自己公信力及專業形象的事,是最簡單正確的維護自己公司品牌的方法。與其讓下面的人胡說亂道、胡作妄為,將成功的希望寄託在旁人 (包括對手皆醉,何不「先為不可勝」?何不「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

 

張先生既然深切明白中原地產品牌維繫著二千多個 (對中原集團來說就更多,該有七、八千吧兄弟姊妹的飯碗,就得珍惜之,不要讓小如一間分行、一個員工的胡說亂道或胡作妄為破壞整間公司的聲譽。出色的品牌不容易建立,但要破壞卻易,預防勝於治療,望張先生及中原仝人三思!

 

制人而不受制於人

       

鬥吹之風已嚴重破壞業界的公信力。基督教少青會於1998年曾就17個行業的就業認受性向大批青年調查,地產代理竟然位居榜尾;施永青先生於去年10月在電視節目《不一樣的時刻》亦道:「就算現時一些社會調查,都說地產代理不是最好的行業,排在最尾幾位」。現時行內經營者不是常常抱怨新人不肯入行,聘不到足夠人手嗎?許多從業員不是感到地產代理行業並沒得到社會普遍的尊重嗎?何以至此?鬥吹之風肯定是破壞業界形象及導致上述現象的重要原因之一!

 

鬥吹之風越演越烈與業界盛行死跟主義、抄襲主意及惡性競爭有分不開關係。每當對方推出新措施、新政策,競爭者往往不細加考慮就照抄如儀,死跟到底,甚至變本加厲。總而言之,對手做甚麼,自己就加重力度做甚麼,認為這樣才是針鋒相對,才不會吃虧。在這種主導思想下,當對手吹噓它的市場佔有率高達50%,競爭者甲就更上一層樓說它佔有60%,競爭者乙最後說它更厲害,佔70%。三間公司加起來竟佔180%!還有比這更滑稽嗎?!上述情況,中原亦有所不免,特別是在宣傳方面。

 

其實,真正的針鋒相對往往是反其道而行之,或另闢途徑。你吹水,我實事求是;你要打陣地戰,我不必順你意嚴陣以待,一於打運動戰、游擊戰;你崇尚霸道,我則實施王道;你攻我這個破綻,我則反擊你更要命的氣門,一於圍魏救趙;你重量,我重質;你 (過度擴展,我 (適度收縮。總而言之,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實不必被動地隨對手的歌而起舞,特別是當你認為對手正採取不智策略或行動。只有這樣,你才可擺脫被動,爭取到主動。

 

弄虛作假吹大自己的實力,縱使一時不被人識破,最終一定會被人識破;縱使得到短線利益,但最終會失去中、長線利益,所得者少,所失者多,不合算。

 

中原是市場領導者,完全有條件有責任帶領業界向好的方向走,而不是被激烈競爭遮了眼,被人牽着鼻子向壞的方向走。這點看法,請張先生及中原仝人參詳參詳。

 

我對中原的愛可能更深更真

       

張先生道:「我手上的中原波,王先生有45%股權,不知為何硬要戳過來,我雖是打工仔一名,但深知手上的波維繫著二千多個兄弟姊妹的飯碗,不得已祇能小心應戰。」

 

張先生責我身為中原45%股權的股東,竟然不及他這名打工仔般熱愛中原、中原品牌及二千多名中原員工。張先生對我有點誤解,我對中原的愛,不見得較張先生少。

 

熱愛可以透過不同的形式去表達,並不拘於溺愛稱讚一途。就說對兒女的愛,慈母的愛是愛,嚴父的愛就不是愛嗎?魯迅的文章,十分尖酸刻薄,鋒利處如匕首,但誰可否認,冷峻的筆鋒卻時常帶出對人濃得化不開的愛?對不成材的至愛,我們有時不免直斥其非,不留餘地。表面很絕,其實不外是愛之深,恨之切,恨鐵不成鋼,這可以是更深的愛!

 

認為稱讚袒護才算愛,痛罵及不護短就不是愛,是過份簡單的劃分。稱讚或痛罵都不過是表達形式,只要出發點基於為兒女好,都是愛。基本上,抨擊者像嚴父,稱讚者如慈母,兩者其實都深愛兒女。再者,兩者的立論點許多時候都不見得是互相排斥,有你無我,反而是互為補足,可以矛盾地統一。

 

在中原太古城市場份額吹水一事上的處理,張先生如慈母,我則如嚴父,我對中原的愛,可能較張先生更真更深!

 

再者,我是中原的在野派,在野派有在野派的責任,主要不在為當權派鳴鑼開道、保駕護航,而在對當權派善意批評及發揮監督作用。

 

可能有人會覺得我在講風涼話,甚至虛偽,愛中原是不會在公開場合令其難堪的。如果真有人這般想,他就大錯特錯!我是怡居的大股東兼常務董事,我對怡居某些員工的缺點、錯誤也常常公開批評的,而且批評得很兇,弄至外間讀者都看不過眼,來信責問,我因而要撰《外批不避親》(見附文) 回應。我對怡居及中原的錯失取態,沒有雙重標準。我在專欄批評外人,特別是高官、政客,往往指名道姓,而且罵得更兇。對內對外,我不想過於厚此薄彼及使用雙重標準。批評祇要是對事不對人,應該遇佛弒佛,不避親疏。

 

大家可以批評我對怡居及中原的取態失諸過嚴過冷,但似乎不能說我不愛它們。

 

~ 待續 ~

 

附文:

外批不避親

 

王文彥

怡居及長安地產常務董事

2002919

 

讀者王玲小姐來信,問我常於文章中批評屬下員工,有否顧及他們的想法。王小姐看來不大同意我這種做法。

 

一般人都不喜被人公開批評,一般員工都不喜被老闆公開批評。王玲小姐的看法有其普遍性,頗值一論。

 

我其實很不願意公開談自己員工的不是,關門教子總勝過家醜外傳。但我寫批評文章有一個原則,就是盡可能使用親身經歷的素材,避免道聽途說及耳食之徒之譏。或謂,可以使用真實情節,就是不要點破是自己員工不就成了?為了不使外間估到我批評的是自己員工,文章內容少不免要東遮西掩,真實情節其實絕難避免一定程度的扭曲。這樣,寫出來的東西已渾不是那種味道。

 

我批評其他人,特別是高官、政客,往往指名道姓,對自己員工則姑隱其名,已是網開一面,我不想過於厚此薄彼。批評只要是對事不對人,應該遇佛弒佛,不避親疏。

 

文章批評某人某事,固然希望其人有則改之,無則加勉,但更重要的是希望眾多讀者聞者足戒、來者可追。許多時候,文章的主要對象是讀者,而不是被批評者。前者是大我,後者是小我,犧牲小我、完成大我,誰曰不宜?!

 

不管批評是否有理,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樂意被批,特別是公開的,這是人性。他們對被公開數落的想法或感受,不問可知。批評太過顧及被批評者的想法,就甚麼都批不了,甚麼都寫不得。如果我對王玲小姐的意見從善如流,恐怕那時就不僅要顧及自己員工的想法,更要顧及高官、政客的感受!

 

這樣,我這管筆大抵要封存起來了。

 

你可能感興趣